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跟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去酒店,無論之後發生甚麼事,也很難得到別人同情。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的境況可以是相當危險。不過,當時當刻的我,並沒有考慮這些的心思。

「喂,唔好嬲爆爆咁樣,寬容啲。請人食飯,係要自願嘅。」
「我真係好自願囉。」
「妳唔係嬲我話你個樣僅僅合格吖嘛?Fine!剛才係我先入為主,望多兩眼之後,妳係over average。我為評估錯誤,鄭重向妳道歉。」
「我唔係一個在意外表嘅人,而且你點睇唔關我事。」作為一個從事美容行業的職員,我希望boss唔會介意剛才的說話。「你到底要車我去邊呀?」
「妳話請食飯,咁梗係唔可以求其啦!而家去酒店,同你燭光晚餐。」

雖然前幾日也跟Him去過酒店,但這次的酒店格局明顯不同。落地玻璃的門面,內裏盡是精心設計的陳設與燈光,並非一般標榜經典豪華的傳統酒店。在專人上前泊車後,便有接待員帶領進入餐廳,而最令我驚訝的是,餐廳侍應與功課達人相當稔熟。

「林生,今晚諗住食啲乜嘢?」
「我同呢位小姐要諗諗先。頭先叫你開支Lafite ready未?」
「已經準備好喇。」
「唔該晒,thank you.」

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6):支酒咁貴,邊個埋單?

侍應由遠處端來一個醒酒器,將紅酒倒入杯中。紅酒來說,我當然聽過「82 Lafite」這個貴價代表,但功課達人選的卻是1996年。我立即懷疑他只是一個不懂裝懂的有錢仔,便決定反擊一下。

「Lafite?我聽講係貴嘢嚟喎。不過,點解唔係82嘅?」我刻意用上港女式長尾音,先裝個無知才叫他出醜吧!
「太好,妳似乎都飲過下紅酒。咁可以一陣同妳交流品評。」
「我唔識㗎!」仲死撐?好!直接問:「乜唔係82年先係最好咩?」
「妳聽過Robert Parker嗎?」功課達人突然說出一個名字,我當然只能答沒聽過吧!「呢位全球最知名嘅品酒師有點石成金嘅能力,支82咁貴正正係因為佢講過一句說話;1982年係20世紀最好嘅紅酒年份。」
「哦~」
「不過,佢對82 Lafite 嘅評分只係97分,而早前佢對1996年嘅評分係100分。所以,最貴唔一定係最好。當然,佢嘅評分出咗之後,呢支96 Lafite 已經立即升咗幾個價位。」

Shit!!!! 功課達人原來亦係紅酒達人,我立即由扮無知變成真無知。

「難得妳話請我食飯,我梗係要隆重其事,順便試一試呢支新貴啦!」

他此話一出,我即時感到極度不安。到底支酒值幾錢?我也不敢開口問,就連問他名字的心情都沒有。幸好他有自我介紹,我才知他叫 Herman。

對着無敵海景,美酒佳餚的環境之下,我竟然一點心情都沒有,更有一剎那令我想起在日本被柏原趕走後,在佐藤先生家門等待的一幕。(回憶:傳送門

「大不了咪幾千蚊,功課我都買得起,當買個教訓吧。」我這樣安慰自己,面上卻擠不出笑容。終於等到結賬時,Herman將待應手上的帳單遞到我面前,竟然是五位數字。我正準備拿出 Him 聖誕節送給我的 CHANEL 銀包,帳單即被 Herman 一手搶回。

「支酒我開入我數,餐飯都係我寫一份paper嘅人工啫,當打和啦。」

我雖然心入面十分生氣,覺得被Herman故意氣弄,但不用在酒店出洋相,的確是抹一把汗。Herman一身smart casual打扮,身型瘦削但明顯經過刻意鍛練,散發年輕才俊的氣質。而且,見他和一個陌生女子吃一餐飯也豪花過萬,估計他也不是一個等閒角色。

知道不用付賬後,我解脫地暢所欲言:

「你去高級餐廳食飯,做乜會為幾千蚊幫人做功課?」
「幾千蚊?哈哈!」Herman討厭地笑了出來。「我為興趣啫。離開學校一段時間,但仍然想保留學生時代嘅熱誠。妳知道嗎?當你去到某個位置,就唔會有人敢質疑你,畀一個分數你,其實都好失落。」
「唔為錢,你做乜收我咁貴先?仲要合格貴過攞A?」
「Sheryl小姐,妳冇聽過咩?呢個世界嘅嘢,免費先係最貴。」

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6):支酒咁貴,邊個埋單?

今晚這一餐,又算不算免費晚餐?

晚飯過後,Herman打了一通電話給朋友,原來是因為飲了酒不能揸車的關係,叫了一位似乎是助手的男人代他開車送我回家。Herman竟然沒有坐在副架座和朋友吹水,而是陪我坐到後座。

由於飲了半支紅酒,已經進入微微熏醉的狀態。但或許外人在場關係,他雖然也有一點醉意,卻也好像刻意和我避免身體接觸。在一程車中,我和 Herman 幾乎沒有說過一句話。

到達我家附近,Herman示意那人停車等他五分鐘,陪我走到家門口。冷不防他忽然捉住我的手,我嚇了一跳,原來他遞上一個盒子。

「嘩!好在我仲清醒,爭啲唔記得畀番份功課妳!」
「我爭啲畀你嚇親啊!功課之嘛,e-mail 咪得攞。」
「今次係有啲特別……因為我冇辦法達到妳嘅要求。僅僅合格對我嚟講,真係太難。今次呢份,我盡力降低標準,不過都應該有B。」
「我係咪要講,好難為你……」
「所以,我先要妳陪我食飯當平手。由始而終,我都冇諗過要妳請,只係既然妳咁得意,我一直都想見下妳。」得意?這對一個成年女人而言,到底算是讚美,還是恥笑呢?「份功課我入咗落隻手指度,妳返屋企 download 番就得。」

回家後,我打開 Herman給我的盒子,入面除了USB 之外,竟然還有一件當時十分流行的小禮物——

心形鎖匙吊墜。

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6):支酒咁貴,邊個埋單?

(待續)

 

> 上一集

 

> 從頭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