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電話……婉婷回家後,望着自己的手提電話發呆。怎麼所有怪異的感覺都跟電話有關?

 

明明媽媽說是打了給 Vincent 才會送她去那間醫務所的,但 Vincent 根本沒有收過媽媽的電話。如此一來,一個謊言已經產生了兩個謎團。

 

第一組疑問是媽媽。她怎會去找那種高級的醫務所,而不是直接找最就近的醫生呢?而且,為何她要對自己說謊呢?

 

第二組疑問是 Vincent。既然他沒有收過媽媽的電話,誰透露了自己的行蹤給他呢?否則,他也不懂趕到醫務所附近來找自己吧!

 

婉婷望向房外的 Vincent,他正一切如常地玩遊戲機。雖然他回家後,曾故作輕鬆地戲言因為自己突然病倒而多了半天假,但對工作狂的 Vincent 來說,這分明就不是真心話。婉婷望着他的背影,動作及外型是多麼的熟悉,但內心的距離卻從未如此遙遠。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四)

除了剛剛那件事外,還有昨晚的那個神秘電話號碼。突然,婉婷心寒起來。或許,那個電話號碼不是小秘書的。她對號碼的主人完全沒有概念,但直覺告訴自己至少不可能是屬於母親的。

 

想了一陣,她又突然腹痛起來。但相比之前,不算太嚴重。

 

「我想落街行一行。」婉婷抵受不了在家中無形的壓力。

「要我陪妳嗎?」Vincent 問。

「唔駛,我約朋友去食個 tea。」

 

婉婷原本想找那位舊同事出來,但電話卻沒有人接聽。於是,她隨意在附近晃了幾圈,隨意在一間老舊的茶餐廳坐下來便算。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四)

一杯十多元的熱奶茶送來。沒有精緻小杯盤,也沒有傳統的方糖,卻擁有比高級酒店更迷人的香氣。在星級餐廳飲的奶茶總會標榜高貴茶葉的與別不同,的確有另一番享受,有時甚至還會感到茶葉被炒香後的微醺感。一分錢,一分貨,說得倒沒錯。

 

可是,婉婷已很久沒有品嚐這種地道風味,平價併茶茶底混和日常用的淡奶,透過四次撞茶的過程帶入適量空氣,令茶及奶的獨有香味完全融合,入口幼細順滑。

 

婉婷閉上眼,隨着香味在喉頭繼續未完的發酵過程。同一時間,她的記憶也隨之回復起來。對了!她記起自己辭職後,終日閒在家中的日子。可能日子實在太無聊,令她覺得根本不必擁有這份記憶。雖然這個解釋十分牽強,卻不需要深究。畢竟以婉婷及 Vincent 的家庭狀況,那份工原本就是賺錢買花戴的。

 

可是,她總也想不起為何會突然辭職。要是這個時候,那位舊同事出現就好了……等等!想出現的不來,偏偏隔着窗看到一個不該出現的人。

 

「埋單,唔該。」

「十六蚊。」

「二十蚊,唔駛找。」

 

叫婉婷如此急忙的不是別人,正是 Vincent。原本,在家附近看見自己丈夫,並不是什麼古怪事。可是,他一臉「出了事」的樣子,令婉婷暗覺不妥,便決定跟上去看看。而且,Vincent 竟然沒有自己駕車,而是反常地選擇坐的士。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四)

「老公,我約咗朋友,可能晏少少返。咦?你出咗門口咩?」婉婷也趕緊坐另一的士,追貼 Vincent。

「係呀!我啱啱有個客點都要見一見,要出一出去。」Vincent 連忙說。

「咁幾點返呀?」

「未知。」Vincent 頓了一頓,續說:「同埋,唔知會唔會飲酒,所以我冇揸車。」

「哦。咁唔好太夜啦!」

 

聽起來愈合理便愈有問題,因為合理的事,原本就不需要主動解釋的。而婉婷的預感很快便得到證實,Vincent 根本沒約什麼客戶見面,除非那個所謂的客戶正好跟 Doctor Lui 的醫務所在同一幢商業大廈內。

 

婉婷百思不解,怎麼 Vincent 會找 Doctor Lui 呢?他倆本來認識嗎?婉婷很想衝上去問個究竟,但她本能地對那幢大廈反感及恐懼起來。她花了十二分力氣也無法提腿走近一步。最終,婉婷還是在附近坐下來,打算等 Vincent 出來後才問個明白。

 

時間往往在等待時過得更慢,特別是近黃昏的時間,好像等了一段從日到夜般的時間。

 

在看似漫長,卻原來只是半小時的靜候時間,婉婷的呼吸慢慢平靜下來,但內心的疑問又翻滾了好幾百遍,害她冒了幾次冷汗。按 Vincent 跟 Doctor Lui 的年紀,看來可以是舊同學,也可以是舊相好。但兩人的關係已經是其次,重點是為何連媽媽也懂得的人,自己竟毫無印象呢?

 

突然,Vincent獨自從大廈走出來。婉婷想上前,但再一次,她卻步了。因為她見到 Vincent 正在講電話,而且還有點激動。對一向溫文的 Vincent 而言,婉婷罕有地見到他的激動表情。而且,他還邊講,邊截的士,似乎趕往另一個地方。

 

婉婷再度跟蹤 Vincent。

 

「同埋,唔知會唔會飲酒,所以我冇揸車。」原來這一句是真的,因為 Vincent 的確去到一間酒吧。還好他沒有坐在露天位置,否則婉婷就難以找個好地方掩護。

 

婉婷邊等,邊放空一切,放棄繼續猜想。從早上到現在,實在有太多令她無法想像的事情。她甚至覺得要是出現 Vincent 跟小秘書幽會這種「合理」的狀況,如今反而會叫她安心一點。

 

可是,神似乎想繼續挑戰婉婷的心臟負荷。一個叫她震撼的身影步進酒吧。不可能的!這個是任她猜想一輩子也不會想到的人——耀達。

 

兩個生活沒有重疊,毫不相識的男人,會巧合地走進同一酒吧嗎?

會的。

 

兩個跟自己有過最親密關係的男人,會巧合地走進同一酒吧嗎?

婉婷想不到,也不敢想像。但要是真的如此巧合,她也不想那個兩人會有萬分一機會認識。

 

終於,婉婷按捺不住,她拿出電話想隨意找個藉口叫 Vincent 早點回家。但同一時間,那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卻突然充滿誘惑力。這個該不會是……

 

電話響起後,跟上次一樣,很快就被 cut 線了。婉婷雖然說想得到答案,卻仍有放下心頭大石的感覺。萬一那個陌生者接聽了,而對方竟是耀達的話,她實在無法面對自己。

 

緊張的婉婷還來不及舒一口氣之際,她的電話卻響起了。那是一個熟悉得很的電話號碼,甚至出現在她的緊急聯絡人名單之內。這個時候,「他」竟然彷彿看穿了自己。怎可能剛剛掛線,他就找我呢?世上有如此巧合的事嗎?

 

婉婷連接聽的勇氣也沒有,任由來電轉到留言信箱。

 

「老婆,妳而家喺邊呀?」留言的是 Vincent。

 

(待續)

 

 

 

上一集:《兩個天堂》(十三)

下一集:《兩個天堂》(十五)

 

重溫:

兩個天堂(1 -16)十未完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