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野.火(四):四十樓高空插入

野.火(四):四十樓高空插入 柏原太賀

「如果我要解決佢,真係好簡單。」歐生知道 Chris 件事後講。

「你唔會搵人殺咗佢掛?」我飲一細口紅酒,再挑起一粒完全唔搭配嘅燒賣。

「殺人?犯法㗎。」同我對坐嘅歐生小心翼翼咁為我添酒。

 

喺呢個「場合」,真係好難唔小心,因為我同歐生正喺四十幾樓嘅吊船,即係高空清潔或維修大廈玻璃幕牆嘅懸吊式工作台。

 

今晚佢約我嘅時候,只係話去佢其中一個 office 度。當我步入佢空無一人嘅 office 時,仲以為又係要瞓喺張硬梆梆嘅會議枱。點知,佢俾咗支紅酒我拎住,叫我喺 reception 度等佢後,就急急腳走返去 pantry。期間,pantry 傳嚟一下好熟悉嘅「叮」一聲,之後每隔幾十秒一下。

 

歐生再行返出嚟嘅時候,已經成手都係微波爐食物。然後,簡單講咗句:「Let’s go!」

 

「咁你而家唔係犯法咩?無牌駕駛吊船。」我邊講,邊餵一粒蝦餃到歐生嘴邊。

「妳錯啦!我二十幾年前已經喺訓練局攞咗牌㗎啦!」歐生自信地回答。

「上至直升機、吊船,下至遊艇、潛水,你到底有咩係唔識㗎?」我問。

「You know me well, right?」

 

歐生嘅出身非常傳奇,佢喺名牌大學建築系畢業。本來應該會係建築師嘅佢,因為一次犯錯令佢無可能繼續專業道路。之後,佢開咗間細嘅建材公司,但就俾佢搵到一種新嘅建築物料,仲做埋代理,反而賺咗人生嘅第一桶金。往後,據報紙同訪問所講,佢嘅代理貿易生意愈做愈大,再藝高人膽大去收購同合併,令佢成為今日嘅城中富豪之一。

 

當然,事實佢透過北水同財技搵返嚟嘅,先係佢真正致富嘅關鍵。否則,當年一個三十歲未到嘅初創小伙子,又點可能搵到咁多人「投資」呢?至於有無犯法?喺法治社會下,主要係睇你或者背後嘅人,有幾多錢出律師費啫。

 

「Purple,妳唔覺得我好浪費人生咩?」歐生伸一伸懶腰,隨意咁瞓咗喺吊船板,令成架船輕微咁搖晃咗一下。

 

「你而家享受緊好多人幾世都無辦法享受嘅生活。如果你唔信嘅,不妨跳落去,投胎睇下下世有無咁好環境。」

「我意思係既然我學咗咁多嘢,應該做啲有意義嘅事,而唔係只為咗無止境咁賺錢?」

「你有錢,可以做啲嘢令其他人嘅生活更有意義。無錢,你做任何嘢都只係為咗令自己唔好失去生存嘅意義。」

「其他人嘛……」歐生伸起佢隻手,凝望漆黑嘅上空。「我記得讀書果陣,曾經夢想起一幢大廈出嚟,令人覺得自己可以掂到個月亮。」

「好浪漫喎。不過,可惜喺香港就算見到月亮,都唔會覺得好光。」

「唔緊要,有妳嘛。」

 

好多女人都鍾意同四十以上嘅熟男一齊,覺得佢哋更會 take care 人。可惜,日子耐咗,就會覺得對方好悶,做每件事都太循規蹈矩,甜言蜜語更顯得扭捏。浪漫不足,囉嗦有餘。不過,「安穩」呢兩字好似同歐生扯唔上關係。

 

富裕嘅條件,令佢可以延續任性輕狂嘅想法;曾經嘅遺憾,令佢更珍惜每一個實踐瘋狂嘅機會。

當然,遺憾亦會令一個人改變;令一個保守嘅女人變成蕩婦⋯⋯

 

歐生繼續平躺喺吊船嘅鋁板上面。不過,佢嘅手由不切實際咁渴望觸及月亮,慢慢實在地降落喺我胸前。手指沿乳溝上下輕撫幾回之後,慾念嘅軌跡逐漸擴大,一時上移挑弄嘴唇,一時下移輕按小腹。當佢開始肆意搶佔大腿內側嘅時候,指尖溫柔得令我幾乎主動投誠。

 

「Ride me!」

「而家?」

「Sure! 我早已經預備好。」

 

歐生隨手一拉後面一條繩,吊船嘅四邊原本捲起嘅帆布立即由欄杆滑落。片刻之間,成架吊船彷如一張有掛上帳幕嘅古典睡床一樣。只不過,呢張勉強只可以瞓一個人嘅床,正懸掛喺四十層以上嘅半空。

 

我鬆開歐生褲頭嘅時候,再一次令我懷疑佢嘅年紀。因為佢嘅身體反應從來都無出賣過佢,永遠咁賣力,一啲都唔似征戰已久嘅老兵。

 

我唔敢有太大動作,輕輕坐上歐生度,吊船又再輕微搖晃一下。

 

「咁都郁喎。一陣咪震得好勁?」我疑慮地問。

「咁妳記得要忍住,淨係上下咁出入,唔好太興奮到前後磨啦!」歐生輕蔑嘅態度反而挑起我嘅興趣。

「我怕係你先高潮,忍唔住向上頂咋。」

「如果我先嚟的話,請妳去旅行,anywhere。不過,如果妳先到,咁就罰妳陪我出 trip。」

「咁如果一齊到呢?」

 

我連除條底褲出嚟都怕會太大動作,只係拉歪中間位置,令我哋作出最低限度嘅結合。由於每一下動作都令吊船出現輕重不一嘅搖晃,一搖一驚心,我嘅動作慢得幾乎可以感受每厘米嘅進出。不過,亦因為咁,每一次抽送都能夠以數秒嘅節奏,細味被牽動嘅小陰唇,從而刺激陰蒂;而每一次插入,除咗有被填滿嘅舒坦外,亦足以感受喺體內緩緩傳遞而來嗰種令人安心嘅熱力。

 

經常聽人講慢食,先可以令味蕾真正感受食物嘅味道。呢一刻,我終於明白。

 

「Purple,妳係怕高,定驚輸呀?」正當我閉上眼,享受肉體嘅歡愉時,歐生竟然好唔知情識趣咁問。

「你想快咩?好呀!」

 

當晚,我用盡平生最大嘅勇氣,喺四十幾樓喺高空上面,贏咗一張機票。唯一嘅意外,就係我哋將一盒肉醬意粉,從高空散落到寂靜嘅皇后大道中。

 

(待續)

野.火(一)發炮

野.火(二)公司的小鮮肉

野.火(三)前夫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