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玲(五)

柏原太賀愛情連載靈玲

游凱玲失蹤三日後,經理人公司終於決定報警。我相信那個時間,警方已視那個導演為嫌疑人。

可是,了解真相的兩個人卻為另一件事而爭吵不休。

 

「我明明寫咗好多情節,點解你會幫我改為咁㗎!」游凱玲看過我的初稿後,非常激動。

「我都話咗唔係我改,係妳個經理人send 比我果時,只係得返個題咯。」我為自己辯護。

「咁你唔覺得奇怪咩!咁都唔問清楚?」

「我收錢做嘢㗎咋!妳都見到我家徒四壁,仲邊有時間去了解真相呢?」

「我唔理。你幫我改返佢呀!」

「改唔係問題。而家重點係妳經理人公司仲會唔會出呢本書先?佢哋好快就知妳死咗,到時仲點會出錢去捧一個死人呢?同埋,我喺妳經理人家中,係未睇過妳嘅原稿㗎,又點能夠寫晒妳嘅內容出嚟呢?到時,我水洗都唔清啦!」

「你寫咗先算啦!話唔定……」

 

這個時候,電話響起,正好中斷了我們之間的對話。編輯大人緊急約我到電影公司見面,我估十不離九就是關於這本合著。游凱玲硬說要一起去,我也只好同意。畢竟我又不是道士,不懂把她「收」起來。而最令我頭痛的是臨出門前,她跟小白又抱又攬才出門。如此一來,不只游凱玲,似乎小白也會在我家住上好一陣子。

 

當我推開會議室門的時候,已經見到編輯及游凱玲的經理人把房間弄得霧濛濛,枱面上的煙灰缸滿得快裝不下煙蒂。要是他們也能看到我身後的游凱玲,那就實在氣氛對極。可惜,他們根本看不到。

 

「賢弟,為咩咁無精神咁呀?」編輯的語氣沒半點關心,反而有點似我掃興了。

「可能呢幾日瞓得唔好掛。」我隨口答。

「你應該知道游凱玲失蹤咗呢件事啦?」

「係。咁本書係唔係仲寫?」

「寫。」經理人插話:「不過,而家情況有變。之前嘅內容要大改,而且仲要快。」

「吓?大改?」我跟游凱玲幾乎同步叫出來。

 

「呢份係游凱玲嘅手稿。唔好問點解同之前有分別,但係由呢一刻開始,你要跟呢個嚟寫。我唯一要求係將應該爆嘅內容再爆一啲,唔好有任何保留。」經理人的指示相當清楚。

 

我其實早從游凱玲口中就知道當初的大概內容,也大約猜到經理人公司要修改的原因。可是,寫作方向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卻令我大感意外。為了裝第一次發現,我仍把手稿假意翻了幾次。

 

「咦?內容提到佢喺學校,有一段同性之間嘅迷惑。呢啲真係寫出嚟?唔怕影響佢形象咩?」我問。

「賢弟,尊重原作者嘅意思,係我哋出版社嘅一貫立場。」編輯連忙開口,好像怕我說錯話。

「但係同性戀喎?主流市場ok嗎?」我問。

「你唔好咁out 啦!呢type先會男女都buy呀!」編輯說。

「不如等我實話實說啦!」經理人氣定神閒地說:「呢個係游凱玲能夠爆出嘅最後機會,我哋要趁住傳媒目光放喺佢身上嘅時候,再推佢成為一個Icon。」

「你意思係……?」

「游凱玲死咗,稍後警方就會公開呢個消息。」

 

我裝作驚訝,希望拙劣的演技能騙到他們。從他們口中得知,警方已經認定是意外。我不知道那個明知同行者消失也不及時報案的導演,如何向調查的警察解釋,但這也不是我能理會的範圍。

 

「既然人都死咗,我哋仲有兩套戲做緊後期,當然要用盡佢嘅剩餘價值啦!」經理人無情地說。

「我明白。不過,你頭先講要再爆啲係咩意思?」

「你明嘅。」經理人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總之,加返啲同個女仔嘅激情場面入去,露骨少少都無妨。」

「咁點得呀?呢下咪破壞晒形象囉。」

「游凱玲本身就係 J 圖女神。網上睇 J 圖嘅女性係一個好大market,我哋只係令佢有埋女性fans嘅fantasy,無事嘅。我哋只要以感情包裝到佢係一段永遠遺憾嘅過去,自然有銷路。」

「但係咁樣偏離現實,好唔尊重死者。」

「如果佢連遺稿都無人問津,咁先真正唔尊重死者。你仲記得早前有個台灣自殺嘅小說作者嗎?你估啲人買佢本書為咗睇咩?就係為咗偷窺一段不倫關係嘅細節,同埋佢出咗名。所謂名人,就係連私生活都係一件賺錢嘅工具。啲IG post如果寫到官方發佈咁,搵鬼睇呀!」

「Sorry!我接受唔到……」

 

「賢弟!」編輯馬上制止我。「你唔好咁故步自封啦!市場就係要賣嘢。而且,又唔係要你大改,只係令個故事精彩啲啫。同埋,今次都唔係出你個名。」

 

我根本無需轉身望向游凱玲,也估計到她的驚訝及失望。

 

「呢個係原則問題。」我堅持。

「你唔好咁古板,好唔好?同埋,你同我哋簽咗約。」編輯說。

「咁我退返錢比你,你搵其他人寫啦!」

「呢件事點可以比咁多人知呀!」

「總之,我唔想作一個死人嘅壞話。」

 

氣氛激烈的爭論中,我聽到一句難以相信嘅說話。

 

「你寫啦!」

「吓?」

「我叫你寫呀!」

 

聯合來說服我的,竟然還有游凱玲。她激動像咆哮的那一句話,令我錯覺連室溫也瞬間低了幾度。未知編輯及經理人是否也有所感應,我們三人也靜了下來。

 

「好。我寫。」終於,我就範了。

「係咯!今次寫完,下次仲有其他機會。」編輯安慰我說。

「幾時起貨?」

「兩星期內,因為要配合埋之後嘅電影發佈。」

 

離開電影公司後,我沒有問游凱玲為何要我寫。但我大概能想像她的心情,一個曾經信賴的對象,既然在她死後,絲毫沒半點傷感,反而不斷估計著「價值」。這種非人的說話,自然令當事人不好受。

 

「妳唔好難過啦!經理人公司就係商業運作。」我邊走,邊戴上免提耳機,嘗試打開話題。

「我無事。」游凱玲突然像成熟了一輩子地說:「由第一日同佢合作開始,我已經知道大家嘅需求係咩嘢。」

「咁睇得開?」

「人都死咗嘛。」她頓了一頓後,續說:「知唔知點解我要你寫呀?因為就算你唔寫,佢都會搵其他人寫。與其比一個完全唔了解我嘅人去亂寫,不如我睇實你去寫仲好。」

「比一隻鬼睇實,聽落都好恐怖喎。」

「係㗎……想唔想無咁得人驚?」

「可以點呀?」

「陪我買衫。」

 

一個突如其來的要求,除了尷尬之外心,還有其他 可  能   性   嗎?

 

(待續)

靈玲(四)

靈玲(三)

靈玲(二)

靈玲(一)

 

其他連載: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photo sourc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