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對於很多女人來說,約會網上認識的陌生人已經不是一件新鮮事。況且我只是為了自己的功課,一個多麼冠冕堂皇的藉口。然而真相是,這份找槍手完成的功課從頭到尾都是不能見光的檯底交易,隔十年、廿年都好,也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還有一件事,我第一次和Herman Lam見面,他就肆無忌憚地開玩笑,一支Lafeit已可以把我弄得又惱又笑,還有到最後,他還逼我接受了他的禮物。

我要多謝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對我花這麼多「心思」嗎?還是及早要遠離這個陷阱,過我的平凡生活呢?

或者妳也知道,如果我選擇了後者,這故事已經說不下去了。

 

******

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7):夜色下的放縱

在我和Herman初次見面一星期之後,我收到他的電話。

「份功課如我所料,有B嗎?」
「錢你已經收咗,我亦冇義務將個結果講畀你聽。除非係貨不對辦啫。」
「冇打嚟,即係收貨啦,fine.」
「份paper交咗,但係未派番返嚟,如果個grade唔滿意,我唔會收貨㗎。」

單是對話當中互相挑撥的語氣,已經很有flirting的意味。

「本來打嚟諗住如果分數唔滿意,同妳賽後檢討下,而家似乎未有呢個需要。」
「你想檢討嘅,似乎係其他嘢喎。」
「例如呢?」
「你唔係想望下你送畀我嘅鏈墜,我戴得好唔好睇咩?」
「星期五,我去妳公司樓下接妳?」
「……星期五多數要OT,我到時再call你?」

一支96Lafeit、一餐燭光晚餐、一份小禮物,三件事同一時間發生,突兀得來又顯得理所當然。而Herman相隔一個星期才來電,是因為想引我主動聯絡嗎?所有事情都引起了我對他的無限好奇。不過我依然記得自己有男朋友,所以Herman說要去公司接我時,我是猶豫的。

至於這份猶豫並不是來自「女朋友」這個身份,而是怎樣安全地跟另一個男人約會。

在一間有50個女員工的公司工作,若被任何一個人見到有一個陌生男人接放工,可以帶來的麻煩,可能是連香港CEO也難以想像的。有少許智商的人,總會不能因為一時的快感而自尋煩惱。

不過,世上沒有免費午餐,一切事情都有代價。這個道理我早早已經學懂了。

******

我只見過Herman一次,未正式第二次 date 已經被 Him 懷疑。其實也證明了我一直的想法:所有事情如果不留痕跡,根本和沒有發生過一樣。無論是約會、偷情、出軌、犯禁、破戒,甚至只是減肥時偷吃一口雪糕,心底裏其實都很想有人知道。沒有觀眾的戲,做給誰看?

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7):夜色下的放縱

「妳咪好鍾意Natalie Portman嘅,星期五我哋一齊去睇Black Swan?」
「星期五我唔得閒,約咗人,星期六先睇啦。」
「妳呢排成日都話好忙,妳其實做緊啲乜?係咪又喺messageboard度賣嘢,約人交收呀?」
「唔係,我都唔係等錢使,不過有啲嘢忙緊。」
「妳有乜嘢瞞我。」
「……我呢兩個月讀緊master。」
「讀……書?咁大件事,點解之前冇同我講過?」
「你點解咁嘅語氣?我就係唔想讀到半路中途放棄,畀你笑我嘛。所以,咪唔同你讀住囉。但係我真係讀到喎,都交咗兩份paper添,教授仲話我做得好,第二份paper明顯進步,有B grade。」
「我由頭到尾都唔覺得妳鍾意讀書,由識妳時叫我幫妳賣嘢拍片,到妳喺公司上位,我都覺得妳係以小聰明取勝,而唔係鍾意進修嘅人。」
「你係咪覺得我有爭勝心,學歷高過你,你唔開心?」
「我冇唔開心,我只係講事實啫,都唔係想 hurt 妳,更加唔係覺得妳 hurt 到我!」
「原來我咁唔重要。」
「我知你想睇呢套戲,我今晚去買飛啦!星期六朗豪坊,OK?」

知道Him有少少動氣,我即刻扮傻打圓場。一來不想二人相處太多沒有結論的爭拗,二來也是因為自己心虛……

******

星期五Herman約我在天星碼頭等,但我OT之後又行錯路,要他等了我半個鐘。

「唔好意思,我行錯路搵極都搵唔到呢度。」
「小姐,妳未嚟過呢度咩?早知約妳去 Landmark。」
「我前幾年去咗日本讀書,天星拆咗我都唔知……」
「估唔到妳外國留學都要搵人幫妳寫 paper。」
「我之後會慢慢 pick up 自己寫,如果你肯教我就最好啦。」
「My pleasure. 我今日冇揸車,一齊坐船過海?」
「好吖。」

正值 Happy friday 我穿着都比較隨意,黑色一字膊襯衫和十年前每個女生都不只有一條的超貼身牛仔褲,當然還有 Herman 送的鎖匙頸鏈。或者因為累積了一天的疲累,我和 Herman 的對話少了針鋒相對,把當初那份戒心除除卸下。

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7):夜色下的放縱

落船後,Herman 帶我到一間位於商業大廈的會所餐廳,地點相當隱蔽。Herman 預先安排一間連露台的包房,微暗的燈光下,香港島的維港景色盡收眼底。Herman 打開話題。

「其實上次我係第一次開 96 Lafeit。」
「聽你講酒講到頭頭是道,以為你已經試過呢支酒,再介紹畀我添。」
「真係新體驗,同約妳見過一樣。第一啖有少少酸,第二啖就順喉好多。」

他說時語帶相關,令我有點尷尬。今次晚飯沒有開紅酒,改飲香檳。

「多數女人都鍾意 champagne,Sheryl 妳呢?」
「我其實好少飲酒,之前日本留學,會同朋友食下燒肉,飲下啤酒咁囉。」
「好在妳應該都飲得,唔係今晚唔知點抱你返屋企。」
「如果唔飲得,我唔會勉強自己,做人要有自知自明。」
「Well said.」

我不自覺將自己日本留學的往事告訴 Herman,我對這個第二次見面的男人完全沒戒心。是因為他 decent 討好的外型?他開酒的那份豪氣?還是他底蘊裏的才華?有人說過,女人都是慕強的動物,男人愈展示自己的本事,女人愈容易不自覺地怦然心動,我已經在短短時間內,被Herman 徹底征服了。

晚飯過後,我和 Herman 在露台享受晚風。我俯瞰街上,尖東海傍疏疏落落地,是一對對經過一個星期辛勞工作後,互相依偎的戀人。跟那些情侶不同的,我深深知道,自己和眼前這個令我心生好奇的男人,並不是情侶關係。

可是,我和 Herman 卻以另一個角度,跟他們欣賞同一個維港美景,只是除了視野的分別外,還有瞬間優越的虛榮。

當晚有點微涼,Herman 趁機抱住我的手臂,而我也沒有拒絕。突然,他伸手輕輕拿起我胸前的心形鎖匙吊墜。他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我有點失重,手搭在他的胸膛上。

「好襯妳。」
「多謝!」

他的臉跟我貼得很近,酒酣耳熱之下,我和這個第二次見面的男子不自覺地互相獻吻。

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7):夜色下的放縱

「我哋好似飲多咗……」
「定係飲得未夠多?」
「你想灌醉我咩?後果自負喎!」
「或者,我就係等妳醉。」
「呢度幾點閂?」
「The end of the night.」

我們這一夜,才剛剛開始。

(待續)

 

 

> 上一集

 

> 從頭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