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玲(二)

柏原太賀愛情靈玲二

「吓?唔係掛!你唔好用啲咩高科技嚟嚇我喎!」游凱玲仍不信邪,繼續嘗試拍向我,但每一下都拍著空氣般。「係唔係三維立體技術呀?我都有睇 Marvel 啲戲㗎喎。」

 

「好不幸,而家唔係拍戲。」我認真地回應。

 

此時,她留意到暫住在我家的小狗,逕自走進屋內,逗著小狗玩:「你睇,我明明就可以摸到佢。」

 

我實在沒法解釋,因為如此一來,反倒似我是鬼魂。於是,我只好叫她走到鏡子前。她驚覺鏡中只有我,而沒有她的反映。

 

「首先,呢一塊唔係魔鏡。其次,妳可以摸到隻狗,係因為你同佢處於同一空間。即係其實妳哋都係已死嘅鬼魂。」為了令她信服,我唯有再進一步說:「呢間屋所有嘢都係陽間嘅物品,只要妳未死,就可以郁到佢哋。」

 

她急不及待地嘗試,可是無論是遙控器、電腦鍵盤、床單、水杯⋯⋯她也未能移動半分。

 

「我唔信!」她的語氣是不忿更甚於激動。
「大部份鬼魂都唔信,特別係突然身故嘅。」我答。
「你呢度幾樓呀?」
「十四樓。」
「咁點解我唔會一下跌返落地下先。」
「因為牆同地都有泥或土嘅成份,我唔知點解,但可能因為塵歸塵,土歸土啩。所以,如果連最自然嘅泥土都穿透,咁所有鬼魂咪會無止境咁墜入地心囉。」

 

事實上,我對此有點保留。或許,有些鬼魂真的會墜進無止境的地下,那裡可能就是地獄。忽然,我想起一件事。

 

「我哋之前完全未見過面,妳點會一眼就認得我係車軚賢呀?」我問。
「我有like你專頁㗎!唔係,我點會指定要你合寫小說呀!」女神的回復是我始料不及的。「反而,我想問點解我會喺度出現呢?我又未嚟過呢度⋯⋯係喎!我頭先㩒到門鐘㗎喎!」

 

真是一言驚醒洛克人!當一個人過世的時候,要是有人跟死者同時強烈想著對方的話,就會引領靈魂相通。這在世界各地實在太多例子。在二戰時候,不少空軍機師的妻子也會突然見到丈夫出現在家門前。然而,那些奮戰的機師其實是在被擊落時,強烈想著遠方的家人,因而特意回來見思念的人最後一面。

 

而我剛剛實在寫得太倦,所以正好看著她的網圖提神,順便……打擊戰機呢!

 

「我反而應該問妳。妳應該係死嗰一刻,太記掛住同我相關嘅嘢。而門鐘聲實際上無響過,而係妳要同我見面嘅直接提示,即係強烈腦電波。」我輕輕修飾一下,畢竟一個人很難會有豐富的死亡經驗,她應該不可能拆穿的。

 

「哦!係喇!我呢排都真係瞓著咗,都諗緊我哋嘅故仔呀!」
「咁認真?」我衝口而出。
「梗係啦!我好俾心機㗎!」

 

我實在難以想像那一句起,兩句止的大綱………不!那些寫作指令,竟然讓她如此費神。而且,這似乎不可能是謊言。

 

「等等先!」我立即轉身,對著電腦以「游凱玲」及「死亡」作關鍵字搜尋,卻找不到半條關於她死訊的新聞。

 

「做咩呀?」她好奇地問。
「妳點都叫公眾人物,無理由死咗都無人知㗎。係呢!妳記唔記得妳死前做緊咩呀?」
「瞓緊覺。」
「咁可能無咁快發覺,要等妳屋企人發現妳已經喺房內暴斃,報警之後先有新聞。」
「我都無屋企人。」她說得有點靦腆:「同埋,我頭先都唔係喺屋企。」
「咁妳去咗邊呀?」
「露營。」
「一個人?」
「唔係呀!同嚟緊齣新戲嘅導演。」
「咁佢好明顯係最大嫌疑犯啦!對唔住,可能咁問有啲失禮。佢頭先有無對妳……做啲過份嘢?」

