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太賀愛情連載愛上不存在的妳9

如果愛情甜蜜是必然的話,或許世上就沒有分手這回事;

如果愛情有不同可能的話,或許自虐也可以是愛的表現。

 

星期一上午從來都是上班族的惡夢,假日放鬆過後的神不守舍是可以體諒的,但一向沒有這種煩惱的董潔童,意外地錯誤百出。

 

「喂!妳M到,定遲咗呀?唔似妳喎!」Cindy向剛從老闆房出來的董潔童問。

「無嘢!可能尋晚瞓得唔好啫。」董潔童苦笑。

「同人瞓呀?」

「講咩呀!」

「妳唔駛瞞我喎!呢期成日早走,前排塊面好似浸過糖水咁,仲唔係有仔溝?」

 

董潔童聽到那個「糖」字,心裡更不是味兒,索性無視Cindy便算。可是,對方仍不肯放過她,不斷追問。

 

「唔係啦!佢有女朋友㗎!」心裡想起丁宇國的童童,錯口說了一句。

「吓?妳做人哋小……小三呀?」Cindy反應可大得很,幾乎叫出來。

「殊!細聲啲啦!」她是多麼希望把Cindy拉到枱底下。「未開始……I mean 我同佢無可能㗎!」

「咩男人會無可能呀?就算係結咗婚,今時今日離婚都好正常。」

「唔係妳諗嗰種,而係我根本都唔知自己想點。」

「嗯。」Cindy 若有所思一陣,續說:「或者我哋今晚要食餐fine dinner嚟傾下呢個話題。」

「Fine! 咁今晚先傾啦,好唔好?」

 

之後,董潔童看似埋首於電腦工作,實情是不斷整理自己思維。她並不關心晚上如何跟Cindy談論自己的感情,而是在意自己真實的想法。當第一次見到丁宇國跟糖糖的合照時,除了急於希望知道糖糖的背景外,對丁宇國卻沒有絲毫半點感覺。往後當她從丁宇國手中,細看那個跟自己擁有相同臉孔的女人時,她也只是對自己及她的關係產生好奇。

 

可是,昨晚當她再次見到糖糖出現在丁宇國的Facebook,心情卻轉變了。那溫柔的笑容,令IFC的燈光及被稱為百萬夜景的維港也成了陪襯品。除此之外,那張在酒店餐廳的相片也令她產生不少遐想。

 

那是很合理的想像,一對成年情侶相隔兩地,在酒店還能幹什麼?可想而知。

 

可是,那合理的推論卻令董潔童的內心被一塊沉甸甸的石頭壓著。是妒忌嗎?是醋意嗎?怎麼可能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便對一個原本不存在於自己生活的男人產生了如此一發不可收拾的感情呢?

 

那絕對不是愛意,董潔童是如此告訴自己。剛剛認識不久的不可能是愛,那只是「好新」,而不是因為了解及相處過後產生的信任,也絕不會誠心願意奉獻。對了!那是一種卑劣的佔有慾,是自私地渴望掠奪不屬於自己的貪婪。

 

同一個問題,她問了自己好幾次:是繼續,還是阻止呢?

 

她甚至去比較當年的情況,那個男人的太太可是有頭有臉的人。要是她再有一次機會,她絕對不會再冒年輕時的險。可是,如今的糖糖只是一個普通人,還長期不在香港,風險的確少了。

 

想著想著,她突然討厭自己起來。怎會無耻地計算介入人家戀情的風險呢?自己豈不是太犯賤嗎?

 

不!絕對不可以再犯同一錯誤。否則,這幾年的自律便白費了。她是如此告誡自己。但此時,她卻收到丁宇國的訊息……

 

******

 

躺在酒店大床上的李倩晴懶洋洋地起床,旁邊的枕頭已顯得有點冰冷。雖然是獨處,但她仍隨手穿上浴袍包圍赤裸的身體後才走進浴室。

 

她以清水洗滌身體每吋肌膚,除去身上不屬於自己的氣味。走出浴室後,她才發現床頭櫃上的現金。要是丁宇國還在房間的話,她大概又會擺出一張臭臉。可是,在無需裝扮的情況下,她卻宛然一笑。她早已習慣了。

 

這個傻瓜!

