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男人養的女人(二)

 

「阿杰,我哋返香港先,你留多日睇埋啲手尾啦!」
「咁……知喇 !老闆。」
「杰,你就正啦!明正言順喺馬交過夜,小心腳軟呀!」
「你估佢係你呀?阿杰出晒名好仔。我就係怕你又亂嚟,要我幫手同你夾口供,先留阿杰喺度咋。」
「挑!有貓唔食魚嘅?!」

 

聽著老闆及前輩的對話,我只有默默地陪笑。回想十幾年前,我只是一個爛泥扶不上壁的廢青,終日只顧玩樂,女人緣也不缺。表面上,「有一日過一日」是我的生活哲學,內心卻異常懼怕失去存在世上的意義。

 

可是,有一次卻被女朋友戴上一頂帽子……綠色的。在我想發難時,那個前度卻說:「你同我講承諾呀?你咪又係貪我身材好,扑扑脆。唔同你玩玩下,唔通過人世呀!唔好講我只係十九歲,就算三十歲中女都唔會跟你啦!你連自己都養唔起呀!唔好俾人知我同你上過床添呀,影cheap我呀!」

 

那一次雖然不是初戀,卻是首次被一個女人傷得如此深;不是因為深愛,而是無還擊之力。僅有的信心被重擊得化成一堆碎片後,整個人就溺斃在被辱罵的回憶汪洋。

 

 

直至兩年後,在一個朋友聚會中遇上同樣受情傷的詩穎。她比我年輕,卻聰明及有遠見得多。起初,她以朋友的身份主動向我作出忠告。

 

「杰,你不如邊工作,邊進修啦!」
「讀呢個course啦!我check過喇,佢哋應該會收你。」

「如果我哋一齊咗,我一心只會對住你。不過,你就要聽晒我話,我唔要互相傷害,好嗎?」

 

即使我已習慣壓抑自己,卻也希望在飄浮中找到一隻小船,我已沒有拒絕詩穎的餘地。之後,如她所說一樣,我開始更依賴她。

 

「嗱!而家係時候轉工喇,做呢份啦!前景同收入都可以跳好多。」
「恭喜晒!不過,唔好自滿,要再讀其他course,趁呢幾年建造業好景,要盡快升上去。」
「杰,我哋要計劃吓收入目標喇!我唔係要你養,但我希望我哋日後嘅生活即使比上不足,都比下都要有餘。」

 

雖然詩穎並不是我老婆,但拍拖九年,我已視她為太太一樣。當然,我也未發達……也許在可見的將來也不會發達。不過,在工業學院畢業的我,能有如今的收入,都是詩穎的功勞。

 

對!在眾人眼中,我是難得的「好仔」,十分聽話。即使女朋友不在身邊,也自律地不去任何風月場所。要是有人問我原因的話,我大概會答:「怕老婆會發達嘛!」

 

這不是違心的說話,而是真實地發生在自己身上;我甚至有被拯救的感動……曾經。

 

我從詩穎的忠告中獲得信心,同時因她指示盡失自信。
原來一顆被擊碎的心,並不一定能被黏合回原狀的。

 

慢慢地,我懷疑自己只是她心目中的男朋友;並非「我」是她男朋友,而是我演繹了她的「男朋友」。除了工作之外,她連我的日常生活,包括每餐的食物或購買衣服波鞋等,都意見多多。說實在的,她並沒有明令要跟隨。但只要不合她意思的話,一張晦氣的嘴臉總令人不好受。

 

即使在床上,詩穎也像一個司令一樣。摸這裡、吻那邊、快一點、慢下來……全都聽她的。起初,我倒沒什麼所謂,畢竟男人的最終生理享受還是一洩。

 

「最近好攰咩?」
「嗯。經常趕工,無計。」
「杰呀,其實你已經升咗好耐。好多時啲嘢要放比下屬跟,唔係下下都落手落腳。知道嗎?」

 

妳知道我是紅褲子出身的,那些下屬都是我的兄弟,更可能是前輩。難道我眼見他們在趕頭趕命時,我仍坐著指揮,就像妳對我一樣嗎?

 

「就當我一時技癢,好嗎?」

 

心裡的說話,始終說不出口,始終是感激,始終是懦弱。而且,我還對她隱藏了一個尷尬的秘密。

 

試問當我已經擁有一個既年輕,又聰明的女朋友,還能抱怨嗎?我不斷跟已封閉的內心說:因為詩穎的安排,我現在的生活很好:吃得飽,收入增,有前景。以我的天份,即使一世做一個沒主見的木頭人,也要感恩。

 

我太依賴她,不!我是木頭人。
我快失去自己,不!木頭人根本不會思想。
我是有想法的,不!沒有主人的話,木頭人連動也不會。

 

內心的矛盾不斷升溫,在快崩潰之際,我遇上了另一個「自己」。她叫Vivian,是上游公司(大判)的一名文職員工。我們總會有開會前碰面,慢慢成為朋友。她的外貌不錯,卻總是很沉默。起初,我並沒有特別在意,直至她有一次問我:「你每次同我傾偈果時,唔覺有問題咩?」

 

「咩問題?」
「口臭。」

 

原來Vivian有天生的強烈口臭問題,成為同事間的笑柄。但即使明知一班口賤的同事在取笑她,她也只是陪笑。自卑讓她封閉了情緒,變成了木頭人。

 

他的同事們當然不會諒解,一班男人在高談闊論時,就更見過份。

 

「明明就係隱乳代表,點知一開口,真係行過鼻塞都通返。」
「同呢種女攪嘢,一定要戴口罩啦!」
「邊有人會向死神挑戰呀?」

「我覺得無問題喎!佢ok呀!樣靚身材正,又唔係等人養,有咩問題呀?」

 

可能是同病相憐,我實在忍不住幫口。

 

「杰哥,睇唔出你都食得好雜喎!」

 

那一次之後,每次要Vivian的公司開會,我就會被安排坐在她旁邊。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們倆已被其他人「唱」成一對。

 

「對唔住,我只係一時睇唔過眼,唔知會攪成咁。」
「我知你為人。不過,都要你負責。」
「我有女朋友喎……」
「我知。你下星期咪過澳門跟我哋單嘢埋尾嘅,我咁啱過嗰邊,你請返我食飯啦!」
「咁咋~ 一言為定。」

 

我跟Vivian是不可能的,因為我的心已習慣依賴詩穎,它才能勉強地仍黏合著。

 

可是,今天我卻收到一個久違的電話。

 

「你係唔係同一個口臭嘅女人有嘢呀?」
「與你無關!」
「係咩?不過想話你知,詩穎知道咗囉。」
「佢點會知道㗎?同埋,我哋根本就無嘢。」
「你自己慢慢解釋啦!」
「你到底想點呀?」
「唔想你哋好囉。就是再friend,我唔要㗎,都唔可以比佢隨便攞。」

「雅亭,你痴線㗎!」

 

人物關係圖: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