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不存在的妳(3)

柏原太賀愛情連載愛上不存在的妳3

人對於未知往往存在憧憬,雖然在發現的過程中,往往是失望而回多於喜出望外。但人類好奇的慾望,大得連潘朵拉的盒子也會打開。從神話時代到網絡世界,人類總是重複犯同樣的錯。

 

「走先啦!聽日見。」

 

董潔童完全無視Cindy的錯愕,踏正六點,她便一個箭步離開辦公室。這跟平常總在加班的她,實在大相逕庭。可是,對於今晚的約會,她實在重視得不行。她心想或許,今晚就能解開那個埋藏了二十多年的心結。不!即使只是一點線索也好,也不想放過。

 

她早了半小時到達約會地點。餐廳侍應面有難色,但在等了一會後,仍安排了預定的卡座。心急如焚的她很快便灌了半杯冷水進肚,稍稍冷靜下來後,卻仍不時透過落地玻璃望向街外,希望早一點見到丁宇國。可是,她卻全然沒有察覺自己被人在遠處凝望著。

 

「喂!唔好意思,我趕緊嚟。」比董潔童更早到的丁宇國躲在對街公園,撥通她的電話說。

「唔緊要,我早咗啫。你慢慢。」董潔童禮貌地回覆後,兩人便掛線。

 

對!是她了!丁宇國難掩內心的興奮,同時貪婪地望著董潔童的每分每吋。那張臉,果然跟糖糖的十分相似;一雙媚眼、筆直的鼻樑、像是永遠半張的嘴唇,為瘦削的臉頰帶來豐富的欣賞度。但比糖糖更精彩的,是眼前的女人充滿生命力及立體感。

 

丁宇國的視線從下巴一直滑落,領口下的打結飄帶像禮物盒上的絲帶尾,卻被胸部輕輕托出兩道曲線。貼身的裙頭凸顯被包裹著的腰線,似是呼喚著誰來解除束縛。至於裙擺下的一雙小腿,幼細白皙得只要一旦被捉緊便無力反抗。他肆意幻想如何褻玩這副充滿誘惑的身軀,右手情不自禁地用力捏著胯下。某種澎湃的熱力,即使隔著牛仔褲仍能滲透到掌心。

 

半小時後,丁宇國步進餐廳後,故意左顧右盼一番才走向董潔童。

 

「妳好!妳就是董小姐嗎?」丁宇國伸出那熱呼呼的右手。

「係。你好。」董潔童禮貌地握手,卻沒有感到半點異樣。

 

丁宇國坐下後,兩人隨即點餐。待侍應走開後,卻又不知如何打開話題。最後,還是由提出見面的董潔童打破悶局。

 

「唔好意思,咁唐突然約你出嚟。」董潔童說。

「唔緊要,反正我收工之後都無嘢做。」丁宇國說的也是事實。

「你女朋友而家喺國內?」

「係。佢今朝啱啱返咗上去。佢喺國內做稅務會計工作,兩個月左右先有時間返香港一次。如果妳無搵我,但兩個月後突然出現,我可能以為佢只係轉咗髮型,同埋做嘢太辛苦瘦咗。」

「真係咁似?」

「太似。」

「我其實好想要見一見佢。」

「但係妳之前message我,話唔想第一時間就見到佢,仲叫我先保密。」

「都係。」董潔童有點尷尬,續說:「因為我想先知道佢嘅家庭背景,再考慮係唔係約佢見面。」

「妳認為糖糖係妳嘅親姐妹?」

「嗯。」

 

幾小時前,董潔童已經把自己的背景全都告訴了丁宇國,重點在於自小便是身份不明的孤兒。離開孤兒院後,她也想過找尋自己的親人。可是,由於一出世便被遺棄,根本半點線索也沒有。原以為早已平靜的止水,卻被一張相片激起了波瀾。

 

「你可以透露一下佢嘅家庭狀況嗎?」董潔童如此問。

「佢係獨生女,父母健在。」丁宇國小心翼翼地答。

「屋企大概經濟環境呢?」

「從小就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董潔童難掩心中的失望。她曾幻想過或許是她出世時,父母太窮困的關係才遺棄她。但既然糖糖有不錯的成長及教育,這個原因便站不住腳。她隨即想到另一個可能性。

 

「我知道咁問好失禮,但你覺得糖糖有無機會係被領養呢?」

「唔似。如果係,佢亦唔似知道。」

 

