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想遇見的前度

 

要是沒有碰上他,多好。

 

芯怡坐在咖啡店內,不自然地拿熱杯,心不在焉的她不自覺地燙了手指一下,害她差點叫出來。

 

「妳還是老樣子呢?摸一摸我的杯子吧!會好一點。」志輝遞上自己的凍咖啡。芯怡接過後,附在杯子周圍的冰凍水珠,確實令她好過一點。

「你才沒變呢!但我已經到了叫熱飲的年紀。」芯怡自嘲。

「我們是同年的,同班同學。」

 

好一個「同班同學」的稱號,令芯怡內裡泛起千重思潮,到底是他刻意想淡化兩人的過去,還是刻意不讓自己表現出對過去的在意呢?如果是後者,那不是對我仍有感情嗎?

 

對於十年不見的前度,這樣突然的重遇,讓芯怡隱藏於腦內多年的問題都一一發掘出來,曝露在牽強的笑容中。

 

「你好像事業有成的樣子,還有拼模型嗎?」芯怡想了良久才問。

 

「沒有了。每日朝九晚六的工作,現在連工具也不知丟在哪裡。」志輝漫不經心地回應。

— 對了,我實在看不順眼你如今穿西裝的樣子。

「真可惜,記得你曾說夢想開一間模型店。我還以為你會堅持。」芯怡說。

— 然而,當年你為了拼模型而不陪我,讓我們吵了大大小小多場的架。

「要吃飯的。」志輝回應。

— 難道你還在意當日我們分手時的意氣用詞嗎?

「也對。連住的地方也不夠了,怎放這麼多模型位?」芯怡說。

— 那些你送我的舊生日禮物,早已不見了。但你親手做給我的首辦模型,我還好好地收藏起來。

 

刻意掏出來的話題不能持續很久,換來是之後更沉默的氣氛。

 

「孩子多大?」芯怡再問。

 

「三歲,預備升幼稚園了。」志輝回答得淡定。

— 果然,妳是知道我的近況。

「妳呢?什麼時侯結婚?」

— 慘了!一時大意,求你不要說男人都是信不過的。

「下年年尾吧!」芯怡答的輕鬆。

— 還好。終於有人能約束妳了,但……妳真心愛他;愛得比當年更瘋狂嗎?

「那就要好好管理自己,不要強迫他做不喜歡的事了。」

 

「放心。我們都已經很成熟了。」芯怡視線從遠方回來,正好跟志輝四目交投。

 

志輝心想這就對了!從前的自己完全不懂照顧芯怡的感受,天真地以為真正的不用經營,讓小事吵到上天,不停累積後,再因已忘了什麼原因開始吵的架而分手。那年,他躲起來哭,翻開一段段跟芯怡的記憶,好幾次想找她,卻倔強地不肯先道歉。

 

「我也不得不成熟,否則當不了爸。」志輝報上一個微笑。

 

芯怡心想這就錯了!眼前的志輝完全失去當日的神彩,沒有理想,沒有興趣。多年來,她一直偷偷地窺探志輝,從社交網絡的相片,她見證著一個大男孩如何裝成熟。他的太太或許很滿意,但如今這個暖男只是演好一個角色而已。你知道嗎?曾經,我一直在幻想,幻想你來找我。

 

咖啡飲完了。

 

「要走了。想不到十年才碰到你。」芯怡說。

「我也想不到。那………再見。」

「嗯。」

 

兩人轉頭就走。芯怡卻猶豫應否問他聯絡電話,志輝也忘記至少取她一張名片。兩人都等對方回頭叫停自己,卻兩人也沒有回頭。

 

今天,我已做了最好的情人,只是對象不是你。然而,你讓我記起今天的好,是痛苦地犧牲了無數昨天而成。

 

要是沒有碰上他,多好。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