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三)

刺眼的晨光從窗外強行映入婉婷的雙眼,她轉身繼續賴在床上。醒來卻睜開眼一刻,永遠是最分不清現實及夢境的時候,到底昨晚的經歷是真實嗎?還是,只不過是一場夢呢?要是沒有起床後的其他環境的真實佐證,可能人只是永遠徘徊在夢境而不自知。

 

婉婷多麼希望昨晚只是一場夢。不!最好是從重遇耀達一刻,就只是一場夢。她寧可安心當一個被害者,也不想擁有跟 Vincent 互相出賣的平衡。

 

為了證實自己的愚昧,婉婷拿起床邊的電話,以慣性的手勢 unlock。她深深地吸一口氣後,張開迎向現實的眼睛……

 

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仍礙眼地顯示在撥出紀錄。

 

她恨不得馬上再打過去,用盡所有最惡毒的說話咒罵對方。可是,她肯定對方已知曉自己的電話號碼,即使再打也不會接聽的。滿腔的怒火由腔口一直升上頭顱,再一下子向下衝得她腹痛起來;痛得連冷汗也冒出來。

 

嗄!那個可恨的女人!害我心身都痛起來!

 

不對!真的痛得不尋常。

 

婉婷本想獨自去看醫生,但身體一痛就牽連到頭暈目眩。一個人的話,實在太危險。要找 Vincent 嗎?才不!剛剛是因為惱他,才弄到如此田地的。最後,她在迷糊前撥了一個很熟的電話……

 

「醒啦?」
「嗯。」婉婷仍躺在病床上。「媽,麻煩晒。」
「冇事就得喇。我同醫生講聲,妳等等。」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三)

母親走出病房後,婉婷才發現這間所謂病房真是高級,完全不是一般診所的模樣。自己躺着的,與其說是病床,不如說是寬敞的沙發床。放眼望過去,那套實木書桌及背櫃,明顯是厚實得來又柔和的上等貨。對了!就連剛坐起身後,脫了鞋的雙腳也踏在舒適的毛絨地毯上。

 

「周婉婷,仲有冇咩地方唔舒服呀?」一位穿上醫生袍,看來比婉婷年長十年左右的女士問。
「冇啦!醒番好好多。」婉婷見到站在醫生後面的媽媽,才安心地回答。
「仲記唔記得自己因咩事暈低咗?」
「個肚突然好痛;痛到好似畀人割開咗。之後,就開始頭暈同頭痛。」
「依家呢?」
「依家冇事啦!只係有啲攰。」
「要唔要喺度再休息多一陣?」
「唔駛啦!」婉婷伸手向媽媽示意,她立即過來扶起婉婷。「我諗我可以走得。」
「冇問題。不過,記得唔好太緊張。放鬆啲自己。」
「知道。妳係……」
「我?冇錯……我係 Doctor Lui,唔記得自我介紹添。」
「Thank you! 」

 

婉婷跟母親離開那間高級醫務所時,她才知道身處上環一幢甲級裝潢的商廈。待走出地下大堂後,婉婷才慢慢清醒過來。

 

「媽,妳點會帶我嚟呢度?好似好貴喎。」
「我邊識呀!」媽媽微笑著說:「我見到妳果時,妳都暈到講唔到嘢。嚇死我咁滯!我咪立即通知 Vincent 囉。係妳老公車妳過嚟㗎!」
「Vincent?佢唔係返緊工咩?」
「傻女嚟!有咩重要得過自己老婆呀?」

 

媽媽的一句戲言,在婉婷心中卻是一把利刀。或許,自己又為 Vincent 添麻煩,間接讓那個小賤人加分。可是,難道要怪責一無所知的母親嗎?

 

「咁我打返公司請假先。」婉婷拿出電話。
「妳唔駛打返去啦!」母親卻立即阻止。
「點解呀?」
「女呀~妳幾個月前,已經辭咗職啦!」

 

婉婷有一剎那猶疑後,腦海的回憶立即飛快重來。那是不太久遠,卻又不是近期的映像。她親手把辭職信遞給上司,而上司似乎也欣然接受。之後,她曾日復日待在家中。可是,她又想起那位最好的同事,曾向她說被迫離職的經歷。那是一段很真實的感受,不忿及不安,完全是感同身受的。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三)

到底哪一段回憶才是真實呢?

 

婉婷亂得頭再痛起來,呼吸也有點亂,身旁的母親當然感到不妥。

 

「休息下先啦!唔好行住。」
「嗯。」兩母女在路邊的一旁坐下後,婉婷續問:「媽,我覺得好怪。我頭先真係唔記得自己一早已經辭咗職,仲諗住返工添。」
「冇事㗎。可能呢排妳太多嘢心煩啦!」
「都係。媽……我前排遇番耀達。」

 

婉婷以為媽媽必定會囉嗦她一番,誰知媽媽竟然沒特別大反應。

 

「都咁多年啦!妳仲未放低咩?」
「唔係。但係好似係一種緣份咁……」
「妳要記住,妳而家唯一嘅男人就係妳老公!」

 

母親突然激動起來,令婉婷也不知如何反應。此時,Vincent 由遠處跑來,正好化解了當刻的尷尬。

 

「媽,唔該晒。」Vincent 甫一過來,便先向外母道謝。之後,再問婉婷:「妳見點呀?」
「冇咩事啦!你唔係返緊工咩?」
「我知道妳睇完醫生,立即過嚟。我攞咗半日假,一陣陪妳返屋企先啦!」
「我想……」婉婷望了一臉愁容的母親後,轉而向 Vincent 說:「都好啦!」

 

Vincent 接過婉婷後,便跟她一起搭的士。突然,她想起剛剛的絲巾留在母親那裡,而正好她的電話卻沒電,便向Vincent 借電話。

 

掛線後,婉婷交還電話給 Vincent,繼續牽着 Vincent 的手。突然,她剛剛好像發現有點不妥。是什麼呢?是通話紀錄!對了!今天 Vincent 的通話紀錄中,根本就沒有媽媽在內。

 

她望一望身邊的Vincent,不自覺地感到一陣心寒。

 

(待續)

下一集:《兩個天堂》(十四)

上一集:《兩個天堂》(十二)

 

重溫:

兩個天堂(1 -12)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