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專欄】共勉之!我的玫瑰痤瘡奮戰史

每次新認識一位患者,我都會跟她分享我自己的過來人經驗。希望藉著這小小分享,互相加油打氣,共勉之。
【醫生專欄】共勉之!我的玫瑰痤瘡奮戰史

初段敏感期

我的是我剛實習完的時候開始。那時候對這皮膚問題只停留在書本上的認識,但實際的情況如何,確實不了解。

 

那時候社會上剛開始流行「」這詞語,加上電視和雜誌上都有很多的「面膜」廣告。我那時的皮膚經常過敏,十款護膚品有八款過敏;於是我便開始敷面膜,希望可以多補濕,多舒緩。我十分勤力,每日一片面膜,去日本旅行也狂買面膜。但誰知道,皮膚越敷越敏感。剛敷完那一刻是很好的,但第二朝一起床便敏感發作,有時更腫得像豬頭一樣。

 

我還記得我去醫院見工時,就是面部又紅又腫又熱的去。當然我也用了很多的遮瑕產品去蓋住,但也遮不了。

 

不停的皮膚敏感,一星期七天內有五天都是紅腫的,心情當然不好,而皮膚也跟隨心情;情緒不好,皮膚也不好。【醫生專欄】共勉之!我的玫瑰痤瘡奮戰史

中段玫瑰期

除了經常過敏外,我也發現兩邊臉頰容易發熱發紅,特別是吃了辣,曬了太陽或做完運動之後。這熱的感覺,有時候要敷冰才得以舒緩。

 

後段痤瘡期

敷了面膜一、兩個月,皮膚沒有變得穏定,反而下巴和臉頰開始長痘痘,而且都是「石頭瘡」,心情更糟。

 

直到有一天,我腦袋出現了「Rosacea」這個名詞,我開始努力研究這皮膚問題,搜尋關於的醫學文獻。而我也決意放棄坊間的「面膜療法」,開始吃藥。再在一個機緣下,巧遇了師父Dr. Obagi,學習到對治的究極方法。

 

現在的皮膚,非常感恩,比沒有的時候還要好;當然自己不可以放肆,好好在生活習慣上預防復發。其實並非不治之症,希望與讀者共勉之,不要放棄。

麥皚淇醫生Dr. Ankie Mak

麥皚淇醫生 Dr. Ankie Mak

先後於新加坡、美國、台灣等地深造醫學美容之有效療法,為殿堂級皮膚科Dr. Zein Obagi的門生,不時受邀參與世界各地的國際性醫美會議,並積極參加各地的學術研討。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