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兩天後,婉婷才收到耀達的回覆。而且,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無事。放心。」

 

婉婷一下子由安心變成憤怒。過去兩日,她不停地望着電話,做任何事也失去動力,一心只希望第一時間得知耀達是否平安。

 

在等待期間,她甚至暗中向上帝祈禱。

 

這是第二次婉婷為男人祈禱。第一次是當年跟耀達同居時,她曾祈求耀達工作順利,解決收入問題。可是,那段慘淡的過去讓她幾乎失去對信仰應有的信心。或許,如今回想會有點幼稚可笑。但那次之後,婉婷的確沒有再為任何人而祈禱,即使連老公也沒有。

 

可是,苦等了兩日,換來的卻是那個毫無誠意的回覆。要是沒事的話,怎麼遲遲才回應呢?是自己的關心不重要嗎?對了!自己是什麼身份,都已經是人妻啦!難道耀達還會對自己着緊嗎?

 

那一次街頭相遇,怎會仍感到浪漫呢?不過是看得太多電影吧!說穿了,這反而證明對方多年來從沒有找自己。

 

那套美術室桌椅怎會出現在他家裡呢?或許,耀達只是為了省錢才買下這套原本該棄掉的垃圾;或許,只是剛好跟裝潢配搭。至於那件印有一隻兔子的上衣嘛!或許……或許,已經被其他女人當過睡衣來穿。這些年來,他根本半點也沒有想過我!

 

婉婷愈想愈有氣,她惱的不是耀達,卻是自己。

 

「妳呢?冇事嗎?」突然,耀達再傳來短訊。
「我會有啲咩事呀?」婉婷即時回覆。
「我以為妳早兩日都有出去。」
「我如果出咗事,你幾十個鐘之後先搵我,咁都冇晒事啦!」
「咁可能妳比我強壯啦!哈哈!」
「???」
「我果晚發夢食咗啲TG,醒咗都咳咗兩日先冇事,連床都落唔到。電話又壞埋。」
「咁你而家點呀?」
「一買番個新電話,已經第一時間搵妳啦!」

 

婉婷的心情再次 180 度轉變,她竟然有點安慰。原來經過多年後,耀達也不會無視自己。明明早已經嫁人,卻仍想被其他人重視。這種自私霸道的心理,卻叫婉婷暗爽。至於耀達說自己「第一時間」找她的態度,到底有否暗示呢?婉婷反而覺得並不重要。

 

「搵我有事?」耀達再問。
「冇。淨係唔想我哋一重逢,你就死咗啫。」
「我咁命硬。點會有事呀?」
「有幾硬呀?」
「妳知嘅。」或許耀達也覺得這種黃腔開得太早,連忙補上一句:「當年我頂咗權叔間工程公司嚟做,20 歲出頭就已經要背負成間公司嘅街數。做到今日都唔死得,咁都唔命硬咩?」
「算。我真係唔知你經歷咁多。等等,即係你而家係老闆呀?叻仔喎!」
「算係啦!多得妳咋!」
「又關我事?」
「係。不如搵晚食飯,慢慢再講。」
「好呀!我都想多謝你上次救咗我。」

 

婉婷對耀達既懷念,又新奇。她倆的過去固然已是一封發黃的情書,但多年不見的中間經歷,卻令她產生好奇心。好奇往往是一段關係的開端,因為這是互相理解的起點,也是對對方產生興趣的化學物,代表妳想接近他,傾聽他的故事。

 

這不是一串短訊,而是一個舊情復熾的訊號。

 

兩人很快就約了晚飯。婉婷刻意選了 Vincent 返國內公幹的晚上,告訴自己只是萬一談得興起,也不用顧慮返家的時間而掃興。耀達則選了一間他倆從沒到過的餐廳,不算高級,但肯定不是學生歲月能負擔的那一種。

 

「六年唔見,你成熟咗好多。」

 

