隼人愛情心理學突然分手真的是突然

分手總是來得這麼突然,教人防不聲防。

 

天下間一事一物的發生有著它一定的軌跡,有時候我們可能沒有留意,或是一切發生得太微妙而被我們忽視吧。同樣道理下,有關分手的跡象和動向,往往是由最細微最基本開始顯示,亦卻因為我們對這些所謂的信號不夠重視,不夠敏感,漸漸地,雙方的不滿就由小感冒變成了催命重疾。

 

其實存在於二人之間的問題,促成到其中一人的去意,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發生。感情的腐蝕,猶如天然侵蝕一般的慢慢演變出來,日復一日,直至最後無可救藥。

 

當初可能彼此會因為熱戀而沖昏頭腦,對對方的一切缺點視而不見。但當日子久了,這一切就有如照妖鏡一般逐漸顯現。

 

這一種情感的落差挺令人失望的,誰更在乎誰,誰更重視誰,誰的委屈,誰的怨尤,都累積成為阻攔著某一個人繼續去愛的動力。

 

這些障礙正正就是感情最強大最天然的敵人,縱使在沒有外來侵略的時候,它們仍然是最致命的病菌。

 

它會讓戀人之間漸起不和,讓大家愛得更加疲憊,分手的序幕往往來源於雙方的不夠同步。當仍想挽留的一方認識到這種差異,想努力消除障礙的時候,已發覺對方早就麻木了,感覺不到另一方的努力。一方知道努力了,另一方卻厭倦打算把心門關上。最後只剩下吃力不討好,半途而廢的一位。

 

人們總是在很晚的時候才知道一切不可挽回,到失去了才會珍惜,卻總是很難知道,在此之前,早就已經有互相傷透了心的過程,從盼望到絕望,從努力到放棄,這一切決不是一天兩天所發生的。如果一個人去意已絕,那麼尊重他(她),讓他(她)走,在愛情裡面,強扭的瓜永遠是不會甜。

 

有人說過:有一個人得到幸福總好過兩個人同時煩惱。當愛情已然逝去的時候,有些悲傷就當作是生命中的一點痕跡,或者是這份愛情的象徵。

 

對愛過的人來說,憂傷並不可恥,只因為愛情是每一個人生命中重要的使命和角色,能夠為愛吃苦的人,永遠都是一種幸福。可是我們總會試著走過這樣的憂傷,一切最終還是會雨過天青。

 

他(她)會在你生命中留下淡淡的影子,就像沾濕了的水墨畫,融化成一點點輪廓模糊不清的印記。面對過去,有的人會採取直截了當的做法,他(她)認為只要把話說得很絕很絕就會減少這心痛的過程,只要一點希望都不給對方就會把痛苦結束的快一點。

 

也許,決絕可能是一件他(她)在分手的時候隨手能夠拾起的最簡單的武器,像保護色一樣掩蓋著那些猶豫不定的心思,隱藏自己內疚的心情。如果是左右搖擺,拖泥帶水,那麼痛苦就將和得不到治療的傷口一樣,在很長的時間內都無法痊癒。

 

在一段失去的感情中,不見得堅持分手的一方就不會痛苦,人不可能絕情到一絲波瀾都沒有,然而當他(她)們有了更渴望的未來,權衡利弊之後用到最徹底的方式,解決你們之間的關係,他(她)們只是懼怕溫和的手段只會讓事情更糟。所以,這痛苦是他(她)對自己新生活的祭奠,用最心痛的方式,宣布這份愛情已然逝去。

 

讀者若有心理或情感問題,歡迎來信諮詢,會儘快為您解答:heliosthecoach@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helioshypnosis

photo source: 《29+1》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