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野.火(十/大結局):Player+Playee

柏原太賀野火十大結局player-playee

我衝落街,唔駛好耐就見到Vincent嘅背影。就喺我想上前叫住佢嘅時候,一架七人車突然駛到佢前面停低。門一打開,三個大漢隨即落車包圍住佢。

 

「你哋做咩⋯⋯」Vincent連整句呼叫都講唔晒。

 

三個大漢快速咁夾咗Vincent上車。我追唔夠幾步,就連尾燈都睇唔到。正當我想報警嘅時候,停喺馬路另一邊嘅一架開蓬車響咹。我一眼就認出坐喺司機位嘅歐生,於是氣憤咁走埋去。

 

「鍾意我架新車嗎?」歐生率先開口。

「你唔放人,我立即報警。」我無打算同佢閒話家常。

「咁惡做咩呀?頭先有事發生咩?」

「我而家立即報警。」

「自便。不過,我只係咁啱經過附近。同埋,咁黑嘅環境,妳肯定自己見到人樣,或者車牌嗎?」無錯!以歐生嘅為人,佢做任何嘢之前已經諗好晒後續。「如果妳報警有人失蹤的話,先要等48小時。同埋,妳知唔知喺香港,有幾多失咗蹤人口係搵唔返呀?都有十幾個percentage㗎。」

 

「好。隨便你,反正我同佢都唔熟。」我嘗試放輕Vincent嘅重要性,令歐生覺得自己做咗無謂嘢。不過,完全無效果。

 

「記唔記得我喺吊船度,同妳講過啲咩呀?」

 

「如果我要解決佢,真係好簡單。」呢句說話原本係歐生問我要唔要解決Chris。當時,我以為佢只係講笑。但呢一刻,我絕對相信呢句說話係認真嘅,只不過對象唔同咗。

 

「你威脅我?」我問。

「係提醒,唔係威脅。」歐生答。

「你到底想點?」

「一齊試下新車先講。」

 

我喺別無選擇嘅情況下,上咗歐生架車。沿途我無同佢講任何嘢,因為我知道無論講咩,都唔會影響到佢嘅行動。為咗一個無辜嘅人,我只好順住佢意思。

 

「妳好似咁耐都未去過我屋企,係嗎?」歐生喺一間豪宅嘅大閘前停車。

 

我點都估唔到,歐生竟然大膽到車我去佢屋企;一個瀕臨犯法嘅行為,唔係盡可能避免牽連到自己屋企咩?

 

「向左上角望一望,最好笑下。」

 

我望咗一眼,係一個閉路電視鏡頭。心思細密嘅歐生,似乎想留底我自願入屋嘅假象。我雖然非常擔心自己嘅安全,但諗深一層,既然佢留低我進入佢屋企嘅證據,即係最起碼我唔會死喺佢屋企先。

 

「要唔要飲啲酒?」歐生一貫故作風度咁幫我推門,請我入屋。不過,如今我只感到虛偽得嘔心。

「唔好同我講廢話,人呢?」我問。

「妳既然咁心急,我就帶妳見佢先啦!」

 

歐生帶我上二樓,當推開尾房嘅房門時,我見到Vincent坐喺房嘅正中間,反手扣住喺張櫈度。

 

「Vincent!」我衝前撲向佢身邊。唔知點解我會不自覺咁喊出嚟,或者因為見到佢無事,我突然安心咗好多。

「Purple,妳走啦!呢條友傻㗎。」Vincent好緊張咁同我講。

「唔怕,我而家立即報警。」

 

我拎個電話一睇,竟然無訊號。

 

「唔好意思。唔記得話妳知,我呢間房唔止隔音,仲裝埋阻隔訊號嘅裝置。妳知啦!我做好多決定,係會直接影響唔少公司嘅股價㗎嘛,比人偷聽到就唔好啦!」歐生胸有成竹咁講。

 

「我唔理你咩原因。總之,而家立即放……」

 

我轉身一望,立即目瞪口呆。頭先我因為見到Vincent,所以咩都無諗就衝咗入嚟。點知,原來呢間房嘅佈置同格局⋯⋯竟然係一間充滿變態性玩意嘅房間。

 

當我發呆之際,歐生已經不知不覺走到我面前,一手捉住我手腕,將我扯跌。我失去平衡,歐生粗暴咁拖行去一個金屬大方架前面,再熟練地用手扣扣住我嘅左手喺垂直支桿。

 

「妳之前咪問過我,點解我唔愛一個人,都可以同佢做愛?」歐生問。

「你想點呀?」我已經預期到之後會發生咩事,只係驚恐之下,希望得到意料之外嘅答案。

「九唔搭八。」歐生捉住我極力反抗亂舞嘅右手,毫不留情咁扣喺另一邊嘅支桿。之後,好滿意咁繼續講:「因為無幾多個女人,可以忍受到咁大嘅痛楚而又樂在其中。」

 

