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兩個月前,婉婷以為終其一生,也不會跟Vincent以外的男人上床。

 

婉婷靜下來回想,由重遇舊愛,到跟一個陌生男人莫名其妙地發生了關係,一切也太快了。原來一個人的亂是可以如此急促;原來一顆心的亂是可以如此徬徨。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二)

她希望在Vincent 回港前整理情緒,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其實,只要事情不敗露的話,按理可以一切如常的。可是,即使99.9%不會被發現,但那0.1%的風險也是她現有生活的重大威脅。而且,婉婷偏偏因為時刻提醒要保持平常心,反倒令那不堪回首的一晚縈繞不去,更覺心煩意亂。

 

如果要確切地形容婉婷的心情,那便是後悔。

 

「搵妳出嚟聚下啫。唔一定有事嘅。」婉婷還是找了那位舊同事出來。

「但妳個樣明顯有嘢喎。係唔係同個ex有關先?」舊同事一眼便看穿。

「話係又得,話唔係又得。」

「妳終於食咗人呀?」舊同事突然興奮嗓口大開。

「妳細聲啲啦!」

 

一臉尷尬的婉婷發現舊同事的聲浪,果然吸引了侍應的注意。

 

「小姐,請問……想飲啲咩呢?」

「同呢位小姐一樣啦!」

「即係……」

「凍咖啡囉!」

 

婉婷不耐煩地打發了那個有點慌慌張張的侍應後,便一五一十告訴舊同事相關經歷。當然,她刻意修飾了跟一夜情男人的細節,形容對方苦苦糾纏,再加上自己不勝酒力,迷迷糊糊才發生了那段糊塗的經歷,好讓自己聽起來不太隨便。

 

「咁妳仲煩咩呢?」舊同事問。

「仲唔夠煩呀!我怕件事穿呀!」婉婷有點激動,卻不忘壓抑聲線。

「妳都識講,都冇人知。」舊同事表現輕鬆,續說:「妳唔知啫。其實好多女人都曾經對另一半不忠,甚至有調查話四成女士有出軌經驗。妳唔好睇得件事太重,就當係同人食咗餐飯。只要個男人唔黐身,根本就唔會有人知。」

「四成?咁妳呢?」

「我就算有都唔會同人講啦!妳呀,唔好亂同人提起件事呀!就算再friend 都唔知其他人會點睇妳㗎嘛。」

「咁我同妳講咪好笨?」

「妳同我講,就唔會有人知啦!我哋連共同朋友都冇。」

「咁又係。」

「記住:玩得,就只係玩;玩完,就要忘記。多一個人知,就多一分風險。」

 

******

 

Vincent公幹回家後,第一時間便走進浴室。這看起來自然不過的舉動,卻惹來婉婷的猜想,或許他想洗走不屬於他的身上氣味。這過敏的思想不是沒原因的。幾天前,她才在浴室待上幾個小時,一洗再洗後,總覺得身上有另一個男人的味道。

 

疑人多疑,婉婷又再偷偷查看Vincent的手提電話。再一次,她發現Vincent跟那個秘書連半條短訊也沒有。這一刻,前所未有的失落感襲來。她是多渴望找到Vincent偷食的罪證。如此一來,她便不是孤獨的罪犯,而是跟同樣有負她的Vincent扯平了。

 

不用天下人負我,只要他負我一次便夠了。

 

不服氣的她再查看Vincent的通話紀錄,都是一堆冗長沒趣的國內或公司電話。突然,她發現就在那一晚;就是她以為沒有人知道的瘋狂魯莽一晚,Vincent竟然在深夜兩、三點收到了一個香港的手提電話。而且,只是一串號碼,卻沒有儲存為聯絡人。

 

女人的第六感即時發作,婉婷隱隱覺得那段通話殊不簡單。於是,她好奇地再翻下去時,驚訝得馬上跑到月曆前,還差點被Vincent剛剛亂放的小行李箱絆倒。一對照下,由於通話的次數不多,卻顯而易見Vincent近來每次公幹,都會撥打或接聽那個神秘電話。

 

對了!或許那個小賤人也是用香港電話,深夜才叫Vincent過她的房間。

 

婉婷心裡默念……此時,剛巧Vincent洗完澡出來。幸好,婉婷第一時間放下他的電話,還故意抱緊Vincent。

 

「做咩呀?」只穿上內褲的Vincent問。

「老公,返咗大陸幾日,有冇唔聽話?」婉婷嬌聲嗲氣得連自己也不太刻意。

「冇。邊有呀。」

「乖。咁想唔想要獎品呀?」

「獎品?」Vincent會意,卻微笑道:「我啱啱咁長途返嚟,今晚有啲攰。」

 

婉婷一手推倒Vincent在床上,拉下他身上唯一的布料,說:「知你攰,唔駛你郁。」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二)

婉婷沒有再多說半句,嘴巴已馬上忙忙碌碌起來。她希望以最快的速度令Vincent倦得昏睡過去。即使Vincent本已勉強完事,婉婷卻不肯輕易放過。她吞下一口濃湯後,仍貪婪地繼續吸吮那湯匙,怕浪費了點滴精華。身為廚師的Vincent,望見饑餓得想吞光整間食堂的婉婷,怎忍心就此關店上鎖,便只有把壓箱的食材也掏出來。

 

可是,他沒想過在婉婷一張意猶未盡的臉孔下,內心只重複念着一串數字。

 

深夜時分,Vincent果然累得睡死過去。婉婷偷偷走出房外,她猶疑該用自己的電話,還是Vincent的電話來撥打那串神秘號碼。最後,她選擇用自己電話打過去。一來,以Vincent的pattern,他似乎不會在回港後致電那個神秘人。二來,她可是大婆,怕什麼!

 

她理直氣壯地撥通那個電話。響起幾聲後……「你打嘅電話暫時未有接聽,請遲啲再打過嚟啦!」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二)

那不是因為太久未接聽而自動斷線,而是故意cut線的。她不服氣再撥,對方再cut。

 

明顯地,對方是知道她的電話號碼,否則深夜幾次打擾,早已破口大罵。但到底Vincent有多信任那個賤人,才會安心地把自己老婆的電話告訴小三呢?

 

(待續)

 

 

 

上一集:《兩個天堂》(十一)

 

重溫:

兩個天堂(1 -11)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