advertisement

婉婷帶着七上八下的心情回家。她不知道如何叫 Vincent 吐話,要是直言的話便間接承認自己差點出軌。要是旁敲側擊的話,又不知從那個切入點開始。所以,她猶豫了很久才打開家門,卻仍未下決定。

 

當她見到 Vincent又跟往日一樣在打遊戲機時,她立即安心了不少。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六)

「返嚟啦!食咗飯未呀?」Vincent以開朗的聲線問。

「嗯。你呢?」婉婷的聲線倒是有點膽怯。

「咁啱啦!坐過嚟陪我打陣機先啦!」

「打機都要人陪?」

「呢關打咗好耐,終於要過。想同妳一齊分享下嘛!」

「我都唔識。」

 

婉婷話雖如此,仍乖乖地坐在 Vincent 身旁。她心虛地以為 Vincent 必定是知道一切,才會如此突兀地要她坐下來。電影情節都是這樣子的,男主角要講一些難堪的說話時,總會找個無關痛癢的視點,避開對方的眼神才說。因此,當婉婷坐下後,她已經有心理預備。

 

可是,Vincent竟真的邊打遊戲機,邊跟婉婷解釋每個關卡及動作,既像發聲攻略書,又像是拍打機片的 YouTuber,在旁述自己的角色在做什麼之際,時而緊張,時而興奮。

 

「過關啦!」Vincent 放下控制器,舉手歡呼。

「有冇咁開心呀?」婉婷實在不明白。

「老婆,妳知道我點解平日咁忙,都仲花精神打機嗎?」

「貪玩掛。」

「都係。」Vincent 停了一停,續說:「打機同做人都一樣有好多難關。不過最唔同嘅係,game 嘅每一關就算幾難過都好,設計師嘅最終目的都係要你過關。你課金又好,組隊又好,花時間又好,總會過到。但做人就唔同,經常都好似有啲嘢想你過唔到下一日咁。」

「所以……?」

「所以,打機係可以畀到信心我。無論幾難過嘅關,都一樣可以過。」

「點解咁突然同我講道理呀?」

「我淨係想妳陪下我打機咋喎。」

「係咩?」

 

Vincent 向婉婷報一個微笑,續說:「同埋,妳頭先既然陪咗我。咁如果妳遇到任何關卡,我就陪返妳啦!」

原本戰戰兢兢的心情,遇上久違的甜言蜜語,婉婷感到一陣幸福的暖意。男人到了某個年紀,直接說愛反而顯得太假。畢竟曾經直接說愛過的人太多,能夠表示願意一起渡過的,比千萬個虛無的「愛」字更有說服力。那一刻,她懷疑真相是否如此重要呢?如果被騙的結果是幸福的話,她寧可當一輩子的傻瓜。

 

「會一直陪我?」

「係。結婚果時,咪應承過妳囉。」

 

婉婷依偎到 Vincent 胸前,兩人索性合上眼,隨便躺在沙發休憩起來。婉婷望着純白的天花,卻發現在暗角起了一些灰色的霉。要是完全的白,多美;要是地徹底地無知,多好。要當一輩子的傻瓜,除非從一開始便無知。可惜,那個機會早已一去不返。從來,潘朵拉的盒子一旦被打開後,是無法再合上的。

 

「你有一陣酒味。」婉婷把臉貼到 Vincent 頸項,再裝作嗅一嗅。

「頭先同個客食飯嘛。」Vincent 答。

「兩個人?」

「係。」

「我識唔識㗎?」

 

婉婷的問題相當簡單,但當中的意思比字面還要直白。作為從不過問Vincent工作的婉婷,本來就不可能認識他的「客」。如此一問,等同坦坦白白地告訴Vincent:我識破了你。

 

至於 Vincent 呢?他沒有回答,也沒有表現出驚訝,反而慢慢地輕掃婉婷的頭髮。妳既然知道了,我不想騙妳,也不想說廢話。這種反應是明顯地告訴婉婷:我不在乎妳識破。

 

「妳攰嗎?」

「多少有啲。」

「今晚咩都唔好諗。休息好,聽日同妳一齊去搵Doctor Lui,好嗎?」

「點解我要再搵佢?」

「因為有個難關,我想同妳一齊過。」

「點解我唔知?」

「妳只係唔記得,唔係唔知。」

「如果我記得,真係好咩?」

「唔肯定。不過,都係果句,我會陪妳。」

 

婉婷沒有再追問下去。她不知道為何必須見 Doctor Lui,卻想起耀達對自己的叮囑:要多信任自己老公。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六)

那一晚,婉婷跟 Vincent 把激情化作單純的溫馨,將猜測轉為無條件的信任,兩人緊緊地擁着入睡,迎接令婉婷腦袋天翻地覆的翌日。

 

(待續)

 

上一集:《兩個天堂》(十五)

從頭睇:《兩個天堂》(一)

 

 

重溫:

兩個天堂(1 -16)(未完)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