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不存在的妳(1)

單身過情人節沒什麼好羞恥,不必跟人比較,也不用向朋友訴苦。單身是一種狀況,也是一種生活習慣。董潔童嚐過甜蜜的情人節,也經歷過孤獨的情人節,感情的起起伏伏早令她有點累。於是,在剛過去的第二十八個情人節,她獨佔大床睡個飽後,就像平日一樣抖足精神上班。

 

「早晨呀!童童。」一回到辦公室,剛好碰上正在沖咖啡的Cindy。

「早呀!做咩叫得咁親熱呀?」董潔童跟Cindy是同期進公司的。雖然她總覺得Cindy有點八婆,但好說也一起工作了快五年,總不能說彼此不熟。

「醒喎!仲識換埋衫先返工。」Cindy刻意減輕聲線。

「妳講咩呀?」

「仲扮嘢!我知道晒啦!幾時識㗎?」

「我真係唔知妳講咩喎!」

「董潔童,係唔係仲要瞞我先?本來我都嬲嬲地,不過見妳原來咁幸福,我又嬲唔落。」

「我升職咩?」

「妳尋晚係唔係同男朋友過咗一個甜蜜溫馨嘅情人節先?」

「無呀!我一直都無拍拖,妳知㗎。」

「吓?咁妳尋晚喺邊呀?」

「一收工就返屋企啦!」

「妳真係無呃我?」Cindy的語氣明顯由輕佻變成謹慎。

「無呀!做咩突然臉色咁差呀?」

「跟我嚟。」

 

Cindy拉著董潔童到洗手間,拿出電話,嚴肅地著她看一個叫丁宇國的陌生男人Facebook相片。相片是昨晚上載的一雙手特寫,應該是一男一女的手在十指緊扣。背景是一間飽覽維港夜景的酒店房,而相片左上角的床邊還有一束紅玫瑰。相片註明「和糖糖一起」,下方的caption是:「能跟妳渡過第十個情人節,少少錢係值得花的。」

 

董潔童把畫面往下拉。可能那個丁宇國人品太差,除了少數讚美外,其他都是冷嘲熱諷式的留言,有的更帶點下流。不過,董潔童卻不感到奇怪,畢竟這種相片明示了兩人在酒店過夜,難道還會清純地談心嗎?

 

「呢張相有咩咁特別呀?個男人,我哋識㗎?」董潔童歸還手機給Cindy後問。

「呢個正正係我想問妳嘅問題。個男人,妳真係唔識?定係一時接受唔到呀?」Cindy一臉認真地說。

「真係唔識。」

「咁妳自己睇下。」

 

Cindy按下被標籤了的女主角糖糖的個人資料後,董潔童終於明白Cindy驚訝的原因;那個女人竟然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

 

******

 

在充斥著煙味的辦公室內,丁宇國正埋首於電腦繪圖。雖然室內禁煙已推行多年,但全個部門的同事都是煙民,當聚在那狹小的房間時,衣服上散發出來的餘味足以令人錯覺那裡是吸煙間。但這已經比夏季時,十多個男人加起來的汗水味好上萬倍。

 

「喂!阿國,尋晚又去食你粒糖呀?」Bryan一開口,總是傳來一陣真男人的紅萬味。

「情人節吖嘛。」丁宇國想了一想後答:「點都要陪下佢,佢今日又會返上大陸喇。」

「哦!係呀!見你又送花喎,咁你又收咗咩禮物呀?」

「呢樣。」丁宇國從背包中拿出一支萬寶龍筆,續說:「我都叫咗佢唔駛咁重手。不過,你知啦!佢又怕送啲平嘢,我屋企人會睇佢唔起。」

「咁咪幾好。幾時帶女神出嚟比我哋見下啫?」

 

說到這裡,旁邊幾個同事已在暗笑。

 

丁宇國是一個傳說。八年前,當他進入這間建築公司是只初級繪圖員。平凡的外表及衣著,加上不善辭令,讓所有同事都覺得又來了一個毒男。畢竟工作地點是地盤以貨櫃改建的臨時辦公室,他們都太習慣這類新同事加入。在佔絕對多數的男性工作領域內,尋花問柳的「歡樂團」幾乎是必然的副產品。可是,丁宇國卻一次又一次拒絕參與。大家好奇之下追問,丁宇國卻說自己有一個不可多得的女朋友。