 

每一次,只要她跟丁宇國在酒店過夜,他總是比自己早起床離開,還必定會放下「肉金」。對李倩晴而言,她沒有當初的反感,還有點慶幸。要是沒有跟丁宇國重遇,或許現在她已經失去自己。

 

當初踏上援交之路,不是為錢,而是為了一口氣。大學時期,她經歷過跟幾個男朋友分手後,終於意識到那些人愛的不是自己,只是她的身體。曾經,她以為自己從醜小鴨蛻變後,便會找到自己的價值。誰知那些舊愛一次又一次糟蹋了她的感情,令她自覺比醜小鴨更一文不值。

 

於是,急於表現自我價值的李倩晴,以最膚淺的方式去找尋答案:一個銀碼。在幾次交易後,她反而更失落,因為花光那些賺回來的錢後,她又再一文不值。原來自己只值一頓精緻的晚飯?一個名牌的手袋?一次日本旅行?

 

為了測試自己的價值,她開始大膽地答應不同要求,滿足那些即使跟男朋友也絕不容易衝破心理關口,不屬於二十歲少女應該面對的要求,令自己的標價持續上升。誰知兩年不到的時間,她害怕起來,覺得人生只剩下那些既虛幻,又原來微不足道的物質。

 

好幾次,她差點徹底放棄,即使生命也可以棄掉。

 

但出賣身體換來的物質竟像毒品一樣,繼續蠶食她的自我,令她無止境地墜進失落與加價的循環。就在過個時候,她遇上丁宇國。

 

丁宇國帶給她的不是希望。對了!怎可能是希望呢!那是比跌進地獄更深的絕望。在黑房的那幾天,她失去了對時間的概念,忘記了掙扎的本能。她只怪自己當日的自私,產生了今天的惡果。

如果有機會改變過去的話,她必定會修正自己的錯誤。意外地,她因為產生一個單純的念頭:不想死在這裡!

 

生存成為她唯一的希望。

 

這種動物求生的本能,竟然在絕望中被激發,反成為當時唯一的目標。並且,只要丁宇國出現,只要她不反抗,她就能如願以償。一日又一日的摧殘,反令她否定了自己的過去;藐視物質的虛幻;認清人的脆弱無力。慢慢地,她在黑暗中找到結論。

 

原來我只要放棄對自己的要求;只要一日仍生存;只要不對命運反抗,就繼續擁有希望。

 

這是何等諷刺的結果。所以,每當丁宇國打開房門時,她才確實地感覺到自己仍生存。配合……不要反抗……對了!他說他的人生被自己所害。我是在贖罪,過去一直有負於他,唯有以另一種方式改變跟他的關係。

 

我不想有負於任何人,因為我還不起任何債。

 

當人在絕對中看到一點光,在極地的冷層上感到一點暖,人就會對光及熱膜拜起來,甚至成為信仰。之後,當丁宇國放她出來時,她詭異地自覺被解放。而賦予她新生命的不是別人,正是禁錮了她的丁宇國。當加害者令人絕望之後,哪怕只是倒果為因的恩惠,也會被扭曲為恩典。

 

「記住,我以後叫妳嚟就嚟。」

「知道。」

 

已經放棄思考的李倩晴對丁宇國唯命是從,反倒認為這個男人從苦難中拯救了自己,令她有一個大原因去脫離援交生涯。因為她的身體,她的往後,她這條命也是變成丁宇國的一部份。

 

嘴巴仍保持不忿,身體卻意外地誠實。每一次跟丁宇國做愛,她都裝作不情不願,別過了頭讓他為所欲為。但慢慢地,她學會從中享受,反正都逃不過,怎麼要苦了自己呢?她刻意壓抑情慾的反應,從而表現成像象徵式的反抗同時,卻一次又一次在被害間達到高潮。丁宇國早就發現她比禁錮時流出更多滋潤,卻不知道那是李倩晴因高壓被虐所產生的另類快感。

 

一個放棄思考的女人去愛一個男人,不一定需要尊重,只要繼續被指使便可以了。

 

望著床頭櫃上的現金,李倩晴不禁自言自語:「傻瓜!我講過我無做好耐啦!你可唔可以唔好再用錢嚟侮辱我對你嘅感情呢?」

 

******

 

「今個星期六照舊,好嗎?」丁宇國傳來的訊息,令董潔童內心波瀾起伏。

「你不如花多啲時間陪女朋友啦!我有啲唔好意思。」董潔童的真實意思,也太明顯了。

「唔怕。我都係得閒先搵妳。佢今日返咗上去喇,兩三星期後先返。」

 

丁宇國對董潔童拿捏得相當準確,他既令對方求仁得仁,卻又加強她自作多情的疑慮及不忿。

 

「我睇睇schedule,再覆。」

 

電腦兩邊的對話者,一個在苦惱,一個在竊笑。

 

(待續)

愛上不存在的妳(1 - 7)

 

其他連載: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