 

「我諗無啩。我同佢真係好朋友嚟,無其他嘢。同埋,我頭先明明係瞓咗。」
到底她是天真,還是傻呢?一個大男人約妳去荒郊野外,孤男寡女,月黑風高,竟然半點企圖也沒有,開玩笑吧!不過,既然女事主如此說,我也轉移話題好了。

 

「即係妳發夢都諗緊我哋個合寫故仔呀?」
「嗯。」
「咁而家唯有等妳個導演朋友報警啦!否則,真係死咗都唔知咩事。」
「唯有係咁啦!」

 

此時,游凱玲坐在地上,引小狗過來玩耍。小狗在我家逗留了好幾日,早已放棄磨蹭我了。原以為牠能成佛離開,誰知突如其來一個溫柔的鬼朋友,又抱又吻的。見牠開心地搖尾的樣子,跟之前沒精打彩的表現相距甚遠。看著這個畫面,實在令我心中浮現兩個字:「狗公!」

 

「佢係你養㗎?叫咩名呀?」正在閃避小狗舔臉的她問。
「唔知呀!佢唔係我養,算係路過嘅遊魂野狗。」我答。
「咁佢又會留低㗎?我見你連狗屋都有埋。」
「可能佢曾經比人養過,對陽間有留戀。不過,養佢嘅主人並無掛住佢,所以做咗遊魂。因為太多被人棄養嘅貓狗發現我睇到佢哋,就以為我可以同佢哋玩。久而久之,就索性整間屋仔,簡簡單單放啲狗糧比佢哋聞下就飽喇!等佢哋最後一程都可以安安樂樂咁走。」
「你都幾好人吖!」當我仍未及時臉紅時,她已跟小狗在互相磨頭:「不過,你就太可憐啦!」

 

忽然之間,我從游凱玲的眼神中,見到一陣陣的落寞。對!她才剛剛死了。只是我一時之間太好奇,加上早已對這種事習以為常,才逼她接受現實。但對她而言,今晚無疑是人生最大的衝擊。

 

我一邊責怪自己未免太粗心大意,一邊想難怪「她」當日會離開我。

 

翌日,我醒來一張開眼,就見到游凱玲的一張臉,還要哄得相當接近。

 

「嚇鬼死人咩!」我強忍著,才不至於大叫出來。
「我頭先試過好多次拍你個頭,都拍唔到你後尾枕;我又試過壓住你,但都唔覺你被壓。」

 

「我尋晚咪講過我哋係唔同時空囉。妳掂我唔到係好事,正如妳都唔洗驚我會唔覺意掂到妳。」

 

我打了一個哈欠後,續問:「妳都係想叫醒我啫,做咩呀?」
「你尋晚係唔係有啲嘢同我未做完㗎?」她說得吞吞吐吐,羞羞澀澀,害我差點嚇得握不穩水杯。

 

「妳講咩呀?」這個新鬼鮮魂,總不會厲害得知道我昨晚的「強烈思想」吧!
「妳快啲查下我點死啦!」
原來如此,我立刻舒一口氣。
「係!係!係!」

 

誰知當我再查看網絡的時候,仍然沒有游凱玲的最新消息。

 

「不如搜尋一下同妳一齊去露營嘅導演朋友,好嗎?」我續問:「佢 facebook 叫咩名?」

 

我按游凱玲的指示查看對方的 facebook,卻見他今早仍有 update。

 

「我諗無咩人見到自己身邊死咗個人都唔報警,呵?」
「我都唔知呀!」
「好明顯有古怪啦!」

 

(待續)

 

靈玲(一)

 

其他連載: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photo source: M.T ElGassier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