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他會如此的難忘?令你想盡辦法都未能忘記這個人,這是很多人都未能搞得懂的事,以為放開他就是要先忘記他,然後每當發現自己未能忘記的時候就覺得很挫敗。但其實,放開一個人不等於要忘記一個人,你可以想像得到嗎?你既可以記得這個人,也可以同時已經放開這個人,要做的,不是勉強去忘記,這太辛苦你,也不見得是可行的做法。

 

那應該怎麼辦好?他的身影好像每一天都忽然在你腦海閃過,然後你又會陷入一陣子的深思,你覺得困擾,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你試過堅強,試過集中精神去忙一些事,好讓自己沒有空去想他,可是當你稍為一忙碌完,心一放鬆下來,有關他的回憶與思念還是會襲來,你感覺到很辛苦,很想立即就去見他,或是聽聽他的聲音,好讓確認他的存在。但其實,他不是消失在這個世上,他只是消失在你的世界而已。

 

曾經有一對男女,可以無時無刻想見就見,彼此都喜歡見到對方,尤其見到對方笑,感覺就會變得很幸福。但後來,這些畫面都變得奢侈,也沒有可能再發生了,男的沒消失,女的也沒消失,消失是他和她之間的愛情,愛情一旦存在過而又消失,那麼請別妄想當作沒有事發生過。

 

是有發生過的,你和他都很清楚。

或許應該這樣說,要完全忘記一個人,理論上近乎沒可能。

但問問那些有所經歷的人,問問他或她起初是怎樣忘記那個人?那個一想起你心就會痛的人。

他或她會說:「沒有忘記呢。」

「只是現在想起那個人的時候,心再沒有痛的感覺了。」

======

 

鄺俊宇2019年最新作品《遺憾的出場序》,收錄同名短篇小說 及 全書未曝光全新散文,「愛情裡,出場序真的很重要。我最遺憾的,是後來陪我幸福的人不是你。」

 

photo source: David Hurley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