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男人養的女人(一)

對於全身被汗水包圍的感覺,就像是上世紀的事。要不是被人強拉作伴,我才不會山長水遠來到東涌打羽毛球。

 

「無練咁多年,睇唔出你仲咁好波喎!」中學時同為校隊的雅亭說。
「你仲好波啦!」我指著她只用毛巾圍著的胸脯。「專登著件長袖喺面,喺正『人哋』面前脫,露晒小背心同事業線。」
「熱吖嘛。」十多年交情,真的心照不宣了。
「知你大波啦!」
「講堅,呢個真係唯一優勢。唔係講笑,呢兩個喺發展商度做高層,荀盤王嚟㗎。」
「咁都唔駛對到正咁『好熱呀!我除件衫先』呀?仲要除完,撥咗兩次頭髮囉。」
「你都得㗎!」
「你真係當阿杰死㗎!」
「佢鬼知咩,騎牛搵馬啦!」
「我哋都好專一㗎!同甘共苦咗咁多年。」
「又係你自己話佢唔好『騎』嘅。」
「殊!」我左顧右盼了一下:「細聲啲啦!呢啲嘢,咁大聲講。」

 

 

在我大學Final year時,我跟阿杰在一個朋友的party上的認識。雖然當年很年輕,卻剛剛遇上情傷,終日掛上一張天會塌下來的愁容。說實在的,連自己都覺得討厭。於是,那一晚我借一點醉意就向坐在身邊的阿杰裝熱情。之後,他跟我約會了好幾次後,我們就去了廉價的時鐘酒店。

 

理所當然地,我們成為了情侶;意想不到地,我們竟然一起了九年。

 

阿杰比我大幾歲,早就出來工作。雖然學業成績不好,但總算在工業學院學了一技之長,就在工程公司由裝修工人做起。說起來,他如今的收入比不少中環的白領還高。最少,他應該完勝所有我公司三十歲以下,穿上整齊西裝上班的男同事。可是,他的生活習慣及品味,就跟我及身邊的朋友也有很大差別。這沒有高低之分,而是像豪爽的啤酒跟細味的紅酒之差。於是,除了頭兩年還嘗試跟我的朋友混熟外,他逐漸提不起興趣與我一起出席朋友的活動。慢慢地,我也無謂強人所難。

 

「雅亭,你食咁少嘢嘅?」荀盤一號問。
「打完波食啲咁油膩嘢,我好有罪惡感㗎。」裝什麼!明明她就經常嚷著要食放題。
「難怪你身型咁fit啦!」

 

唉!男人!明明雅亭的小腹就已經漲得連貼身裙也穿不上,但她卻懂得「上貼下鬆」的穿衣之道,而男人的目光往往只聚焦在她的兩吋事業線範圍。記得她曾說:「就算有料都要識得露。出街的話,一吋唔多覺,兩吋就夠draw attention,自然留意埋旁邊。三吋以上就姣婆格,溝你只係為條『溝』。」

 

「係呢?你咁瘦,食得少反而對唔住自己喎。」叫Jim的荀盤二號問我。
「我夜少少約咗男朋友食飯嘛。」我無意隱藏我有男朋友的實情。
「咁你一定好易養喇!」我覺得這樣說話有點失禮,誰要女人一定要人養。「要keep 到你咁瘦,應該幾年無咩點食過嘢。哈哈!」

 

雅亭幾乎表演噴檸茶的絕技,忍俊不禁地說:「係呀!佢真係食好少嘢㗎。」

 

 

我有點後悔跟雅亭透露過跟阿杰之間的事。自從阿杰被公司重用之後,雖然收入多了,但卻不時要到澳門或國內監督工作,見面少了之餘,也因為疲倦令熱情減退了不少。這應該不假,因為他近兩年總是一身汗臭味,聽說生活習慣混亂,加上壓力太大會令一個人的汗水分泌變臭。

 

雅亭也曾問我會否抱怨,我答:「我相信平均成本法,只要不斷增持,唔放棄,最後都會賺嘅。就好似當初同佢一齊果時,佢得幾千蚊一個月,而家收入都唔錯啦!仲會成日送嘢比我添。」

 

「個個月賺盡唔好咩?」
「你睇你換仔仲快過換床單,咪一樣得個吉。」
「拮得爽就得啦!青春無悔呀!」
「咁我信MPF囉,好未?」
「我都信㗎,man per function 吖嘛。」
「瀨嘢你就知死。」
「安心,我都不知幾安全,BYOB 㗎!」
「BYOB,講得出呢個term就知你中女啦!」

 

之後,我們一直在餐廳邊說邊吃。坦白說,我也有點餓了,實在難抵枱上食物的誘惑。突然,阿杰傳來一個message 讓我解放了。他說今晚要趕工,未能回港。

 

「你男友做工程㗎?而家啲大project點都有原因hold 一hold,變相日日趕工,聽講壓力都幾大。咁你哋咪好少見囉」荀盤一號說。
「係。所以我一有時間都會陪佢。」心想你還是繼續盯著雅亭的巨乳吧!別打我主意好了。
「你記得我哋公司個裝修判頭嗎?」他轉頭問Jim:「佢咪就係大壓力過頭,所以搭上咗Vivian囉。」
「唔係掛!果件極品!」Jim不禁嘩然。
「點極品先?」不要少看女人的八卦,特別是雅亭這種自信源於外表的。
「佢極口臭,一開口的話,行過鼻塞都通返。」荀盤一號見雅亭誇張的反應,毫無節制地說:「同呢種女攪嘢,只可以除bra,唔可以除口罩。唔係,邊攪邊嘔都算係另類顏射。」
「好心你哋把口唔好咁衰啦!」我實在有點支持不住說:「發財唔立品,小心財散人安樂呀!」
「知你同男友同撈同煲啦!」雅亭為了緩和氣氛說:「我呢個friend呢,最成功就係短短九年,就湊到個男朋友由廢青變高收入人仕,一直鼓勵佢進修,又體貼,又溫柔。係唔係咁講先?」
「得啦!得啦!」心裡其實我是暗暗認同的。

 

可是,荀盤一號似乎還沒知進退,把手機遞上來:「俾你哋見識下件極品。」
「旁邊果個……」

 

我突然嘔吐起來。雅亭一邊掃我背,一邊驚訝地說:

 

「呢個咪係阿杰!」

 

人物關係圖:

等男人養的女人(九)

等男人養的女人(八)

等男人養的女人(七)

等男人養的女人(六)

等男人養的女人(五)

等男人養的女人(三)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