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不可及

「如果我當初發現到他身體有毛病,如果我那時候及時去求救,他就不會離開這世界。」

 

女孩說的時候很沉重,只因她好像還未抽離得到,男孩的離世,對女孩的打擊很深,從前只會在電視劇看到的劇情,想不到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天。

 

不經不覺,已經半年了,這段時間女孩很努力去忙碌,不斷見朋友、不斷忙上班,她不想讓自己靜下來,因為當腦袋一放空,男孩的回憶又闖進來了,那些女孩和他開心過、傷心過、承諾過、計劃過的事,可以在一瞬間湧上心頭,就連男孩的聲音也彷若在身旁,這種感覺很揪心,因為他不會再回來了,而當時若果及時行樂,陪男孩實踐些當時想做的事,那麼今天女孩也不會如此的遺憾。

 

如果那時候當機立斷出發去旅行、如果那時候想吃就吃地闖進那餐廳、如果那時候不理太多先活在當下,那麼今天回憶時會不會沒那麼痛?

 

原來世間上最痛苦的事,是你終於有時間,但那個他已經沒時間再陪你,他知道你想出發的話,他一定很想陪你;他知道你想吃那間餐廳的話,他一定第一時間牽你手走進去;他知道你左思右想忐忑好不好去玩之際,他一定會笑著捉緊妳:「別想太多,現在就做吧。」

 

如果,他知道女孩為他而傷心,女孩會知道他怎樣安慰自己嗎?

 

對,他的離開很突然,突然得像掏空了女孩的心,這半年來,不少朋友都讚女孩很堅強,對,女孩的確很堅強,但說真的,真正的堅強不是裝強,而是女孩要緩緩地接受,接受男孩已經離開了,但是他多麼渴望女孩要幸福,卻是無論時間再過多久都不變的願望。

 

女孩寫了一封信給樹洞,她說,她已經不再哭了,只是她真很累,她把行程表排得滿滿的,只因為忙碌好像是一顆對女孩的止痛藥,在她忙碌到累透的時候,她才可以短暫地逃離對男孩的思念。

 

因為當女孩一旦停下來,那些痛苦的回憶和內疚就會襲來,她認為,如果當初她及時察覺,或許會救到男孩的,也因如此,她內疚萬分。

 

樹洞聽見的時候,心有點痛,男孩的離開,實在與女孩無關,女孩不應該自責,也不應該把壓力往自己推,若男孩知道的話,他或許會更內疚,因為男孩的願望,是當女孩想起他的時候,會笑;而不是想起他的時候,淚流。

 

女孩,妳知道嗎?為男孩堅強地活下去,找到真正的幸福,才是對男孩最大的安慰。

 

若可以,手放鬆多一點,好嗎?

 

抬頭望向天空,笑一個,男孩會看見的。

 

//「流星般閃過的痛楚    如想不起我我都給你留座 從身邊經過場地或時候錯   我共你當中欠了什麼」

 

P.S.胡鴻鈞《》;詞:張美賢;曲:張家誠

 

圖片來源: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