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婉曼全人奶的挫折

一個女人,被人談論身材的時候,難免尷尬難為情;但成為媽媽,尤其是親餵人奶之後,關於乳房這件事,你便會變得毫無畏懼地暢所欲言。

 

懷第一胎的時候,我天真地以為生完BB,人奶就是會自動源源不絕地供應,也聽聞人奶營養價值高,可以讓BB有更強抵抗力,便覺得全人奶是天經地義的事。孰不知,這個想法後來卻令我受了不少挫折。

 

真相是,不是每個媽媽都會有足夠奶水,胸部size和奶水容量也沒有直接關係,再遇上一個根本不願埋身、不願自食其力勤力吮奶的BB,多奶便要靠點運氣了。

 

可怕是剛把BB生下來的第一日,我便自信地對醫生說:「我要全人奶!」於是,護士小姐便乖乖聽話地只為阿囡補充葡萄糖水。然後,我便同阿囡處於「我無上奶,她也不願埋身飲奶」的膠著狀態。

 

結果,阿囡在出世後兩、三天都沒有便便,在新生兒特別護理部留醫了十幾日。

 

雖然後來醫生都找不到真正原因,但我總覺得會不會是因為無飲奶而無營養、無水份而導致無便便;又或者會不會是因為我懷孕的時候掛住工作,過分勞累,而令她身體天生虛弱,這份內疚在兩年後的今天,偶然還會折磨著我。

 

如今說來雲淡風輕,但當日單拖出院的落寞,更發現幸福不是必然。每天拖住開完刀仍未恢復的身體跑醫院,看那嬌小的身軀睡在保溫箱內,插著不同的喉管,甚至醫生說過那麼一句會有爆腸的可能,我的眼淚鼻水總是不受控地湧出來。長輩在旁說坐月的時候哭,視力會很差。我心想,就算我哭瞎了,換來阿囡安然無恙,也是值得的。

 

感覺虧欠了阿囡,往後回家的日子,在奶水極度不足的狀態下,我拼力餵了半年的人奶,當中的『上奶奮鬥史』,下星期再分享。

 

黃婉曼 fb:wongyuenman.icy.pag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