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柏原太賀:愛上不存在的妳(12)

因了解而親近,也因了解而分開。

 

對嗎?不!其實這並非對感情的正確描述。因為兩個人一起的動力來自好新,而分開的原因卻通常是誤解。而且,關係一旦發生就不可能切割。你只感選擇轉變那段關係,還是跟他疏遠,埋藏心底。

 

因此,為希望了解而親近,也為錯誤理解而疏遠。

 

「我決定放棄喇!」這是星期一董潔童回到辦公室後,第一句跟Cindy說的話。

「點解呀?之前仲氣勢如虹㗎?」Cindy為了腰斬了一場好戲而失望。

「我之前仲以為佢好純,原來唔係囉!男人都係信唔過。」

「做咩呀?咁快俾人用上即棄?」

「唔係呀!我果日同佢一齊撞到一個女仔……」

董潔童把當日巧遇李倩晴的情況一五一十告訴Cindy。

「所以呢?」

「個女仔完全唔知道有糖糖呢個人,一開始對住我起晒槓咁,明顯係想霸地盤啦!而且,佢哋咁熟,妳話點解佢會唔知對方有條女先?梗係有人專登瞞住個女仔,想一腳踏兩船啦!」

「咁妳唔即場踢爆佢?」

「關我咩事啫!我又唔知佢哋兩個已經發展到咩關係,所以專登唔提佢女朋友嘅事。」

「重點!講重點!條女咩質素先?」

「樣好普通。不過,身材超爆囉!同埋,我覺得佢個feel………有啲淫。」

「咁唔使諗喇!妳個阿國一定食過佢!」

「咁肯定?」

「妳喺阿國studio樓下撞到條女,但係條女唔係住同區嘅,果頭又唔係有街行。妳話點解?只有一個原因,就係條女早就已經上過去,仲要上過好多次,諗住喺附近撞佢囉。」

「唔會掛?咁做咩唔打比阿國呢?」

「傻女,如果阿國有心想瞞住另一條女嚟食妳,同妳見面之前當然會較咗靜音先啦!咁妳又點知人哋個電話無miss call呀!」

 

當晚之後,董潔童也考慮過丁宇國跟李倩晴有其他關係。所以,她對Cindy的分析沒特別驚訝。可是,她仍然呆住了。她突然想起一件更不合邏輯的事,讓她連忙返回自己的座位,再開啟丁宇國的Facebook。

 

「喂!妳快啲過嚟睇下!」董潔童呼喚Cindy。

「又係阿國個Facebook?有咩好睇呀?」Cindy對童童的驚訝,完全摸不著頭腦。

「佢啲相係public㗎!」

「即係點呀?」

「即係話個女仔係知道佢有女朋友囉!」

「咁都唔駛咁大驚小怪呀!」

「妳諗下,如果……即係如果阿國其實近期同咗糖糖分手……」

「明妳想講咩!妳係話條女同佢咁熟,知佢前排因分手而唔開心。所以喺見到妳嘅時候,就會以為妳係『新』女友?」

「係呀!」

 

童童一臉撥開雲霧的樣子,還支持不到兩秒便被Cindy摧毀。

「妳唔記得咗一件最重要嘅事,就係妳同糖糖係撞樣撞到連我都認錯。如果阿國同糖糖真係分咗手,但係條女一直知糖糖嘅存在,佢應該第一時間以為阿國同糖糖復合,而唔係妳呢個『新』女友囉!」

「咁即係點呀?」

「即係呢條女同阿國之間好有問題囉!同埋,妳都唔好發姣發到出晒面先得㗎!」

「又係妳叫我爭取嘅!」

「爭取都要有理性,講策略。一個頭咁衝埋去,比人扑完咪蝕晒囉。」

 

一個真正已放棄的人,是不會在意真相,只會成為任由「安樂」這種情緒擺佈生活及思想的奴隸。董潔童是一個口不對心的人,骨子裡更是一個不安份的女人,多年來一直如是。

 

******

 

在酒店房內,丁宇國感到相當不自在。在他印象中,李倩晴可沒什麼在房內仍穿上衣服的畫面。可是,如今眼前的李倩晴卻穿著整齊,坐在書桌前的轉椅,反增添一陣怪異的違和感。

 

於是,率先開腔的反而是李倩晴。

 

