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柏原太賀:愛上不存在的妳(7)

柏原太賀愛情連載愛上不存在的妳7

人可以獨立,因為獨立是思考的模式,而不是生活的方式;但人不可以孤獨,因為孤獨只會令人犯錯,而不會令人冷靜。

 

董潔童把記憶卡從電腦抽出來後,她立即鬆一口氣。幾秒前,她剛剛刪除了藏於卡內的一個加密資料夾。當然,世上沒有絕對安全的加密方式,但資料夾內的檔案卻相當危險。那些都是她幾晚前在浴室的自拍照——全裸照。

 

她慶幸於涯邊一刻被理智所救,但同時為自己的魯莽汗顏。這個男人跟自己認識才多久?要是對方心懷不軌的話,那豈不是送刀給刺客一樣嗎?又不是沒有「前科」,自己怎可能在最後一刻才考慮到安全問題呢?

 

是孤獨,也是寂寞。

 

寂寞有害是真的。人類從石器時代就已經是群體生物,因為身體結構比不上猛獸,所以要群居來保護自己。那個時候,人類還沒有寂寞的概念,但已經知道孤獨是會死人的,只有「一起」才安全。

或許,這種從遠祖開始的安全感,經由細胞一直傳承下來。

 

董潔童想到這裡,不禁發笑。明明自己生活在廿一世紀,竟抵賴到幾萬年前的人類頭上。

 

丁宇國算什麼貨色呢?這個毫不起眼的男人,肯定不是外在條件令她產生興趣。她突然想起Cindy曾說近年女人的偷情比率提升很多,但跟那些有偷情經驗的朋友談起時,她們的對象意外地多數顏值不算高。

 

「做第三者已經夠委屈自己啦!為咩唔揀個好啲呢?」董潔童不解。

「因為佢哋偷嘅係一段情,唔係一個人。」Cindy故弄玄虛地回應。

「即係點呀?」

「通常做第三者嘅女人都係寂寞到苦悶嘅地步,佢哋唔一定無男朋友,但肯定就算有都交流唔到,即係明明傾偈都好似對住幅牆講嘢咁,所以生活好悶。不過,當一個人習慣咗寂寞之後,就好似中咗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一樣,為寂寞解畫。佢唔會放棄寂寞,反而話所有愛情最終都會變成感情之類,然後喺繼續擁抱寂寞嘅情況下搵廉價嘅安慰。」

「點解唔肯放棄寂寞?」

 

「係習慣成自然,令佢哋覺得現狀就係comfort zone,但係事實上,comfort zone is not comfort at all。佢哋既唔敢跳出既有嘅status,又覺得唔滿足。所以出軌嘅就話自己放棄唔到正印,單身走去做人第三者嘅就話對方遲下會同自己一齊,但佢其實明知唔會等到呢一日。」

 

董潔童從沒想過同一番對話,她會細味兩次。第一次聽的時候,她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如今想起,她才明白自己為何會看上丁宇國。她不是看上他,她看上的只是一個藉口。

 

對一直不敢再踏進男女關係的董潔童而言,跟自己樣子一模一樣的「糖糖」正好是她突破心理關卡的藉口,讓她可借機跟丁宇國混熟起來。當慣性的寂寞碰上慣性的曖昧,發展出一段似是而非的男女關係是意料中事。那時,她便能身處comfort zone 內,卻伸了半隻腳出圈外。

 

董潔童攤在床上,心想是否要自制,還是已經不能自己呢?在想到答案之前,她已經沉沉睡去。

 

******

 

「喂!今晚得唔得呀?」丁宇國在電話冷冷拋出一句。

「我可以話唔得咩?幾點?」聽筒另一邊的女人回應。

「八點,照舊。」

 

沒有任何多餘的對答,連禮貌式的回應也沒有,對方便掛了線。但丁宇國卻沒有失望,只是徐徐地放下電話,因為他知道對方從沒有失約,也不敢失約。

 

晚上八點,丁宇國的門鈴響起。

 

「入嚟啦!」丁宇國開門後,續說:「妳下次如果早到,可以入嚟坐,唔駛企喺門口外面。」

「我留喺度一秒都嫌多。」女人熟悉地走進屋內,完全無視為她開門的丁宇國。「今次想幾耐呀?」

「我頭先過咗數比妳,一晚。」

「我講過我無做好耐喇!你可唔可以唔好再用錢嚟侮辱我呀?」

 

女人一邊說話,卻一邊背著丁宇國脫光自己的衣服。突然,丁宇國一手把她抱起,用力拋到床上。但那女人彷彿心裡早有預備,既沒有驚呼,甚至連任何質問也沒有,身體已被丁宇國強行作出最原始的交流。