這正正是董潔童沒有直接約糖糖出來,反而先跟丁宇國見面的原因。假設兩人真是姐妹的話,無論她被糖糖的父母拋棄,或是糖糖不是其現在父母親生,都會為無辜的糖糖帶來沉重的衝擊。當然,董潔童有權為自己的身世尋根問底,但善良的她卻不忍因一己之私而影響他人的家庭關係。對她而言,「家人」是遙不可及的憧憬。

 

她渴望一個答案,而不是任何補償或致歉。

 

可是,丁宇國在她提出秘密約見時,就大概推測到她深層的心態。眼前這個溫柔的女人,即使內心如何激動,也會先考慮其他人的感受。否則,她應該第一時間傳短訊給糖糖,而不是自己。但在丁宇國眼中,這個看似善良的舉動,卻虛偽得令他噁心!

 

她只是沒有足夠心理預備去面對事實而已。同時,她卻卑劣地把某種可能性透露給自己,變相把洩漏的風險轉嫁到他這個「男朋友」身上。難道她以為一個正常的男朋友,會一直瞞著伴侶如此大的隱秘嗎?

 

這種女人只是卑鄙地拋出引餌,利用他人達到目的。要是有人受傷害的話,她只要露出一臉無辜的臉就可撇清關係,還能暗暗讚嘆自己高明地沒有弄髒雙手。說不定,她還會貓哭老鼠地走過來安慰。

 

對了,她會!她一定會!

 

******

 

十多年前,中學時期的丁宇國比現在肥胖得多。雖然不時被取笑像一個流動不倒翁,但樂觀的他卻未惹來同學討厭。青春年代,只要仍有一絲曙光,都希望戀愛降臨。丁宇國也不例外,他早就留意一位比較安靜孤僻的同班同學。那位女同學的臉不是很漂亮,但白皙的皮膚給人一種乾淨清純的感覺。而且,無分冬夏都掛在身上的毛衣,根本無法掩飾已發育的胸部線條。

 

那個時候,丁宇國不時主動與她攀談,對方也從沒任何迴避之意。年少無知的他以為機會到了,便貿然示愛……

 

失敗是意料中事,但意想不到地有其他同學知道他被拒絕了。這種同學間的戀愛二三事,最容易成為話題。意志消沉的丁宇國被無情的同學追問起來,既然是事實,他也坦然承認。可是,隨後而來的流言卻影響深遠,丁宇國竟被指經常借故性騷擾那位女同學。

 

由於從沒有人留意他們之間的談話,加上未審先判地偏幫及同情受害者是人的本性,丁宇國百辭莫辯。但最要命的是那位女同學既沒說出真相,反而故作無辜地回應「不知道」、「不想提起」、「不要告訴老師」之類。如此一來,丁宇國被其他同學定罪了。自此以後,他整個中學生涯也活在黑暗之中,受到不同程度的欺凌。

 

至於那位女同學,由流言那天起便開始被其他同學關注起來,也被拉進幾個同學的小圈子,還……不再穿毛衣回校。

 

******

 

一個下午,丁宇國罕有地沒有帶飯上班,便跟其他同事一起出外吃飯。就在丁宇國拿出銀包,預備夾錢結帳之際,旁邊的Bryan卻注意到銀包上的合照。

 

「咪收收埋埋,拎嚟睇下。」Bryan問。

 

丁宇國大方地把整個銀包給他。其他同事見狀,也都好奇地湊過去看看,都紛紛作出世紀大發現的表情。相片內的丁宇國跟「糖糖」坐在餐廳的同一邊卡座,淡黃的街燈光線透過落地玻璃照射進去,跟餐廳的吊燈光交叉起來,甚是好看。

 

「原來真有其人。」

「仲要咁索!世界太唔公平啦!」

「有圖有真相,今次我信喇。」

 

丁宇國沒有回應,只是裝苦笑,好像無聲地說不是早已告訴你們嘛!至於Bryan就以人證角色,邊吹噓情人節當日的豔遇,邊為丁宇國確認相中人的身份。

 

「張相幾時影㗎?」有同事問。

 

「幾日前咋。估唔到佢唔捨得我,無立即返國內,情人節之後果晚訂咗枱同我食多餐。」丁宇國得意地說。

「咁痴纏!恨死人咩!」

「係。」丁宇國想一想後,再說:「佢呢個星期日都會返香港陪我。」

 

(待續)

愛上不存在的妳(2)

愛上不存在的妳(1)

 

其他連載: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