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 (13) 魔鬼在身邊
我以為自己一輩子都會光明磊落下去,直到那一天,我遇上了心中的魔鬼。
魔鬼之所以是魔鬼,是因為他令我又愛又恨,他明明走開,我還故意追上去,即使他不在我面前,我還是常常懷疑,魔鬼就在身邊。
最可怕的是,我不單止不介意魔鬼的存在,有時還會期待他突然出現。

 

*******
旅程的最後一天,我們在前往機場之前,到淺草的雷門寺祈福許願。

這天是星期日,寺廟的氣氛非常熱鬧。我們跟着當地人的祈福步驟,先到水池淨身、上香,再用籤筒求籤。

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 (13) 魔鬼在身邊
「入 100 yen 咁少?會唔會唔靈㗎?」
「咁我入多個 10 yen 囉。」
「個籤筒點樣用?」
「妳冇拜過黃大仙咩?」
「妳想求啲乜嘢,咁認真?」
「係秘密嚟,講咗就唔靈㗎喇。」

我沒有告訴 Him,因為我所求的,是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支細長的竹支從簽筒滑出,於是按着數字在簽筒旁邊一列櫃筒中找到對應的簽文,上面寫着:

 

第二十四 凶
三女莫相逢
盟言説未通
門裏心肝掛
縞素子重々

 

「凶簽嚟喎!啲凶簽唔係事先抽晒出嚟咩?」
「下!我咁慘你仲笑我,搞錯啊?」
「妳到底求乜啫,畀我睇下啦!」
「日文你都識睇?」
「三女莫相逢……嘩!三個女字咪一個姦字?一定有姦情!乜日本啲簽文咁特別嘅?」
「唔好睇喇,都唔知講乜。」

我一手搶過簽紙,差點想把它即時撕掉,又怕太過着跡被 Him 懷疑。甚麼時候開始,連求支簽都覺心虛?

離開雷門寺,我們抬頭一望,便見到東京未來的新地標「新東京鐵塔」,即是後來的晴空塔。我和 Him 又開始我們一貫的無聊對話:

「呢個地標真係全世界最高咩?望落都唔係幾高咋喎。」
「起得高有乜用?好快又會喺第二啲地方再起過,仲會高佢 1cm。」
「有冇咁無聊啊?」
「人就係無聊㗎啦!333 米嘅東京鐵塔,當年起好真係轟動一時,就係為咗挑戰巴黎艾菲爾鐵塔而起成呢個高度。自古至今,好多人就係為咗無聊嘅爭勝而出現無止境嘅要求。」
對於沒有特別爭勝心的我來說,Him 這樣一番感觸我其實相當「冇 feel」,不過他仍繼續說:
「就係因為有東京鐵塔,先會出現『新東京鐵塔』,東京鐵塔係代表住呢個國家成功嘅起步點。喺我心入面,即使新鐵塔當落成之後,東京鐵塔仍係東京嘅代表,唔可以被取代。」

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 (13) 魔鬼在身邊
我想起昨天和佐藤夫婦的見面,想起當初來到日本求學的自己。為了活出自己的人生,差點與父母反目的我;為了在日本完成學業,不斷努力地生活與生存的我,直到今時今日,似乎有點迷失方向。

「新地標起好之後,仲有冇人會去東京鐵塔呢?」我也一時感觸起來。
「念舊嘅人會嘅,不過妳就未必會喇。」
「我唔係貪新忘舊㗎。」

說起貪新忘舊,我心入面的魔鬼又突然出現。
一連四天的小旅行,雖然是散心之旅,總是覺得身在彼邦,心不在焉。

 

*******
四天的旅程飛快地結束,當飛機在香港着陸時已是晚上十點。雖然還有地鐵,但已經太累,只想隨便找架的士衝上去,盡快回家休息。
把行李放到車尾箱,我和 Him 坐在的士後排。的士經過青馬大橋,微弱的燈光在窗外飛快閃動。我依靠在 Him 的肩膀上昏昏欲睡。
半睡半醒之間,我從倒後鏡看到的士司機的容貌,一張似曾相識的面孔浮現眼前。
是那個不只一次在地鐵跟縱我多次之後,與我口角後轉身離開的中年男人。

