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4)

星期一中午,婉婷約了那個走散了的舊同事午飯。對方跟她一見面時,馬上道歉了千萬次。可是,當她聽到婉婷那一晚的經歷後,卻立即興致起來。

 

「成件事太爆啦!英雄救美之餘,仲要係 ex。有冇心動,講!」

「係驚多啲囉!失驚無神畀人拖走。」

「仲騎埋人哋添……架車!」

「講時講,我真係唔知佢有車牌,仲要間屋好鬼大。」

「佢本身好有錢㗎?」

「如果佢有錢……」婉婷苦笑。「當年就唔會分手啦!」

「妳個人唔似咁現實喎。」

「唔係我太現實,係佢太超現實。」

 

如果婉婷會在人生的終結時撰寫回憶錄話,當中必定有耀達。這個男人是她的過去,也是影響着往後的重要一部份。

 

耀達跟婉婷一起時,他們還是中學同學。兩人都熱愛繪畫,作為高年級要應考美術科的同學,課後的美術室是他們奮鬥及甜蜜的回憶。青澀的歲月,沒有太多困難便過去。可是,兩人所選的道路卻截然不同。婉婷按父母的要求繼續升讀大學,看似現實地選讀了商業相關的科目。但耀達除了繪一手好畫外,學科成績卻一直處於低下水平,升學無望。

 

「你真係唔打算考多年?」年輕的婉婷似乎認為升學才是王道。

「唔啦!自己都唔係讀書嘅料。我會幫個世伯做嘢,佢話晒做裝修設計,我仲可以邊學邊畫。」年輕耀達已早早為自己打算。

「咁我放學咪有排先等到你收工?」

「等一陣都唔得,咁我點等妳一世呀?」

「你諗住等我成世,唔打算娶我嘅?」

「妳叫到,我實娶㗎。」

 

年輕的情侶總是一邊打打鬧鬧,一邊幻想可以一生一世。

 

兩人的生活開始走上分歧,婉婷仍沉醉於無憂無慮的校園生活,但耀達已經每日被殘酷的社會折磨。耀達在世伯的公司屬於香港典型的小型工程公司,除了會計外,全部同事幾乎也是萬事通。聽起來是靈活運作,說穿了是人手不足。實際上,耀達由會客到繪圖,再到跟場監工,甚至某些修補工作也要親身上陣。當婉婷被同學邀請在晚上唱 K 時,她眼見不少同學都一雙一對,便打算叫耀達一起過來。

 

「喂!我哋今晚會玩夜啲。你收工過埋嚟吖。」

「我一陣仲要落地盤喎。」

「唔緊要啦!我等你啦!」

 

結果,那一晚,耀達沒有出現之餘,整晚連電話也沒有接聽。

 

「你尋晚去咗邊呀?」

「我返咗屋企,沖完涼就唔覺意瞓咗。」

「你約咗我㗎!」

「Sorry,我真係太攰。」

「你知唔知我成班同學都以為可以見到傳說中嘅男朋友呀!佢哋一次都未見過你,以為我吹個男朋友出嚟,唔畀其他男仔埋身啫。」

「咁都幾成功吖。」

「你再唔出現,我俾其他人追咗,咁點算呀?」

「有咁易咩?」

「你係唔係睇死我冇人追呀?」

「唔係。」

「你都唔緊張我,我完全feel唔到你着緊我囉!」電話傳來一陣沉默,除了呼吸聲之外,什麼也沒有。「你到底……」

「妳有冇諗過我點諗呢?」

「你唔想嚟囉。」

「係。我好唔想嚟。」

「你講多次!」

「我話我好唔想出現!妳想見我,係為咗妳自己,我唔想過嚟都係為咗妳。妳知唔知我每日落完地盤之後幾攰呀!仲有,我成身啲灰水味,對手嘅油漆,沖幾次涼都沖唔走,唔好以為好似妳落妝咁易!每日成身汗,成個衣櫃件件衫都係汗漬同油漬,我連一件似樣嘅衫都冇。我係怕失禮妳呀!明唔明!」

 

