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野.火(九):着哂

柏原太賀野火九着哂

當水聲由浴室傳出客廳嘅時候,感覺好怪異同陌生。自從習慣咗獨居之後,我已經無再帶男人上屋企。就算每次同歐生見面,佢都會因應我嘅特殊喜好,先喺無床嘅地方「熱身」,之後先再去酒店。

 

水聲停止咗……全屋靜得就連自己嘅呼吸聲都可以聽到。我開始後悔,因為Vincent沖涼之前,我掙扎咗一陣,係唔係應該俾塵封喺我衣櫃嘅白恤衫佢換。件恤衫係當年我貪得意,當oversize嘅薄外套先買。如果我着,當然無問題。但如果係Vincent就⋯⋯果然係咁。

 

「Purple 姐,唔該晒。」

「唔駛客氣。」

 

Vincent着起件恤衫,有修身效果之餘,佢胸膛原來好闊,領口對落嘅衫鈕應該扣唔到。除非,佢係專登引我。

 

「有風筒嗎?」

「我拎比你。」

 

望住Vincent吹頭,我開始懷疑自己已經進入咗男人嘅慣性思考領域。有人話男人嘅好色係天生嘅,因為生理上係要不停播種,所以容易因為簡單嘅視覺刺激就會產生性衝動。

 

Vincent舉起雙手吹頭嘅時候,胸前乳頭可能因為恤衫嘅磨擦變硬,突兀得令我想盡快叫視線逃離佢身上。於是,我將注意力移向佢雙手。本來以為佢混亂嘅頭髮無任何美感可言,但係當佢修長嘅手指撥弄於天然微曲嘅濕潤頭髮時,竟然令我聯想到另一樣嘢。如果Vincent同樣溫柔咁輕輕撥弄我身上嘅毛髮,或者風筒都會因為濕水而失靈。

 

我劇烈地抑壓自己嘅幻想,最少唔好俾Vincent發現我眼神中嘅貪婪。但係面對一幅充滿生氣活力嘅畫作,我又情不自禁咁一直注目落去。

 

突然,Vincent中途停止。

 

「過嚟幫我吹,好嗎?」Vincent問。

「我對小鮮肉無興趣!」激動嘅思想令我衝口而出。

「吓?我背脊傷咗,舉手有啲痛啫。」

自作多情簡直係會錯意嘅極致尷尬。

「幫你⋯⋯好。等等,我播下歌先,費事咁悶。」

 

為咗逃離眼神嘅接觸,我轉身選擇CD,仲要刻意去搵快歌。爽快嘅歌令曖昧嘅氣氛消散些少,不過當手指插入Vincent半濕嘅頭髮時,我又再一次泛起侵犯佢嘅意識。

 

「好舒服呀~」Vincent忽然嬌起嚟。

「唔好嘈!阻我聽歌。」我立即制止佢。

 

我嘅忍耐已經去到極限,只要佢一有動作,我應該無可能抗拒。呢個時侯,我專注嘅歌曲入晒耳。明明首《Do me more》聽咗好多次,都一直唔覺有問題,但就偏偏成首歌嘅歌詞同我嘅幻想同步。

 

「Purple姐,妳識日文㗎?」Vincent問。

「些少。」我答。

「我都好少聽歌,呢首係⋯⋯」

「安室奈美恵。」

「難怪咁好聽。」Vincent轉頭講:「聽到妳着晒都無反應。」

「我邊有呀!」我抗議一樣回應。

「妳仲未為意咩?電話呀!」

 

我心中大叫到底今晚仲要誤會幾多次先完呀!眼前嘅我有兩個選擇,一係唔好忍,主動進攻;一係就盡快叫呢個尷尬嘅源頭離開,倒頭大睡。

 

當我拎起因之前睇戲而較咗靜音嘅電話時,原來已經有十幾個miss call,連同相片嘅message轟炸咗我大半晚。

 

「走!」我望實個電話講。

「吓?」Vincent問。

「已經吹完頭,立即拎埋嘢走。我要瞓喇。」

「Purple姐,無事吖嘛?」Vincent錯愕地問。

「Leave me, now!」

 

趕客令一出,已經再無轉彎嘅餘地。Vincent臨離開前,我偷望咗一眼,見到佢一臉受傷嘅表情。雖然有啲痛心,但總比後悔莫及好。

 

Vincent離開之後,我想再翻閱剛才嘅message同相片,但就已經被對方刪除,證明佢係實時監視住我嘅動向。我read完不過一分鐘,佢已經知道。

 

「你想點呀?」我撥打一個曾經相當熟悉嘅電話。

「知妳出事,我想關心妳啫。」歐生嘅語氣同佢嘅說話完全成反比。

「我唔需要。」我望出窗,續講:「係你本人,定係搵人監視我?」

「都無。不過,我最近玩緊航拍。」

 

一部航拍機在我窗外出現,之後我電話再次響起。一張從窗外拍低正面嘅我嘅相片傳來,就係呢部機剛才影住我幫Vincent吹頭。

 

「我哋分開咗,好嚟好散。唔好攪啲咁嘅嘢,你會嚇到我報警。」我嘗試威脅歐生。

「梗係要啦!無端端俾人喺街持刀襲擊,當然要去差館啦!」歐生輕浮得令我想發火。

「你到底跟蹤咗我幾耐?」

「唔好講跟蹤,咁啱撞到啫。」

「你到底想點呀?你就快結婚㗎啦!」

「我想點同我係唔係結婚無關係,我只係唔慣有樣原本屬於我嘅嘢,喺我手上白白流走。」

 

「我從來無屬於過你㗎。」

「好多比我收購咗嘅老字號都咁反抗過。妳知道下場係點嗎?先係反對嘅聲音會消失,最後全部都會比我拆散出售。」

「我唔係你手上嘅貨。你如果再騷擾我,我真係會報警。」

 

我cut線,氣憤同驚恐嘅情緒混雜,令我難以思考。到底係咩原因,令我一而再,再而三咁遇上分手後帶比我困苦嘅前度。Chris係咁,歐生又係咁。點解!

 

Chris⋯⋯歐生⋯⋯Chris⋯⋯歐生?Chris?

 

歐生咁多日無搵過我,一搵我就係Chris同日襲擊Vincent,呢種唔可能係巧合。簡單嘅推理令我冒出一道冷汗直滑背脊⋯⋯

 

「就係你搶人老婆!」Chris今晚係咁樣向Vincent大叫。有啲唔妥,如果係Chris自己發現,應該會講「你搶我老婆」,而唔係好似「有人」話俾佢知一樣。無錯!係先有人講過「搶人老婆」俾Chris知,所以佢先會原句複述。

 

唔通係歐生專登話比Chris聽,我今晚約咗其他男人?呢個係歐生慣常用「借刀」去解決生意難題嘅方法。

 

不祥嘅預感升起。我連忙打比Vincent,唔通。無錯!佢今晚跌一跌嘅時候,電話壞咗。我無時間再諗,立即出門打算盡快追返Vincent。

 

佢而家相當危險。

 

(待續)

 

野.火(一)發炮

野.火(二)公司的小鮮肉

野.火(三)前夫

野.火(四):四十樓高空插入

野.火(五):我無辦法再喺床上做愛

野.火(六):佢已經超越flirting

野.火(七):Liar

野.火(八):怨恨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