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嘢先鍾

「女,點解妳屋企有九成嘢都係色嘅?」
坐在梳化摸著滴哥大肚皮的母親大人向我發問。
離家十年,媽都原來不知道自己女兒原來那麼喜歡,我還猜即使臍帶老早斷掉好歹也會留有一點心靈相通吧。
環顧家的四周,原來十樣有八樣都真係色,不論椅子床單被單杯子地毯掛著的二百五十副眼鏡以至滴哥的食飯兜,也很。家中其中一塊牆,也是
將這個人癖好發表於時尚內其實有時都幾「奶嘢」。無可厚非我的所有時尚配備也牢牢的充斥著,幾年前還染了個青色的頭,配襯時才發現oh no怎麼我幾乎全身也是色然後又要怱怱忙忙的take走那些耳環,畢竟中國人篤信那套什麼「紅紅馬騮衣裳」,那我也只好馴服一下龍的傳人的心理只於小物處著眼添上那點點的免得太張狂但同時又能讓自己獲得那小小的暗爽好了。
但,其實那時候那個狂妄的頭經已將我完全出賣。

::my picks 2014::





::我的有的沒的一堆::

唔知買嚟做乜的BB爽身粉盒
色掃毛的MAC化妝掃
獅子頭皮keychain 
背心冷外套
明明只吃紅色味但卻因為它是色所以買了的TABASCO
小皮袋
來自杜拜的魔怪

pastel leather accessories 
Vintage clutch


每天都畫的色下眼線 by


一星期有5日都的nail

環保小先鋒索滴哥is wearing :
色毛巾廁板套 (use as scarf)
壞哂的深與淺色phone cable x 2 (use as necklace)
媽啊,其實想當年你有發現紅椒與椒之間我只吃的嗎?紅蘋果與青蘋果也只叫你切青的往我口中送,我也告訴過妳我夢見過奇異果沒有啡色的皮真的長好帥,媽啊,下次來的時候可以買我一支金寶水但係妳幫我拖嗎?還有滴哥說想要一隻小烏龜跟牠玩耍啊。
我就送回妳一直對我虎視眈眈的Reinhard Plank色禮帽裝貴婦,很公平吧?
你不要借爸戴就好了。


jac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