 

「我唔比足錢妳,就係威脅妳。妳想我死呀!」

「就算你有比錢,但我從來都唔係自願,你一樣係犯法……呀~!」

 

丁宇國用力挺進一下,以行動叫對方收聲。突如其來的進入先產生了幾聲痛苦的呼叫,反令丁宇國更肉緊。之後,丁宇國毫不留情地發揮全力,女人由叫痛變成此起彼落的呻吟聲。直到完事前,他們連半句交談也沒有。

 

「為錢可以濕到咁樣,仲話唔係自願?」丁宇國在完事後說。

「嗄……嗄……嗄……」女人喘幾口氣後,沒打算辯駁,卻反問:「你做咩今日心情咁好呀?」

「妳feel到咩?」

「你心情愈好,我愈受罪。」

「因為我搵到一個比妳更好玩,更賤嘅……等等!妳無權知我嘅嘢!」

「係咩?」

 

女人盡力隱藏內心的激動。自從升大三那年被丁宇國騙了出來後,她便踏進了一個萬劫不復的人生。

 

思海的時空回到當年,她原以為是一單財色兼收的「生意」,誰知出來見面的竟是面目全非的舊相識;還要是曾被她冤枉的舊同學。她本想轉頭便跑,卻聽到丁宇國從後喊她的中文全名而停下。

 

「李倩晴,唔好忘記畢業同學錄入面,有妳屋企地址同電話。我諗妳未搬之餘,妳屋企人都唔知妳做緊咩掛。」丁宇國自信地說。

「你想點?」

「跟我返屋企先再講。」丁宇國說完便開步走,可是李倩晴卻猶疑下來。此時,剛好丁宇國補上一句:「行啦!仲等咩呀?無人會幫妳㗎!」

 

丁宇國帶她回到自己家裡,心懷不軌的企圖已相當明顯。本來,她已有心理準備以身贖罪。所以當丁宇國壓她到床邊又摸又吻時,她也沒太大反抗。誰知一瞬間,丁宇國表情僵硬地停下所有動作。李倩晴定眼看一下,丁宇國滿臉冷汗之餘,其中一隻手還隔著褲,死命地抓著自己下體。

 

「吓?早洩?你仲係處男?」

 

李倩晴衝口而出的一句,讓丁宇國覺得十分難堪,被瞧不起的恥辱瞬間化成怒火。目露兇光的丁宇國先一拳打向李倩晴的小腹,害她痛得立即捲曲倒地。之後,丁宇國扯著她的長髮,嘗試拖行她到黑房內。

 

丁宇國事前並沒有想過要在黑房內做什麼,但本能卻告訴他做害人的事,最好躲在陰暗處。於是,他選擇了那不祥的房間。因為適應問題,李倩晴根本沒可能看得清楚丁宇國的表情及動作,但長時間躲在黑房沖印的丁宇國卻看得一清二楚。

 

他看到恐懼、無助、失控和放棄;而自己就得到了控制、力量、興奮及支配。

 

在那個黑暗的聖堂內,丁宇國首次明白權力帶來的振奮感。

 

然而,已經脫力的李倩晴卻並未脫困。她被丁宇國禁錮了在黑房足足兩星期,每天丁宇國回家後便會送一次飯菜進去,之後再滿足自己的慾望。其他時間,任由李倩晴如何拍打房門,他也不會回應。

 

那段時間,李倩晴絕望了。要不是「生意」好得經常外出留宿的話,也不會騙家人跟男友半同居。

否則,她的家人也許會報警。她嘗試過反抗,但面對習慣兼職勞動的丁宇國,力量的失衡也太明顯了。於是,她只祈望丁宇國每天送飲食過來,之後盡快完事。在沒有時間的黑房內,她哭乾了淚,也沒有體力。可是,幾日後,只要她聽到丁宇國回家的聲音,竟然有飢餓的感覺。當門打開時,光源從外射進來一刻,她出奇地有一種望見希望的感動。漸漸地,她由反抗變成配合,由受害者變成寵物。

 

兩星期後,丁宇國竟然放她離開,但條件是讓他拍下一輯全裸照。李倩晴在幾乎沒有思考的情況下答應了。

 

「記住,我以後叫妳嚟就嚟,我會比足錢妳。但如果妳再背叛我的話,呢輯相將出現喺妳身邊所有人面前。」

「知道。我走得未?」

 

丁宇國一直沒有過問李倩晴如何向家人解釋,他只知道大三那年仲夏的詛咒,至今仍生效。

 

(待續)

愛上不存在的妳(1 - 6)

 

其他連載: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