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遇上渣男的慾女

 

「佢無做錯啲咩,仲對我唔錯,突然分手太衰喇!」

 

Belle 跟男友拍拖近十年,從大學未畢業到近年升職做中層管理,一直是同一個男朋友,卻有過不少男人。簡單而言,就是偷食。知內情的朋友都勸Belle不如早早收手,不要玩火,但她卻有自己一套哲學。

 

「我希望搵一個真心對我好嘅人,而唔係上完床就變晒樣,咁我就安心同佢一齊。」Belle答。

「你上次果個呢?」朋友問。

「唔好提啦!Hurt爆,佢原來有女朋友。」

「咁你自己都有男朋友啦!」

「點同呀?我係好坦白同佢講我有男朋友,佢都approach 我㗎。但係佢係呃我,如果佢一開始講明大家只係sp都仲好,我係同佢瞓完見到佢電話先知。」

「咁而家你哋點呀?」

「煩死,不停纏住我。」

「你哋仲未分開咩?」

「我都想㗎!不過,我真係有交個心出嚟,點都有啲唔捨得。佢追我果時又不停呃我話愛我,我先肯同佢一齊。而家踢爆咗,又點都唔肯走。」

「你唔見佢咪得囉。」

「試過同佢講啦!佢追我果時送過我返工同返屋企,次次話分開就去到我樓下等我,咁我可以點啫。唔通當住屋企人或者啲同事面前同佢嘈咩?而家仲話返我轉頭,話我呃佢當初講明同Kenny無晒感情,以為我會分手。總之,就煩死啦!」

「你唔係仲keep 住同佢開房呀?」

「咁我又唔會咁open,不過上次佢車我去傾。我原本真係諗住同佢講分手,但佢又係咁好惡咁鬧我,鬧到我喊晒又抱返,咪喺車度搞咗囉。」

「佢係分明臨分手前,有得搞幾多就搞幾多,你咪咁蠢益佢,早啲分手啦!」

「我會㗎啦!我都覺得自己好失敗,點解咁無決心。我真係好怕再遇到呢啲呃我嘅人渣。」

 

Belle口中咒罵對方是人渣,但朋友卻只苦笑應對。尋常倫理,一個偷吃的女人有什麼資格說人不是呢?但Belle卻始終認為自己一日未結婚,仍有選擇的餘地,只是對方不夠坦白,也欺騙自己感情來「呃蝦條」。

 

Belle不容易地跟那個男人分開不久,她又再搭上其他男人,一次、兩次、三次……她已經習以為常,覺得所有男人都是騙子。

 

「點解無一個男人對我真心?」Belle 曾向朋友訴苦。「一係就本身有女朋友呃我話無,一係就話自己你好快會分手。我太耳仔軟,太易信人啦!點知次次最後都係為咗上床,仲要分開果時威脅踢爆我,一拍兩散。」

「你有個細水長流嘅男朋友,你自己唔珍惜,有咩好講?」可是,就連朋友也不值她的行為。

「咁我成世人,唔想咁快做決定嘛。」

「點解唔分手,放生Kenny呢?你一來浪費青春,二來消費Kenny對你嘅感情,真係好咩?」

「我未遇到一個比佢更有安全感嘅人,但我真係好模糊,唔知同佢之間係唔係愛。同佢一齊,水都無滴。如果結咗婚先發覺唔愛,咁咪死。」

「Belle,你知Kenny一直都愛你。但一齊咁耐,唔通日日都咁激情咩。」

「如果真係無晒呢?細水長流定無水可留,我真係分唔清。咁我之後咁多年,點過呀?」

「你咁樣拖住Kenny,都好衰啫。你到底想拖到幾時呀?」

「佢無做錯啲咩,仲對我唔錯,突然分手太衰啦!」

 

朋友對Belle已經去到無話可說的地步,甚至不時回敬一兩句語氣稍重的,希望她醒覺。

 

事實上,不是Belle運氣不好每每遇上渣男,而是她的本質令男人感到有利可圖。男女之間當然會有真愛,但她卻忽略了在給予其他男人追求的機會時,她是仍有男朋友的事實。男人的膚淺不在於好色,而是在於把一籃子的特質混淆。

 

明明有男朋友卻開綠燈不是會選擇,而是不忠貞;不忠貞不代表渴望被愛,而只是開放。試問一個正常男人又怎麼能投放真感情,到一個不忠貞兼開放的女人身上呢?

 

在這十年間,Belle根本沒有成長過。她其實並不太愛Kenny,只是習慣一起,卻又一直不甘心把青春消耗在一個男人身上。於是,只要有人願意接近,她都幻想或許在對方身上會獲得更多愛,但對方從一開始只當Belle是一名慾女而已。

 

Belle並不明白成熟的女人不在於年紀或事業成就,而是懂得選擇及拒絕。

 

「點呀?今次咁大決心?」時隔數月,朋友見Belle 如沐春風,便在享受high tea時問。

「係。佢條件唔差,而且重點係單身。」Belle視線透過落地玻璃,落在餐廳外的遠處甜絲絲地說。

 

兩星期前,Kenny終於發現Belle一直瞞著他跟不同男人約會,於是忍痛提出分手。十年情並不容易忘懷,即使再氣憤,Kenny也象徵式地拋下一句接近晦氣的祝福。當然,在不少男人眼中,Kenny已經大方到極限。

 

「靚唔靚仔先?」朋友打趣問。

「一陣嚟到咪知囉。不過,最緊要係性格好,又成熟。我從來未遇過咁有風度嘅男人。」

「嘩!咁正?」

 

說時遲,那時快,Belle口中的風度男駛著一輛名貴房車而來。

 

「點解頭先打唔到畀你?」Belle第一時間問。

「我希望今晚全晚咩電話都唔聽,淨係陪妳嘛。所以,你睇……」男人拉反兩邊褲袋,示意內裡空空的,續說:「電話都無帶。」

「夠啦!閃瞎啦!走啦,唔阻你哋啦!」朋友也識趣地說。

 

Belle甫一踏出餐廳就擁著那個男人,冒升了一陣熱戀的感覺,令她興奮不已。她以為自己終於找到了幸福,甚至暗暗感激Kenny的犧牲。

 

對了,Belle的確從未遇過這種男人;一個精於謊言的已婚男人,而她卻仍被蒙在鼓裡。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