 

他形容那位女朋友不是很美,但算得上非常順眼。而且,還是會計稅務的大學生。眾人異口同聲指他「吹水」,反問一朵鮮花何以插在牛糞上。丁宇國起初指對方欣賞自己才華,因他懂得演奏好幾種樂器。大家原本不以為然,畢竟丁宇國也是大學畢業,參加一些課外活動倒不奇怪。於是,大家也就淡忘了這個話題。但幾年後的一個情人節,Bryan突然又問起丁宇國與女朋友的事。這一次,丁宇國只好說女朋友已經畢業了。

 

「咁佢咪仲搵得多過你?小心喎,兄弟。女尊男卑,佢又接觸唔同男人,唔再係啲同學仔,你好大挑戰喎。」

Bryan本來只是一心好意提醒。可是,萬料不到丁宇國以為對方在挑戰他,竟道出自己「身世」。

「放心!我屋企都算幾有錢。」

「咁你仲喺度返工?」

「我已經住緊屋企成三千呎豪宅,唔通仲伸手問阿爸攞錢咩?」

 

本來一大班男人聚起來,吹水吹得天花亂墜也是常事,但一個不合群竟會如此絕對優越,自然就激起雄性之間的競爭心態,紛紛指他「吹得太大」。有人提出要到丁宇國的豪宅參觀,他卻推說家人不方便。眾人不要領,只好把話題拉回核心問題上——糖糖。你一言,我一語,總說世上根本沒有糖糖這個人物,只是連尋歡也不夠膽的處男虛構出來的角色。

 

不服氣的丁宇國在幾天後,刻意讓同事發現他的Facebook 多了一個帶相的帖。但那帖不是丁宇國自己發的,而且由糖糖發到他的Facebook,caption是「要到國內發展,捨不得你。等我回來。」

 

相片中的糖糖依在懷舊的店鋪門外,眉目清麗,一頭黑直長髮,略美不俗。衣著很踏實,一條卡其色長褲配修身反領上衣,雖沒誘人身材,卻窈窕有緻。眾人見狀,除了驚訝羨慕外,也不懂如何反應。但Bryan好像有心為難,一查之下卻發現那位糖糖的Facebook 只有幾個「朋友」,還要是新加的,便再質疑起丁宇國起來。

 

「佢知我會掛住佢,所以先開呢個Facebook,方便日後更新啲狀況比我睇。」丁宇國好像臨時想出個理由來。

「係呀?」Bryan先古惑地笑了一笑,再說:「果然愛一個人,係會令人變得愚蠢。堂堂大學生,竟然連大陸上唔到Facebook 都唔知。」

 

丁宇國本想繼續解釋,但眾人只管發笑,已經不再聽他的。但他就是死心不息,日後總是每隔數星期,或幾個月就會發一個與糖糖一起的帖子,卻從來沒有合照。幾年來,雖然各人早認定她是虛構人物,卻因此反而不再落井下石,還不時假裝好奇詢問兩人狀況。丁宇國總賣力地解釋,眾人就當作茶餘飯後的笑料,倒十分過癮。

 

於是,一傳十,十傳百,公司上下都知道丁宇國這個「富家子弟」,「擁有」一位美貌與智慧俱備的女朋友。

 

******

 

丁宇國趁午飯時,細心地放置那支萬龍筆於書桌上,再調較最好的角度拍了一張相片。就在他預備發相到Facebook ,感謝糖糖之際,發現來了一條陌生人的訊息:「Hi!」

 

他猶豫了,怎會有人傳訊息過來呢?

 

丁宇國不認得那個名字。於是,他查看發件者的個人相片,嚇得幾乎連椅子也翻了。發件那位譯音「童童董」的女人,外表竟然跟糖糖倒模一樣。

 

不可能的!這絕不可能的!

 

(待續)

 

其他連載: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