婉婷見耀達一身 smart casual 的醒目衣著,心裡暗暗跟 Vincent 千篇一律的西裝比較起來。耀達脫去外套後,恤衫掩蓋不了一身略瘦而精壯的上身。那結實的胸肌,還有紋理顯眼的前臂,應該是幾年來刻苦的成果。這與 Vincent 在健身室刻意保持體型的操練,完全是兩碼子的程度。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八)

「我哋早幾個星期先見過咋喎。」耀達笑說。
「咁果次我驚到失晒魂,邊得閒望你呀!」婉婷心中暗駡,你就不懂禮尚往來地讚我一下嗎?「我呢?係唔係變咗好多呀?」
「如果係,我就唔會一眼就認得妳啦!」
「我仲以為自己老咗,或者殘咗好多添。」

 

兩人點餐後,邊食邊談近況。婉婷接過耀達的卡片,發現那間工程公司已經不能跟權叔時期的同日而喻。醒目的公司標誌表明那裡已不是老師傅等待退休的集中營,而是集設計、工程管理及物料代理的小企業。但最令她驚喜的是耀達的個人電郵;yt_tang_8D。Y.T. Tang 當然是耀達的名字,但8D卻是她倆從前那間劏房的房號。

 

對此,婉婷笑而不語。心裡對某種形式上佔領一個男人多年,泛起一陣自豪。

 

「你都幾犀利喎!」
「我講過啦!多得妳啫。」
「關我咩事呀?」
「因為當年妳激勵我,我先會接手權叔間爛公司。」
「咁我係唔係要感到安慰呀?同埋,係妳令我明白好多嘢係唔可以得過且過。」
「例如呢?」
「仲記唔記我當年權叔拖我糧呀?當年,我以為大家咁熟,可以捱下,頂下。但係作為一間公司,原來咁樣只會令到有心幫你嘅人都唔掂。於是,我一接手個爛攤子就翻開晒啲數嚟睇,發現有好多權叔嘅熟客條數,根本就一個仙都未收過。所以,我第一時間收晒啲數後,用一個良心價送走班高薪嘅老師傅。之後,勝在權數公司已經營運咗一段時間,我問銀行借咗一筆錢之後,再慢慢請散工由零做起。」
「聽落唔多似你喎。」
「係。似妳嘛!做人同run公司一樣,無原則就死得。」

 

婉婷苦笑。她幾乎遺忘了年輕的自己曾是一個重原則的人,特別是對愛情,說一不二。可是,當她一想到如今竟默默地忍耐丈夫的不忠,便不由自主地為自己感到悲哀。

 

「妳無嘢嘛?我唔係怪妳喎。」耀達也注意到婉婷臉上的神傷。
「冇呀!你應該多謝我添。如果唔係,邊有咁成功呀!」婉婷笑說。
「係㗎。所以今餐我請,好嗎?」
「咁我唔同你客氣啦!鄧老闆。」

 

整餐晚飯,婉婷都在問耀達的近況,還有一些工作上的趣事。兩人飲完最後一杯紅酒後,耀達才有機會問婉婷:「妳老公係一個咩人呀?」

 

「打工嘅,算係管理層。大我哋差不多十年,有時好成熟,有時又好細路。」
「中產喎!」
「你都係啦!」
「唔同。聽落佢係一個循規蹈矩嘅人,幾啱妳吖。」
「嗯。係嘅。」
那苦笑再次泛現於婉婷臉上,卻因為漸紅的臉而更覺明顯。
「有心事?」
「些少啦!」
「方唔方便同我講,當係……老朋友。」
「一匹布咁長,都唔知點講。」
「咁不如搵個靜啲嘅地方慢慢傾。」
「去邊呀?」
「妳唔介意的話,我屋企啦!反正妳都上過嚟。」

 

婉婷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危險的畫面,她知道這個邀請或許會產生一個麻煩的後果。可是,當她一想到 Vincent 可能正在跟他的小秘書胡混時,她卻抵受不了一肚子的氣。

 

「好呀!行啦!」

 

(待續)

 

繼續睇:

兩個天堂(九)

 

重溫:

兩個天堂(1 -7)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