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野.火(一)發炮

野.火(一)發炮 柏原太賀

年過三十之後,有無發現同性朋友愈來愈少呢?

 

以前,要約個朋友出嚟食飯,或者夜晚飲一杯,有幾難?但年過三十之後,妳會突然發現女性朋友數量急劇下降。唔係話佢哋消失咗或死咗(其實分別不大),而係大家唔係結咗婚、生埋仔,就係盡全力夾實自己嘅 last chance。至於飲酒?凍嘢,no 啦!

 

不過,唔知係唔係結構問題,男人三十之後反而好多都愈戰愈勇。有啲結婚幾年之後,比拍拖嗰時更加老是常出現,話老婆寧願一個人留喺屋企睇 TVB 喎。

 

於是,三十有多仲單身嘅我,反而男性朋友佔絕大多數。不時會約出嚟食食飯,吹吹水。有人問我點解唔正正經經搵個男朋友?首先,我唔覺得單身約異性出嚟食飯叫唔正經。其次,我有一個難言之隱,令我唔敢再識男朋友。

 

「Purple,今晚有無時間?」電話響起,係歐生。

「點呀?又同人嘈交呀?」我對佢連問侯都無句,有啲唔滿意。

「唔係咁先可以約妳嘅,我今晚想慶祝一下。」

「For what?」

「做成一單 deal,賺咗少少。」

識歐生之後,我終於明愛因斯坦嘅相對論,係可以應用喺唔同層面。我唔知佢 actually 嘅「少少」有幾多,但大概係唔少打工仔賺十年都搵唔到嘅錢。

「你搵我慶祝,定助慶呀?」

「I just wanna share with you.」

「歐生,你有女朋友㗎喎。」

「妳知我同佢唔夾㗎。」

 

我知歐生呢個唔係藉口,係事實。好多男人都係咁,明知同另一半唔夾,但偏偏唔想分手。佢哋有無數聽落好無奈嘅原因,但真正原因只有一個:懶。男人寧可對感情嘅拖泥帶水到令人討厭嘅地步,都懶得同認識嘅人交代,懶去適應一段穩定嘅新感情。但諷刺嘅係,佢哋絕對唔介意 on-top 去增加煩惱。

 

對於呢種臨時嘅邀約,我最 concern 嘅唔係有無化妝。因為自從28歲之後,我已經無試過唔化妝就返工。而且,為咗唔好感覺一下子變老,無論髮型同妝容,呢幾年都無改變過。我主要回想返今朝匆忙出門嘅衣著,到底見唔到得人?

 

「咁今晚去邊區?」

「銅鑼灣,老地方等。」

「See you.」

 

夜晚,歐生同我喺酒店餐廳食飯。基本上,每次嚟銅鑼灣,我哋嘅前戲都會喺呢度發生。

 

「Philip,今晚個扒啱食嗎?」餐廳經理主動問歐生。

「唔錯。幫我同殷小姐要兩杯……」歐生答。

「上次嘅存酒,係嗎?」

「醒目。」

 

歐生大我幾年,今年四十出頭。無論佢嘅朋友又好,下屬又好,甚至 serve 佢嘅服務員又好,都習慣好親切咁叫佢 Philip,佢亦好受落。但係我堅持稱呼佢係歐生,一來我同佢嘅朋友圈完全隔離,但我哋就 more than friend;二來,我不停提醒自己,我唔係 serve 佢,而係 fair play。我就連半分恩惠都唔想有。

 

I'm more special than anyone else, so far yet so close.

 

「做咩眼甘甘望住我?」我問。

「因為望住妳,令我覺得枱底交易其實都唔錯。」Philip 答。

「你做正行㗎喎。」

「係。不過,我一向都想突破規範。」

「我feel到吖。」我腳指已經沿褲管遊到目的地,指尖感覺到陣陣反彈嘅壓力。「仲好成功添。」

「係唔係一陣先上去?」

「As usual.」

 

我哋無立即上房,歐生反而拉住我離開酒店,銳利嘅眼神尋找佢嘅捕獵場。佢帶我走向旁邊嘅商場,落到B1,旁邊就係停車場。

 

「我唔想喺車。」我以為會帶畀佢難題,點知佢完全無減慢步伐。

「我都無打算重複上次嘅遊戲。」

 

歐生引領我穿過隧道,到達出口嘅時侯,我已經喺維多利亞港的海旁,側邊仲有幾支充滿殖民地色彩嘅禮炮。原來,我哋已經橫過咗東區走廊。

 

「我真係唔知可以咁樣過嚟。」我刻意扮一下少女:「你好叻呀!」

「哈哈!妳果然鍾意呢度。」男人,無論咩年紀同地位,一樣係咁易哄。亦因為咁,男人一啲都唔可信。

「價值連城嘅美景,梗鍾意啦!Million-Dollar night view, right?」

 

維多利亞港係全世界其中一個最著名嘅夜景,呢個 view 最吸引,除咗兩岸永不熄滅嘅燈火外,仲有一份唔屬於城市嘅恬靜,獨特嘅反差令人舒爽得來安心。

 

而呢個位置就更妙,歐生拉我到靠近馬路嘅牆身。雖然身後係居高臨下嘅世貿同酒店,但由於行人路比馬路低差不多一個人嘅身高,即使有人喺窗邊望落嚟,亦剛好遮擋到我哋嘅身體,感覺彷若置身大廳嘅屏風後面。

 

「又刺激,又唔怕人騷擾,啱妳口味嗎?」歐生問。

 

歐生對我,同佢一向做生意嘅手法一樣,根本無畀我反抗嘅餘地,就已經完全封鎖目標嘅行動。佢以同年紀唔相符嘅柔軟雙唇,令我失去咗說話嘅能力,同時雙手環抱住我。身後飛馳嘅車聲化成屏障,反而令我安心咁享受隔住衣服嘅體溫。

 

絕對嘅刺激會帶嚟驚恐,絕對嘅安心只會產生悶局。刺激同安心嘅交雜,晚風同體溫嘅纏綿,正好令意識昇華到微妙而興奮嘅境界。

 

「我最鍾意聽到妳嘅喘氣聲。」歐生喺我耳邊輕吹一口氣,令我全身好似觸電般搔癢。

「你想點處置我呀?」一句有力嘅挑逗,唔一定需要表現淫褻,反而更有效增加對方嘅控制慾。

 

佢嘅右手已經不知不覺間伸入咗我條裙內,仲沿底褲邊滑入去輕微濕潤嘅地方。喺高速行駛嘅車輛噪音襯托下,我毫不掩飾加重嘅呼吸聲。

 

「想唔想同我一齊冒險?」歐生問。

「我同你一齊就已經冒緊險。」我反問。

 

突然,一陣出其不意嘅暖熱磨擦,令我忍唔住驚呼一聲。

 

(待續)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圖片來源:《喜愛夜蒲2》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