「我只可以同妳講,妳既然有男朋友,就唔好纏住林先生,對妳冇好處吖。」
「你話 Herman?」
「無可奉告!」

當日月台上的情境仍歷歷在目。
倒後鏡中的男人望了我一眼,我心頭一顫,一下子精神崩潰。

「喂!你做乜要跟住我?」
「Sheryl,乜嘢事啊?」我突然大叫把 Him 嚇到。
「你做乜要跟住我?我講緊你啊!!」司機似乎意識到我指的是他。
「小姐,乜嘢事啊?我專心揸緊車,有嘢遲啲先講!」
「我叫你唔好再跟住我!我同你無仇無怨,你做乜要跟我啊?」
「小姐,係你自己上我架的士,我幾時得罪妳?」
「唔可以!我要落車!你快啲停車!」
「先生,你勸下呢位小姐啦,呢度唔可以落車㗎。」
「Sheryl,到底乜嘢事?」
「我要落車,我要落車啊!」
「司機,唔好意思,我哋想落車,麻煩你搵個位停畀我哋啦。」

司機的駕車速度加快,在一個巴士站附近停車。
在 Him 謊忙從銀包中拿出紙幣時。我才回過神來,發現眼前這位的士司機,並不是我所想的「那個人」。
兩個人雖然同是瘦小身型,但是由面貌到輪廓,幾乎沒有一點相像。
明明是兩個樣,沒有可能認錯。
只能歸咎,心中那隻鬼又來突襲。

「Sheryl,我哋落咗車喇,頭先發生乜嘢事?」
「冇嘢,我一時唔舒服想落車啫……而家好番好多喇。」
「頭先妳話司機跟住妳……冇嘢嘛。」
「冇嘢。」
「點解妳會咁講?發生乜嘢事?」
「冇事啊,我頭先真係好想落車唞下,咪衝口而出囉。」
「但係妳話佢跟妳,妳係咪認錯人?」
「真係冇嘢,可能有啲攰,我唞下就得喇,而家好好多喇。」
「我覺得妳近來成日都悶悶不樂,係咪工作,定係功課壓力大?」
「唔係啊,我哋去旅行放鬆下,充下電幾好啊。」
「我以為妳今次返到日本,見番以前照顧妳嘅佐藤夫婦會好開心。但係我估唔到,佢哋熱情招呼,妳反而喊到收唔到聲。去完佢哋度,妳仲一直心事重重咁。」
「我冇唔開心啊,我真係OK㗎。」
「如果妳太攰,或者辭咗份工專心讀書啦,我知妳好緊張讀書。」
「咪講咁多無謂嘢啦,好凍啊,快啲截架的士返屋企休息啦!」

突然在一個偏辟的車站下車,想再截一架的士並不容易。幸好 Him 在香港有相熟的士司機可以聯絡上,不過最後也等了超過半個小時,才可以重新上車。
Him 不單沒有向我發脾氣,反而耐心開解我。他對我愈好,我心裏愈是過意不去。

回到家中,已是凌晨。

我把行李擱在房間一角,並沒有即時收拾行裝,而是從書檯中尋找多年前在寺廟求過的一支簽。

 

第七十二 吉
戸内防重厄
花果見分枝
厳霜纔過後
方可始相宜

 

當時我還是和柏原住在一起,抽到一支吉簽,當然不以為意。

現在回看,「戶內防重厄」,似乎是預告我被柏原趕出家門的那件事。

Herman 明明是口不對心;
他身邊的女人打來的電話;
與他糾纏不清的女人在街上與他謾罵;
一個愛我的人,不會叫我不要主動找他……

上天冥冥中有主宰,而且往往會明示暗示,提前預告。只是當刻的我沒有接收得到。

我收拾心情後,已經是凌晨兩點,我才記起自己忘記為電話充電。

不在香港幾日,電話都沒有啟動漫遊服務。電話充電後,收到的都是零零星星廣告訊息。還有老闆娘的短訊:

「聽朝9點,公司開會。」

(待續)

 

 

>>上一集

>>從頭睇

love channel  分享、意見、查詢:she.love.sex.channel@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