「叫我嚟又唔做,想點呀?」

「應該係我問妳想點!」

「我唔明你講咩喎。」

「上星期六,妳到底點解突然出現?」

「咁啱撞到。」

「做咩唔走?」

「你朋友留我。」

「妳有咩目的?」

「無。」

「你跟蹤我。」

「證據?」

 

丁宇國不忿,卻又有點安心。因為這個冷漠地對答的李倩晴,才是他在再遇後一直認識的她。至於當日在他家中的李倩晴,讓他不期然回想起當年出賣了他後,慢慢跟其他同學混熟的那個李倩晴。即使兩個李倩晴都如此熟悉,但那個卻恐怖太多,更是他的陰影。

 

今晚,他下了一個決定。

 

「我唔希望妳再擾亂我嘅生活。」丁宇國忍真地說,想不到換來李倩晴開懷地大笑。「妳笑咩呀?」

「我影響妳生活?係你一直影響我嘅生活呀!你咁同將強姦犯當捐精,有咩分別呀?」

「我每次都有俾足錢妳……」

「我有叫你俾錢咩?」

「妳以為我會中計咩?妳想搵機會告我……」

「你仲當我哋係中學生呀!告俾老師聽?一個女人主動上酒店房同一個男人會合,點告強姦呀?」

 

對了!就是那個李倩晴;那個反覆無常的、自私的、看不起人的、不祥的……毀了他人生的李倩晴又再出現。原本他一直以自己早早壓倒的陰影,不惜用暴力將她禁錮起來,讓對不幸的恐懼已埋葬在過去。誰知,原來陰影一直未退,而且更在不知不覺間籠罩著自己。

 

當令人恐懼的暴力曾經被使用,卻經過年月而失效時,施暴者便只有束手待斃,因為暴力往往是最後的手段。如今的丁宇國反因李倩晴的無畏,竟變得措手不及。

 

「我唔准妳用啲咁嘅語氣同我講嘢!」丁宇國本想發難。

「你以為自己係邊個呀!」想不到,李倩晴卻反噬他一口。

「妳唔可以唔聽我講。妳唔怕我將妳啲裸照……」

「唔怕!因為我喺妳間黑房度,知道你嘅秘密仲多。」

「我有咩秘密呀?」

「我搵到妳嘅糖糖。」李倩晴吐出一句,令丁宇國完全不敢反應。「你應該唔想俾其他人知道而家嘅糖糖就係我。你估原來嘅糖糖死咗未呢?」

 

一個讓他在同事及朋友間能挺起胸腔的秘密,原來早已被對方識穿。惶恐及羞恥一湧襲來,令丁宇國突然失去所有討價還價的本錢。他甚至只能呆呆地望著李倩晴一步步走到他面前,並一手推跌他在床上。

 

「你唔好以為可以一直控制我。由呢一分鐘開始,遊戲點玩,由我話事。」

 

李倩晴脫下自己的上衣,後手「嚓咔」一聲解開了胸圍扣。之後,她順著丁宇國的褲管一直向上遊,在褲襠位置停下。

 

「做咩咁軟呀?我唔鍾意。」

 

李倩晴不再為丁宇國服務,反而拉起他無力的右手,擱在剛才欠缺起伏的位置。

 

「你聽唔到呀?我唔鍾意呀!你仲等咩呀?」

 

丁宇國仍不懂反應。於是,李倩晴粗暴地解開丁宇國的皮帶及褲頭,扯著他的手去握緊那軟弱無力的部位後,擺出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終於,丁宇國的手開始上下擺動。他從沒想過自己會任由原本應當是獵物的李倩晴擺佈,更為自己在如此脅迫下,身體竟不爭氣地慢慢產生反應而無地自容。同一時間,李倩晴卻露出抑壓已久的貪婪笑聲。

 

李倩晴退去內褲,坐壓在丁宇國身上,除了下體緊貼的磨擦外,她還肆意不斷搖晃自己的身體。這是兩人從未出現過的姿勢,也是首次能俯視這個男人。在高潮來臨前一刻,她仍堅持地盯著一臉委屈的他。直至狂喜後,她才在喘息間吐出一句:

 

「你係屬於我嘅!」

 

(待續)

 

愛上不存在的妳(1 - 11)

 

其他連載: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