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時間不可以倒流,所以回憶永遠是珍貴的,因為任何回憶都是可一不可再的經歷。可是,若回憶是痛苦的話,人只可以選擇淡忘,卻不能夠真正忘記。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七)

「張太,妳仲認得我嗎?」Doctor Liu 對婉婷微笑地問。
「認得。」婉婷覺得這個問題有點愚蠢,但還是老實地回應。
「呢幾日仲有冇頭痛?」
「好好多。」
「咁腹痛呢?」
「冇。」

Doctor Liu 瞄了 Vincent 緊握着婉婷的手,再報以一個滿意的笑容。

 

「Doctor Liu,其實我發生咩事?點解妳好似之前已經見過我?」
「妳放鬆啲先。我哋一早見過面㗎啦!喺妳同 Vincent 結婚果晚,我都有嚟飲。」
「Fanny 係我大學同學。我哋結婚果時,有請佢嚟飲。」Vincent 連忙補充,婉婷露出一臉尷尬。
「所以我媽媽都見過妳?」
「係。當日妳係新娘子嘛,咁忙,唔記得,好正常嘅。」Doctor Liu 打了圓場後,續說:「不過,我哋近呢半年都見過幾次,妳有印象嗎?」
「Sorry!真係完全唔記得。」
「嗯。」Doctor Liu 接着說:「呢半年左右,妳經歷咗某啲事。對妳嚟講,係比較困難嘅。不過,唔駛驚,因為而家已經過咗去㗎啦!而且,一直以來,Vincent 都支持妳。所以,冇事嘅。」
「到底係咩事?」
「不如我咁問啦!妳近排,係唔係有啲事令妳感到有啲困擾呢?」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七)

婉婷立即想起耀達,卻不敢在 Vincent 面前直接承認,只好微微點頭。

 

「咁妳有冇印象,呢段時間,當妳遇到困難果時,有冇人同妳傾偈呀?」
「有。我一個舊同事。」
「會去邊度?」
「唔定。多數都係餐廳。」
Vincent 着緊地望了 Fanny 一眼,卻被專注着婉婷的 Fanny 無視。
「妳仲記得幾時認識呢位朋嗎?」
「當時係喺舊公司……」

 

婉婷未說完話,便已經硬生生地把話吞掉。怎麼她連半點跟那個同事在辦公室的記憶也沒有?而且,婉婷還逐漸忘記了那個同事的樣子,就像過去在遊行時、在餐廳裡、在電話裡的頭像,都泛起了一層濃厚的白霧。

 

「佢叫咩名呢?」Fanny 再問。
「我……我唔記得。點解?點解我會唔記得……」
「妳唔駛緊張。放鬆!」Fanny 安慰她說:「妳其實唔係唔記得,而係開始記得喇。」
「我唔明。」
「妳而家開始真正記起一啲畫面,而呢啲記憶同妳之前一直認知嘅,或者會有啲出入,例如妳口講嘅朋友,到底有冇存在過。」
「吓?我唔完聽唔明喎。妳講笑咋!」

 

突然,婉婷腦袋中飛快出現一些景象。那些畫面肯定是真實的經驗,卻有着明顯的分別。

 

對了!在八月遊行那天,我不是很久才等到那個舊同事嗎?但為何在關鍵時候,她會突然不知所終呢?(Link: 第二集

 

我不是跟她在餐廳訴苦嗎?但為何那個愚蠢的侍應,會嚇得像見鬼一樣呢?(Link: 第十二集

 

我不是在跟蹤 Vincent 前,想跟她談談嗎?對!我記起了!我不是打不通她的電話,而是望着通訊錄發呆,根本不知找哪個名字!(Link: 第十四集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七)

婉婷沉重地呼吸,跟一張困惑的臉嚇得身邊的 Vincent 不知覺地緊張起來,本想叫她一聲。可是,Fanny 搶在 Vincent 開聲前,在婉婷眼前輕輕揚手,發現婉婷有反應後,便繼續她的解說。

 

「妳之前因為某件事,所以記憶有啲亂。亦因為咁,妳內心好需要一個『人』去傾偈。不過,妳搵唔到一個可以完全信任嘅人。所以,妳創造咗一個『人』出嚟。」
「妳係話,我有幻覺,或者妄想症?」
「正確嚟講,妳係患上思覺失調症。」
「咁有幾嚴重呀?」
「唔需要太擔心。每一百個人就會有一個人患上思覺失調症,只要用藥物控制腦內嘅『多巴胺』,就可以慢慢減輕妳嘅病情,同埋可以康復。」
「要食藥?會唔會好似吸毒咁,食到個人呆晒?」
「放心!絕對唔會。」Fanny 以肯定的口吻回應:「食藥控制大腦嘅多巴胺嘅分泌,就係要令妳重新控制心智。同吸毒破壞大腦而失去心智控制,係完全相反嘅概念。」

 

一時三刻,婉婷難以相信自己患病的事實,她實在不知道為何自己會患上這種病。她到底經歷了什麼難以接受的事實,才會激動得要創造一個「人」來傾訴;來逃避現實呢?突然,她望了 Vincent 一眼後,興奮得像發現了什麼,問 Fanny:「我想知道我嘅病係咩成因呀?」

 

「主要嚟講,可以分為遺傳令先天腦部脆弱,或者外來環境壓力所致。」Fanny 答。
「咁如果我屋企人冇呢種病呢?」婉婷問。
「一樣有機會患上。」
「即係話我曾經有一段令我好 hurt 嘅經歷,啱嗎?」
「唔可以肯定有絕對關鍵,但可能有關。」
「即係如果我發現我老公……」婉婷轉而狠狠地望向 Vincent,連握着他的手也用力起來。「如果佢喺我面前,俾我捉姦在床的話,我點可能會咁!」
「等等先……」Vincent 連忙說:「我點會呀~」
「除咗你之外,我完全諗唔到仲有咩人可以 hurt 到我囉!」婉婷帶點晦氣地說:「肯定係個秘書仔!」
「唔係呀!我對妳一向一心一意!我……」

 

「咳咳!阻一阻兩位打情罵俏先!」Fanny 乾咳了兩聲後,見婉婷及 Vincent 停下來,續說:「張太,妳係咪時開始懷疑 Vincent 有外遇呢?」
「好幾年啦!佢同個秘書仔成日一齊返大陸。」婉婷怒目望向 Vincent,卻更似是刻意裝怒。
「唉!」Fanny 不禁苦笑搖頭:「Vincent 呀!你為咩唔坦白同妳太太講呢件事呢?」
「我諗住公司人事問題,唔駛多講啦!」
「好多時候,猜疑都係環境壓力嘅成因嚟。」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七)

「等等先…… Stop!」婉婷忍不住插話:「點解 Doctor Liu……妳好似知道我老公秘書嘅事?就算妳係我醫生,最多都係知道我嘅事啫!」
「Sorry!啱啱令妳一頭霧水。不過,都可以一次過解釋。因為 Vincent 係嚟睇我先,所以先發現妳嘅病情。」

 

(待續)

註:有關思覺失調的情節及描述,全屬故事所需的創作劇情。如有任何需要,請向專業醫生查詢。

 

從頭睇:兩個天堂(一)

 

重溫:

兩個天堂(1 -17)(未完)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