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野.火(七):Liar

柏原太賀野火七liar

當見到歐生嘅message嘅時候,我不停同自己講:

 

Purple,呢一日妳早就預咗㗎啦!妳哋兩個只係為咗需要一齊,半滴愛情都無。所以,妳要做出rehearsal咗一百次嘅反應,大方祝福佢。無錯!唔通妳以為自己成世做人第三者咩?人哋唔悶,妳自己都悶啦!外面大把世界,正嘅男人多到不得了,只要妳拉低少少個領,揀到妳唔揀,嘆到妳唔嘆啦!妳而家做咩啫!做咩啫!⋯⋯

 

「Purple姐,Purple姐!」當我回神嘅時候,Vincent已經唔知叫咗我幾多次。

「嗯。無事。」虛脫嘅感覺,並無因為重返現實而消退。

「妳真係無事?」Vincent 欲言又止:「Purple姐,妳眼角……」

 

我連忙用手輕擦眼角,好驚訝咁手指頭竟然有啲濕潤。

 

「老問題嚟。一眼乾就會唔舒服到唔想講嘢,直到流出少少眼水為止。」我為自己嘅失態搵藉口,反而顯得更笨拙。」

「莫非⋯⋯妳頭先係合埋口打喊露?」

「吓?」

「我成日都係咁㗎。想打喊露又唔想比人知,但唔打出嚟又唔舒服,咪合埋口打囉。打完之後,仲會流眼水添。」Vincent 竟然強行解釋我嘅眼淚,完全係我意料之外。

「哈哈!」我為呢份用心,忍唔住笑出嚟:「竟然俾你識穿咗。不過,放心!我唔係覺得妳悶,只係有啲攰啫。」

「我一啲都無擔心過自己會悶親人。」

「自信係一份好事。對男人嚟講……」

「唔當我係男仔咩?」

「Kindness turn a boy into a gentleman.」

 

雖然外表已經平靜,但我內心的確翻滾得好厲害。我有一絲衝動諗過是旦同一個男人上床,去驅散壓得我就快透唔到氣嘅鬱悶,即使係眼前嘅Vincent 亦無所謂。不過,我身體反應話我知,我完全無心情去做愛,係down到連除衫都覺得無力嗰隻。

 

「我返屋企先。」埋單後,我仍然被逃亡嘅心情纏繞。

「我送妳吖。」Vincent 好意問。

「唔駛。我有車。」我雖然無意hurt佢,但就衝口而出。所以,最後只可以補返一個微笑。

 

我漫無目的咁揸住架車,先上東廊,再過海,最後喺無人嘅觀塘海濱停低。我離開車廂,搵到一間便利店,買咗包煙。

 

我有個壞習慣,每次結束一段感情嘅時候,都會買包煙,食晒為止,食晒就算。不過,今次我好唔想打開個包裝。我反覆望個電話屏幕,期望喺一句短短嘅message,尋找根本唔存在嘅隱情。

 

「喂!我呀。」不知不覺間,我手指頭好似有自主思維咁打比歐生。

「我知道。」歐生同我透過電話互相交換寧靜嘅背景,默不作聲咗一段好長嘅時間。

「你有無嘢想同我講?」

「對唔住。」

「為咩?你覺得有嘢對我唔住咩?」

「我諗我哋嘅旅行要cancel……」

「幾時決定結婚?」

「尋日。」

「原因呢?你唔似係可以俾人逼婚嘅人。」

「佢有咗,三個月。」

「原來係雙喜臨門,恭喜!」我撕開煙包嘅透明包裝膠,抽出一支後講:「我有嘢做,bye!」

 

可能係收線收得太急,歐生打過好幾次嚟,但我都無聽。最後一次,我仲刻意cut佢線。

 

「我唔係有心令妳feel uncomfortable,但妳有權知呢件事。Sorry!」歐生轉用whatsapp傳message比我。

「我完全唔明你想講咩!我係咩身份,我自己知。」我回覆。

 

「我希望妳唔好太upset。妳永遠都係我嘅soulmate。」

 

見到歐生嘅message,我突然好似睇清楚某啲嘢;我見到佢一直遮掩住嘅虛偽,終於浮出水面而感到好嘔心。

 

「我唔通要大大方方咁話替你高興嗎?」我傳完之後,見到佢「輸入中…」。不過,佢被我搶先一步:「如果我哋一齊都未搞過嘢的話,我哋都仲可以叫soulmate。但係我哋上過床之後,你講嘅每句說話,做嘅每個動作,都係為咗keep住可以一次又一次同我上床。」

 

「妳唔好咁激動,好唔好?」歐生呀!如果你真係覺得我激動得有危險,點解唔立即拋低所有嘢,出嚟搵我?而係隔住個電話,打幾個字就妄想可以令我平伏呢?

「你呃我!」

「我哋由始至終都係open relationship。妳知我status㗎。」

「當我哋仲未上床,當我哋真係仲有機會成為soulmate 嘅時候,係你話佢同咗你一齊十幾年,對佢有情有義,但無愛!」

「So?我無瞞妳,事實係咁。」

「事實係你講大話!你同佢無感情,又點會做愛?點會有咗三個月呀!你唔係同佢無感情,反而係感情氾濫。你只係一個貪婪嘅人,希望同一時間享受兩個女人帶比你嘅快感。」

「我同佢只係例行公事,對妳先係真感情。」

「麻煩你俾返最起碼嘅尊重,唔好當我係未成年嘅妹妹仔。真假,我仲識分!」

「唔可以好嚟好去咩?」

「Goodbye!」我打完都覺得自己太假,所以未send 就改返:「If you're nice to me, I'm nice to you. But you're a fucking liar!」

 

傳完之後,我連電話都熄埋,唔想再浪費任何一秒嘅時間喺呢個男人身上。我只想專心感受尼古丁暫時麻醉大腦嘅無力感,同埋讓焦油微焯已經被撕裂心肺嘅痛。

 

(待續)

野.火(一)發炮

野.火(二)公司的小鮮肉

野.火(三)前夫

野.火(四):四十樓高空插入

野.火(五):我無辦法再喺床上做愛

野.火(六):佢已經超越flirting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