Vincent大叫咗一句「賤人!」後,反而令歐生更快手咁攞出一個搖控嘅開關制,肆意露出一個陰險嘅笑容。

 

「同妳玩完,我立即放人。Are you ready?」

 

一陣不祥嘅預感令我作出毫無意義嘅反抗,我出盡力去掙脫手扣。不過,手腕嘅痛楚好快就顯得微不足道。全身突如其來嘅刺痛,好像一千把刀開每吋皮膚⋯⋯唔係!直情係一萬支針刺入每個毛孔一樣。原來,我痛得連叫聲都出唔到。

 

「夠喇!」歐生講咗一聲之後,所有刺痛感消失。我全身發軟,任由兩邊手扣勉強扯起半跪嘅我,身上最後一分力都好似被抽乾咗一樣。「如果再電多幾秒,妳就會因為個心跳得太快而死㗎啦!」

 

「你……變態……」我未講完就已經開始嘔吐,電力流過嘅後遺症令我身體內裡不停翻滾。

「隨妳點講。不過,原來屬於我嘅嘢,我要親手玩殘先俾其他人。」

 

歐生一講完,電流又再通過全身。之後,佢話要檢查我嘅心跳,扯開我上身衫,不停扮嘢咁邊按摩我嘅胸部,邊拍我臉頰,問我係唔係清醒。

 

等我喘氣無咁厲害之後,又再嚟一次,我感覺到自己被電至眼淚、口水同鼻水流出。耳嗚之際,我見歐生指住我下方,好歡樂咁大笑。我望一望,發現自己竟然失禁。

 

我最後一句聽到嘅說話係:「等我搵嘢塞住佢先。」

而我最後一句勉強講嘅係:「唔好望……求你。」

 

******

 

歐生無食言。據Vincent所講,當日我不停徘徊於清醒嘅劇痛同昏迷嘅虛脫之間,之後歐生真係安排人送走我哋。本來當我醒返嘅時候想立即報警,但Vincent阻止我。我哋分析過,基本上完全無證據可言,加上一報警件事就會好張揚,會令我好尷尬。而當然,最重要係⋯⋯

 

「唔好諗返過去。我哋不如而家開始啦!」

 

Vincent嘅告白令我溶化。畢竟佢親眼望住我俾歐生蹂躪過,我曾經擔心佢只係內疚先同我一齊。但我哋做愛嘅時候,佢嘅投入令我相信佢對我真係樂在其中。我哋都非常享受彼此,令我確信我嘅擔心係多餘……

 

的確,係徹底多餘嘅!

 

四個月後某一日,Vincent同我講分手。原因已經唔重要,因為由一開始,我已經無諗過可以一世留住佢。我只係估唔到分手嘅禮物,竟然係佢嘅辭職信。而且,分手唔夠一星期,佢連所有社交媒體都block咗我。

 

半年後某一晚,Bella煞有介事咁約我出去食飯,仲同我講係同Vincent有關。起初,我有懷疑莫非Vincent同咗佢一齊?如果係,我係唔係可以大方咁祝福佢哋之後,再拉埋佢一齊去廁所講:「玩下好啦!咪認真呀!」

 

點知Bella俾我睇嘅係一張喜宴嘅相片,相嘅主角唔係Vincent,佢只係一對愉快新人旁邊嘅兄弟。但呢對新人比較特別,因為新郎竟然係歐生。

 

「Vincent原來係歐生嘅⋯⋯」Bella講咗好多嘢,大概係解釋兩個男人嘅親戚關係,但我一句都聽唔入耳,因為腦海中所有問題都清楚晒。

 

難怪歐生知道我喺公司嘅煩惱!

難怪Vincent被襲擊只係輕傷!

難怪歐生預早知道我屋企會有人而預備搖控機!

難怪Vincent被捉走時,合作得無驚動任何人!

難怪歐生言出必行,放過我哋之餘,唔怕我哋報警!

難怪Vincent唔介懷我喺佢面前俾人強暴過之餘,仲能夠享受同我做愛!

 

我唔止擔心係多餘。身為玩火嘅第三者,以為對方會有半滴真心嘅想法,完全係多餘嘅!同歐生第一次做愛開始,我已經只係player & playee。如果一個男人係真心對妳,又點可能希望妳長期處於「第三者」呢種「人唔人,鬼唔鬼」嘅尷尬身份呢?

 

我一直以為第三者唔太犯賤,因為都係人玩你,你玩人。反正上到床,邊個嘆邊個,好難講。

 

但原來最犯賤嘅唔係俾人玩,而係賤到俾人同朋友share嚟玩。

 

(完)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