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凌晨,我看到蘭桂芳的屍殺列車

800

最近跟好友Alice聊天,說起了以前夜蒲的種種笑料,說起了一段往事,憶起了一個有趣的人。今期說個有趣而帶點賤的故事,會有點長,請細心閱讀,太多網上悲情的呻吟,其實也許,我們真的需要,抗體?

 

 

大概5年前的中秋節左右,碰巧有幾個朋友一起搞生日會,在蘭桂坊 Magnum clubbing那天訂了幾張大台,我們自成一角變了一個大包廂,那時候的Magnum剛開業不久還未雜,那時候還算是個不錯的地方,party裡我有三分之二的人是不認識的。那天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老蘭買醉夜,卻因此認識了一個鶴立雞群的男子,令我到今天都會記得這個不過片面之緣的男生。

 

 

第一眼看到他已經很令人錯愕,我同行有兩位女生Alice& Betty一起到埗,當Betty去了別的桌子打招呼時,有一男子突然出現在我們跟前,在本文中就叫他做Playboy吧,他著急的問Alice:「剛剛走開的是你好朋友嗎?」
Alice:「是的,你想怎樣?」
Playboy:「收到,姐妹不能碰。」

 

 

接著Alice跟我給他介紹一下,我不禁往他打量了一下,約五尺十一的身高,穿著一件修身的Givenchy襯衫也顯的胳膊份外結實,鼻子筆挺,在夜場絕對是不愁吃的一群,Alice跟Playboy認識很久,說他雖然愛泡妞,但從來不會碰「自己人」。

 

我不喜歡坐在擠擁的包廂裡,喝著喝著便拿著香檳杯子站到桌旁,在bar台與舞池間的走道上,那是Magnum的一條木人巷,去過的都知道女生經過難免要留下過路費,很容易被抽水,碰巧Playboy就在我的前面,然後開始看到了他有趣的畫面。

 

 

人只有兩隻手,當你在夜店站著時,一隻手要拿著酒杯,另一隻手可以放在哪邊?90%男生大多會插在口袋,Playboy則沒那麼浪費,我觀察到他大部分時間都是手臂垂肩,手肘卻呈90度直角伸出,想像不到?你可以想想「四哥謝賢」的招牌pose 。這姿勢可令Playboy第一時間抱腰,而且是抱最多的腰,他在那水洩不通的木人巷作先鋒把關,果真是風水學中的玉帶環腰,說著我也被擠到playboy的身旁。

 

 

"hey what's up dude!"聽其口音及high five 的style,我想Playboy應該曾在美國留學,幾杯香檳到肚後,他變得很「四海」。

"check that bitch over there, she's damn hot man."

 

Playboy的食指比劃在dance floor的一角,我用盡了所有的眼力才在遠處隱約看到一個deep V 的白衣女生。Playboy原來擁有獵鷹一樣的視力,不,應該說是「隼」,就是eagle & falcon的分野,「隼」是可以列入受保護動物的級別。那白衣女慢慢經過了木人巷,我才發現的確是hot的,她亦自然逃不過Playboy謝賢式的抱腰,搭訕沒理采後,Playboy抱走了一粒白果,繼續放眼dance floor。

 

 

他繼續把守在木人巷的先鋒位置與我聊天,我們的包廂也有不少美女,我好奇問他:

 

「那個女的不錯,你為何不試試?」
「這裡有2/3的人我都認識,可以的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

 

他邊搖頭嘆氣邊用餘光再環顧一下包廂裡的人,好像怕有漏網之魚,然後接著繼續把目光放在舞池上,但他忽然180度轉身走開,當我的回首能跟上他身影之際,我發現他已經在走向一個韓國美女搭訕。

 

 

除了擁有比肩獵鷹的視力,從那一個華麗轉身來看,Playboy同樣擁有獵犬的嗅覺,他可以在視線範圍外感覺到獵物的出現。這次他很順利,慢慢便帶了韓妹到bar頭瘋狂飲shot,而這次他的左右手都可以用謝賢招牌90度角放在她的纖腰之上,不消一會更拖著韓妹消失,往champaign train方向逆走,應該是找樂子去了,他真的是夜場中的鷹犬,從男生角度來看,這詞褒多於貶。

 

 

到了差不多三點多,我又看到了Playboy的身影出現在木人巷。

 

 

「你剛剛不是跟一個女的走了嗎?」
"shit....period..."
「哈哈她告訴你的嗎?」
「no, 我摸出來的,送了她回家我再回來了,早點摸到我就不用離開了。」

 

 

Playboy他真的是夜場中的鷹犬,這次則是貶多於褒。

 

 

接著他把握了餘下的時間,繼續發揮著夜場鷹犬的野性獵食本能在Magnum的木人巷廝殺,醉意也許令他的視野模糊了。這次啓動的是,不理好醜,最緊要馬上離開門口,接著他只用了約40分鐘就把到一個妹離去,只是質素真的與剛剛的韓妹差很遠很遠⋯⋯

 

 

最近就是與Alice聊天聊起此事,她跟Playboy認識十幾年,知道他吃女無數,的確是位賤男,但吃得很有原則。他其實家有嬌妻,極度乖巧溫柔,千依百順,Playboy亦愛他老婆,但就是敵不過荷爾蒙及腎上腺素忽爾膨脹,放不下愛蒲的習慣,「」根深柢固。Playboy其實也是我舊文「危險伴侶」的其中一個靈感藍本,但他堅持不打朋友主意,只碰街外人,而且一定會回家,不在外過夜,永遠只是一夜留精不留情,而且出去了便一定要豁出去,當晚必要有著落,Alice說他最有原則之處,就是當成功上房,完事後必定9秒9離開,而且還要用上洪荒之力「ban」門,一定要有巨響令女生知道他是賤男,而且已經離開,好像小龍女落下古墓的斷龍石,你我從此相隔天與地,不會鬧出真感情。

 

 

近期廣東話社區流行了一句話「柒到盡頭便是型」,每當我回想起Playboy這夜場鷹犬,我想他也許亦算是「賤到盡頭一點善」。

 

 

雲清誌:

 

一位年輕但經驗豐富的及老師,從玄學看到了人生百態,主力看風水算命教授,閒時寫作,可從以下連結了解更多。

 

FB:https://www.facebook.com/yunqingzikeith
Official URL: http://www.yunq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