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婉婷跟耀達分手後,她不時會查看手機,既擔心又期待着一個總是沒有出現的來電。婉婷有想過傳信息給耀達,往往敵不過由悲傷引發出來的自尊心,除了一個重大日子的通知……在大學畢業典禮那一天,她第一個衝出禮堂,以為初戀的結局最少值得一個雖然略帶悲傷,卻不失淒美的擁抱。

 

可是,耀達就像平白地在她生命中消失了一樣;沒有半句留言,也沒有半句問候。婉婷知道這一段戀情已經劃上了一個不完美的句號。

 

隨後的日子,婉婷沒有像惡劣的流行小說般變得突然放蕩起來,也沒有像悲劇電影般守候一段逝去的感情。婉婷沒有受這段感情影響嗎?不。這可能比外顯的行為還要嚴重得多,因為她的價值觀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被改變了。

 

「女呀,妳都應該拍下拖,唔好浪費青春。」工作後的婉婷,又一次被母親囉嗦。

「我仲未有心理預備。」婉婷說。

「妳冇人追咩?」

「有。不過,未睇啱。」

「咁咪試下,睇下夾唔夾囉。」

 

那段對話不久,婉婷接受了一個男人的追求。對於開展那段關係,她沒有特別感動,也不覺得興奮或戰戰兢兢。她只是單純地覺得身為女人,「應該」要找一個男朋友罷了。至於那位剛好出現的幸運兒,婉婷沒有對他有特別要求。曾經受過傷的她不需要轟烈,因為愛得深的成本太高。失去憧憬的人,往往只求安穩,不求進步。

 

婉婷由一個為了愛情,堅持同居而差點跟家人反臉的女生,變成一個考慮「應該」的女人。

 

可是,愛情並不是原地踏步便可以完成的遊戲。婉婷對男友不溫不火的態度,反成了兩人分手的導火線。

 

「係唔係我唔夠好呢?妳到底想我點呀?問妳想要咩都話冇所謂;同妳講將來就到時先算;連上唔上床都話你鐘意啦!」終於在分手那一晚,男友忍不住問。

「我冇嘢要求你,係你不斷要求我要對你有要求啫。」婉婷面對男友的質疑,仍繼續那種態度。

「我完全唔知妳諗咩,有咩感受。妳咁樣只係不斷畀氣我受。」

「我冇。唔通我連冇要求都唔得咩?」

「但妳唔愛我,係唔係?」

「如果我唔愛你,就唔會同你一齊。」

「咁妳點解要咁對我?」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六)

男友見婉婷沉默,更是氣上心頭。他一手推倒婉婷在床上,扯開衣服,粗暴地魚肉沒有激烈反抗的婉婷。婉婷為了避免受傷,還半推半就地張開腿。在男友進入的一剎那,卻突然停下所有動作。他細心地看著側了頭,閉上眼的婉婷。

 

「妳根本冇愛過我,係嗎?」男友抽身出來,放棄了。

「而家問呢個問題,有意思咩?」婉婷起身,穿回衣服。

「如果妳真係愛一個人,妳唔會對佢得過且過,而一定係有要求。最少,就算幾不切實際都好,都會有一種期望。但係,妳無。妳只係想要一段唔會改變嘅關係,繼續扮演妳想扮演嘅角色。」

「安份有錯咩?」

「唔係咁,真係唔應該係咁。妳係唔係真心,對方係feel到,就算妳點樣落力討好我,我可能一時三刻會讚妳,但最終都只會覺得妳係虛偽同嘔心。」

「咁我哋不如分手啦!」

 

短暫的關係結束後,婉婷沒有傷心,只是有點失落。那種落寞只是追看完一齣電視長劇後,在大結局出片尾曲的不捨。婉婷偶然會想起某些點滴,卻竟然記不起對方的中文全名。或許,正如那位過渡性的前男友所言,婉婷其實沒有愛過他。

 

婉婷的第三個男人,便是她現任丈夫。

 

他們兩人在一間現已倒閉了的健身中心認識。婉婷不特別喜歡做運動,只是時間多了出來,便建立一些可消磨時間的習慣。至於她丈夫,卻是因為居住的屋苑會所維修,急忙找另一個可繼續讓他流汗的地方。

 

「妳聽緊咩歌呀?」站在並排的跑步機上,一把男聲問。

「Sorry?你叫我呀?」除下耳筒的婉婷說。

「想問下妳聽咩歌,可以令妳咁專心做運動啫。」

「冇。我當佢耳塞用咋。」

「咁得意。」男人停了一停,續說:「係呀!我叫Vincent。」

 

這段由搭訕開始的關係,比他倆在跑步機上的步速快得多。朋友都讚婉婷醒目,找到一個「筍盤」便閃婚。除了朋友的羨慕外,父母也多次表現出安慰,這讓婉婷感到沒有選錯對象,滿足地完成了人生的一個任務。

 

經過上兩次關係的教訓後,婉婷找到一個跟男人相處的立腳點。在物質及經濟上,Vincent的條件雖不是很富裕,但已經無可挑剔。可是,在生活上,Vincent雖然比自己年長十歲,卻仍是一個大男孩。婉婷包容了對方的粗心大意,不會顯得無理取鬧。另一方面,她在生活細節上作出適量的要求,讓對方感到自己的重要性之餘,也不忘給Vincent回饋激情的獎勵。

 

看似幸福的狀態,令不少朋友也覺得婉婷如住進了天堂。直至她知道Vincent跟那個年輕秘書的曖昧前,就連婉婷自己也這樣認為。

 

婉婷只好在網絡上,隨意找一堆歪理中安慰自己。

 

「跟妳結婚的不一定是妳最愛的那一位。」其中一句網絡金句拯救了她。

 

對了!既然現在已經擁有這麼多,還要追求那些不切實際的理想愛情嗎?萬一破壞了這段關係,怎去跟父母交代?生活質素也會大幅下降,自己能接受這種衝擊嗎?事事吹毛求疵,總會惹怒對方吧!做人,還是安份一點較好。

 

婉婷沒有錯,因為這只是單純的價值觀問題,沒有真正的對錯之分。可是,她忽略了那段金句的後半:

 

「跟妳結婚的不一定是妳最愛的那一位,但結婚後便要全心全意讓彼此成為最愛。」

 

******

 

跟耀達重遇,令原本心如止水的婉婷,再度翻起內心的波瀾。她想起自己曾經對愛情的熱忱,也想屬於愛情的獨有甜蜜味道。

 

可是,身為有夫之婦,婉婷為暗裡的幻想感到羞恥,也擔心過份浪漫的再遇會令自己泥足深陷。於是,她決定絕對不再跟耀達聯絡。她不停告訴自己,這是社會不允許的表現,也是破壞現有生活狀態的危險邊緣。

 

直至另一個充滿火光的激烈夜晚,婉婷在直播中,再次見到耀達的身影。一切理性的邏輯都被擔心擊斃。

 

(待續)

 

繼續睇:

兩個天堂(7)

 

重溫:

兩個天堂(1 - 5)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