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債(五/完)

周靈山愛情情債五完

晚上十時,君宜收到酒店大堂職員的電話:「陳小姐,剛才有一位王先生⋯⋯」

 

「我不是交帶了嗎!要說沒有陳君宜這位客人!」聽到王先生三個字,君宜極為厭惡。

「是是是,我們有說,只是他交低了一封信,我可以送上房間嗎?」職員體貼地問。

君宜知道發錯脾氣,急忙道歉。

「我從來不是野蠻人,都是他,將我最壞的一面引了出來。」君宜心裏怪責諾維。

 

職員送來諾維的信,君宜拆開,信中跌出一枚戒指。

「我知錯了,我會改的,對不起。」

是諾維的字跡。

 

他怎麼知道君宜在這?

 

是姊姊?

 

「我沒有說呀,唉,你們一起多年,他要猜到亦不難。」君詠在電話解釋。

 

君宜拿着信,一臉鄙視:想用十三個字去收賣我嫁你?擔保人一事連累我被解僱呢?怎麼隻字不提?

 

早上,君宜帶着戒指走到當鋪,得到三千元。

「就當還債!」君宜恨自己蠢,當初應該連十萬元都不要借給他。

 

在酒店住了兩星期,諾維每天致電,君宜堅決不接,去意已決。

 

離開酒店後,她寄居在姊姊的家。

 

轉眼間,四個月過去,君宜仍未找到新工作。

 

「是我老了嗎?沒價值了嗎?」君宜坐在廣場的噴水池邊,看到趕着上班的年輕人。「我怎樣跟他們爭工作?」

 

她開始明白,當日諾維被解僱的心情。

坐了一個下午,君宜氣餒地回到姊姊的家。

 

「君宜,你真的不找他了?」君詠問。

君宜沒有答話。

「我聽說,他拿了他媽的五十萬⋯⋯」君詠繼說。

「別說了,當初你不是鼓勵我分手嗎?」君宜眼珠向上翻,一臉不耐煩。

「我仍然堅持你們應該分手,但你這樣一走了之,他⋯⋯」君詠欲言又止。

 

「他甚麼?」君宜裝作不想知道。

「這是我聽回來的,他進了一家電腦公司當小職員,還了部份債項,但堅持留起十萬,你們那個單位⋯⋯他還在交租。」

 

難道⋯⋯

他在等自己?他真的改了?不再炒股票嗎?

 

想到這裏,君宜感到很深的內疚,她看着君詠,突然說:「你有沒有男人介紹給我?我想拍拖。」

 

君詠睜大雙眼,難而置信。

其實,連君宜本人,亦對自己的話感到驚訝。

半個月後,君宜仍未找到工作,但已覓得新男友。

第一次被新男友拖着手,突然間,那份很深的內疚,又再閃出來,今次,還湧出一堆自我質問的說話。

 

「你怎麼可以如此無情?」

「諾維變回當天的他,你卻變成無情的陳君宜。」

「才一次難關,就逃跑了,你算甚麼女人?」

 

一個月後,新男友去台灣公幹,還訂了君宜的機票。

 

「陪我過去,順道休息一下。」新男友替她打點一切。

君宜不情願地出發,她坐在飛機上,愁眉深鎖。

新男友一句「有我在」,令她更害怕。為何當日,她不能對諾維說這句話?

她看着新男友輕撫自己的臉,自覺受不起。

她垂頭別過臉,倚在窗前問自己︰「我會有報應嗎?」

 

五天過去,一直鬱鬱寡歡的君宜,才剛落機,便收到諾維的訊息。

 

「我永遠愛你,我會等你。」

 

新男友拿着行李,上前拖着君宜的手︰「怎麼了?手這樣冰冷?」

 

「我有事要告訴你,我不想瞞你。」君宜一五一十將諾維欠債,自己離棄他的事,都說了出來

「你要離開我了對不對?」君宜雙眼流露着擔憂。

「傻婆。」新男友笑她。「真正的壞女人,不會內疚,亦不會覺得自己壞。」

「但我真的很壞⋯⋯」君宜把頭埋在他胸口,失聲痛哭。

「沒有。」他捧着她的臉:「聽我說,現在是誰借出十萬,再賠上工作?是你。你只是不願意原諒他,錯不在你。」

 

君宜如夢初醒。

 

她只是不願意原諒諾維。

她沒有錯,她只是不想一錯再錯。

,看上去只有一線之差,但真正的人,不會察覺到別人的犧牲。

君宜只是,諾維才是

相信自己,你不可能沒有付出過,不要想得自己太差。

 

(完)

 

及瘦身食譜作家,著作有《你是女皇,他就是皇帝!》、《邊吃邊瘦!50道獨家

瘦身食譜》、《邊吃邊瘦2!56道無添加‧減油糖食譜》。

個人網站︰http://lively.com.hk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lively.com.hk/

Instagram︰lively.com.hk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