那一次對話,婉婷明白自己跟耀達之間的距離。她為自己的無知感到自卑,也對自己的粗心大意而慚愧。連續幾天,耀達沒有找婉婷,也沒有回覆過半個短訊。她為此哭了好幾個晚上,以為兩人接近分手的邊緣。直到耀達一晚異常禮貌地邀請她出來,婉婷還以為對方為這段情寫下禮儀的句號。誰知,耀達卻給予她一份意想不到的驚喜。

 

「收咗呢條鎖匙,我哋每日都可以見面。」

「呢條鎖匙係……?」

「我呢前幾日其實去咗睇屋,租咗呢間劏房,細就細啲……不過,我想多啲時間見妳,如果妳唔介意我每晚返到屋企污糟邋遢,又成身味的話……」

「我願意呀!」

「我唔係求婚喎。」

「但係我會煮飯得你返,做你嘅煮飯婆。」

「好呀!」

 

婉婷沒有理會父母的反對,在幾乎吵架的討論情況下,堅持搬出去跟耀達同居。他倆以很短時間就佈置好新居,除了因為單位面積極細外,也因為他們着實缺錢。但對兩小口子而言,一同構想他們的首次新居,也是非常甜蜜的經驗。

 

在正式同居的第一個晚上,兩人在家中吃過簡單的晚飯後,婉婷拿出蛋糕來慶祝。

 

「點解要點蠟燭呢?」耀達問。

「紀念囉!係我哋嘅新生活開始。」婉婷答。

「人哋入伙就請飲咁,我哋就食個咁細嘅蛋糕。」耀達心中有苦,不禁掃興地說:「我覺得自己好冇用。」

「唔好咁講啦!你將來一定會更好嘅。」

「即係妳都覺而家唔夠好?」

 

婉婷沒有答話,徑自站起來,慢慢走去關燈。蛋糕上的燭光除了把窄小的房間染出浪漫的暖黃外,也把婉婷以慢動作地滑落衣服的胴體添上一層誘惑的光影。

 

「你係我揀嘅。如果你覺得自己未夠好,將來就要更好。」

「妳肯定嗎?」

「唔准對我唔住,以後都要錫我。」

 

婉婷牽着耀達的手走到床邊。明明滿心期待,偏偏又不知所措的耀達只懂輕抱婉婷的纖腰,手心卻傳來婉婷因緊張而帶來的輕微悸動。原本仍顧慮婉婷的他,卻反被婉婷主動拉到床上躺下,讓他壓着自己。

 

「我係唔係要除衫先?」耀達忽然一句傻氣的說話,惹得婉婷甜笑,令本來緊張的氣氛緩和不少。

「我幫你。」因為不敢正視,婉婷花了不少時間才笨拙地為耀達脫去衣服。

 

兩人出奇地靜止不動,任由兩顆好奇的心在沒有阻隔下緊貼一起,傾聽對方的激動心跳;呼吸彼此吐出來的空氣;交換逐漸升高的體溫。因為失去時間的概念,婉婷在不知過了多少次頭暈目眩的緊張感後,開始初次感受逐漸熾熱的磨擦。全身每吋肌膚都突然感敏了萬倍起來,忍耐着令她羞怯不已的遊走,害她不得不輕咬著下唇。

 

原來打算迎接衝擊的婉婷,卻再一次叫她暗暗討厭耀達不懂溫柔的個性。

 

「其實……我冇預備。」

「你唔想咩?」

那個時候,婉婷還天真地以為男人會在床上深思熟慮。

「想。我指我冇買避孕套。」

「我聽講第一次冇咁易中㗎。同埋,我都唔想我哋第一次嘅時侯有嘢隔開。」

 

即使耀達壓抑得了血氣方剛的衝動,卻再也抵擋不了婉婷的濃情蜜意。

 

「咁我嚟㗎啦!」

「等等!」婉婷突然以手按着重要部位。「你記得一陣唔好射入去喎。」

「知道。」

「你愛我嗎?」

「愛。永遠都愛妳。」

 

婉婷慢慢移開手,卸下最後一道防線。

 

他們都成為了對方的初夜記憶。那一晚,耀達緊抱着婉婷入睡,以為愛情是一個永恆的童話。可是,他們怎也想不到這段璀璨的感情,如同初夜一樣完結得令人尷尬、錯愕,還有痛楚。

 

(待續)

繼續睇

兩個天堂(五)

重溫:

兩個天堂(1 - 3)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