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一)

"Those two, in paradise, were given a choice: happiness without freedom, or freedom without happiness. There was no third alternative."- Yevgeny Zamyatin (We; 1924)

 

再次跟失散多年的人再遇,竟然是對方的家。

 

在烽火連綿的八月,任何有良知的人也會坐立不安。有人會目不轉睛地從電腦或電視屏幕觀看最新的街頭直播,也有人忍耐不了悲傷索性關起自己,婉婷也不例外。

 

婉婷早已遺忘了學校鐘聲的節奏,快三十歲的她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而且還要經常中港兩地穿梭。對她而言,走上街的成本實在太高。

 

可是,眼見年輕人前仆後繼地奉獻著一腔熱血……甚至鮮血,實在叫婉婷不得不動容。望著記者的鏡頭,一幕幕險象環生的畫面跟隨急促的步伐震動,讓她彷彿置身於被令人窒息的濃烈迷霧中,即使坐在沙發也感到一陣暈眩。

 

「我要用電視呀!」婉婷的丈夫一句把她從示威現場拉回客廳。

「但係而家外面好緊張喎。」婉婷一向遷就丈夫,唯今次卻想自私一次。

「我約咗人連線打機,夠鐘啦!」

「打少陣啦!」婉婷嘗試心平氣和地解說:「班學生好慘呀!」

「關我咩事呢?佢哋阻我返工,我都仲可以彈性上班be water!但係返到屋企,我都有打機嘅訴求㗎!」

 

婉婷沒有開口,但心裡卻不是味意。在如此嚴肅的大環境下,即使不支持,也不應拿某些話題來開玩笑。

 

可是,她卻明白這個比自己大差不多十年的男人。從小到大,循規蹈矩地完成學業,拿了個專業資格後,趁樓市低迷時一擊即中。這個男人依照了一條公式來改善生活,再一步步成為社會中產階層,日後豐盛的收成期是可以預料的。每日的生活除了被灌輸的模式,便只有適時玩樂。這種單純的快樂,或許是不少理性選擇下的理想對象。還記得她們結婚時,朋友都說她執到寶。

 

「咁我返房先啦!」

 

我還能埋怨什麼呢?難道無憂無慮的幸福也可以埋怨嗎?

 

躺在床上的婉婷,努力回想過去跟丈夫的美好時間。她倆每星期也會跟他的那班同樣生活無憂的朋友們聚餐,good wine & good food 是必定的。每年也會去一次旅行,幾乎已踏足整個歐洲。對了!她幸福得很;只要無視那些跟自己無直接關係的新聞,她的生活其實沒有太大變動。

 

嚓咔一聲,房門打開了。

 

「你唔係打機咩?」

「Sorry!一時大意,我唔應該冷落妳。」

一陣暖意令婉婷心甜。

「唔緊要。我最近只係心情有啲麻麻咋。」

「所以,今晚就盡情下啦!」

「吓?」

「今日11號嘛。係我唔啱,點可能唔記得每月一次嘅親密約定呢?」

 

丈夫沒有等婉婷回應,便開始他的行動。從額頭開始,到嘴,移到頸,再一直吻下去。她的睡袍已被拉開,胸前傳來幾下由嘴唇帶來的濕潤觸感。接下來,還有熟悉不過的挑逗。她閉上眼盡力享受,但還是意識到丈夫拉開床頭櫃後,拿出避孕套的細節。

 

拋開一切吧!她理智地告訴自己要尊重丈夫,在這個時候要用力去想像美好,但她卻還是投入不了。

 

Good wine, good food, good fuck……what else left?

 

為何內心空洞得如墜進無底深淵?婉婷不知道答案。但看見賣力的丈夫,她只知道是時候要作出反應。

 

於是,她開始呻吟;為了兩人的關係努力呻吟。

 

******

 

以為跟自己相距甚遠的事,原來可以一下子撲到面前。

 

兩星期後,婉婷在公司最要好的同事,竟然突然被即時解僱,而且原因令人完全無法信服。

 

「人事部私下同我講,所以門面原因都假。佢話我喺Facebook講錯嘢,俾一個客投訴。」同事一邊執拾私人物件時,一邊靜悄悄跟婉婷透露。

「點會呀?妳個private account 從來都唔add 客㗎。」

「所以,應該係自己人篤灰。」

「咁驚?妳講咗啲咩呀?」

「唔好問住啦!再講啦!」

 

婉婷回家後,把此事告訴丈夫,可是他反而落井下石。

 

「係佢蠢啫。妳哋公司搵定人哋錢,就唔好背後講人壞話啦!」

「點可以咁講呀!佢只係講警察有咩問題啫,關公司業務咩事呀?」

「新聞都有講啦!要投訴咪去監警囉,喺facebook 講嚟做咩呢?一啲成本效益都無,仲害埋自己。妳咪咁蠢添呀!」

「我最多咪冇咗份工,咁樣嘅公司都好有問題啦!」

「問題係過兩日,我要返大陸傾一個project。我唔想因為妳唔小心寫咗啲咩,我過關要俾人問。」

「你放心!我唔會連累你!」

 

這一晚,婉婷完全無法入睡。跟丈夫的小口角,其實不是什麼問題。畢竟夫妻之間,不是你遷就我,就是我聽你的。另外,她對於政治一向敬而遠之,只算是「半曉不通」。可是,對於不合理的事,她仍會感到不忿。近日的新聞已讓她喘不過氣。每個支持政府的高官及議員也強調理性,說社會不能再被破壞。可是,理性卻跟「合理」是兩種不同概念。說穿了,理性只是單純地計算得失而已,而合理卻是感性地分辨內心的對錯。

 

不應因幾條人命就影響社會秩序,因為這是不理性的。何況只是一時之氣?損失的不只是一份工作,還隨時賠上前程。年過三十的話,大概已在某個行業立足,試問有多少公司願意聘請有被辭退記錄的員工呢?

 

婉婷發現只是倒果為因,只要是非不分,單純地理性的話,她便會好過一點。這情緒很熟悉……是她結婚前的決定;離開一個沒有前途的男人,選擇人向讚譽的丈夫。幾年下來,客觀事實證明,她當年的選擇是正確的。

 

但婉婷還是忍不住跳下床,心想做點什麼來排遣內心的鬱悶。她下意識拿起電視搖控,卻又怕吵醒已熟睡的丈夫。於是,她決定拿手機隨意晃晃社交平台。

 

然而,她發現了一條未讀的短訊:

 

「下星期,陪我一齊出去,好嗎?」

 

(待續)

 

重溫: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