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五/大結局)

兩日後,我跟嘉儀約了Sophia出來,商量如何應對Mark的行動。嘉儀出發前,興奮地問要不要一個行動代號,被我取笑她太喜歡郭富城的《寒戰》。結果,我們花了整程車的時間,討論「薯片行動」、「品客行動」及「財政司行動」的名字優劣。

 

想不到嘉儀一見到Sophia就變得異常沉默,還不時逃避她的目光。

 

「其實你唔駛咁介意,我哋大家都知你只係受害者嚟。」說了大半天後,Sophia終於忍不住說。

「唔係。」嘉儀終於開聲:「我唔係介意件事,而係怕你哋介意我。」

「唔好咁講啦!」我以為自己在安慰嘉儀,誰知她竟然說:

「Fiona咁大波,你雖然年紀比我哋大,但又原來咁靚……不過,你哋嘅男人最後竟然都拋棄咗你哋,選擇同我上床,我怕你哋會唔高興。」

 

我跟Sophia 面面相覷,實在想不到嘉儀哪來的自信,除了大笑地認輸外,實在別無選擇。

 

最終,我們當然沒有任何結論就散會,只同意日後盡量避開跟Mark接觸。但在內心深處,我都明白這只會有更多女人受傷害。可是,我們卻完全沒有解決方法。

 

 

「Fiona,可能我有啲蠢,想問你一個問題。」嘉儀在幾日後,突然打電話結給我。

「你講啦!」對於嘉儀的無聊問題,我早已經習以為常。

「如果Mark 識我嘅時候,同我握過手,即係佢一開始就會知道我有個朋友叫Fiona,仲有特殊能力,係嗎?」

「睇下你果時諗緊咩啦!理論上,應該係。」

「咁我都無咁內疚,即係就算我唔同佢講,佢都知啦!」

「你幾時同佢講呀?」

「咁我果時真心諗住介紹你畀佢識嘛,咪講到你有咁特別得咁特別囉。點知佢開口問你係唔係有讀心能力,我一時口快就答『你點知㗎』,咁囉。」

「都過咗去啦……」

 

原本,我實在心想一個男人即使是亂食,也不會一開始就選擇劣食吧!可是,我想了一想,嘉儀說的才是道理。不!甚至她才看到一個簡單的事實。

 

「嘉儀,我轉頭再搵你。」

 

我連忙跟嘉儀掛線後,心裡升起一陣寒意。那來自太多的不合理,而且完全拼湊在一起。如果我猜測的是事實的話,那未免太惡毒;惡毒得令我一陣嘔心的感覺湧上喉頭。

 

「Mark,我有嘢同你講。」我打通了彷彿一個世紀前的電話,並約了Mark在放工前見面。

 

在咖啡店內,Mark甫一坐下來,就不耐煩惱問:「我哋仲有咩好講?」

「我要知道事實嘅全部。」我毫不客氣地說。

「咪就係正如Sophia所講,我只係一個以不停傷害唔同女人為你嘅無恥之徒囉。」

「真係咁咩?」

「你唔係因為相信佢,所以先刻意避開我咩?」

「係因為你由一開始就無對我坦白。」

「嘿!」Mark夾雜著冷傲及無奈:「如果一開始就講明,你都唔會信,係唔係?」

「或者,但總比而家咁樣好。」

「如果你一直唔發覺,咁我只係繼續逃避啫,無咩大不了。」

 

其實,我早就應該發覺當中的矛盾,從一開始就應該發覺才對。

 

「你根本就唔可以控制其他人嘅諗法,你甚至連其他人諗咩都聽唔到,係嗎?」我唯有直說。

「你覺得係咁咩?」

「你只係好識得觀人於微,之後講一啲似是而非嘅嘢,就令人相信你有能力。」

「我唔明喎。咁對我有咩好處呀?」

「你只有一個目的——為咗遇見我。」

「無幾個女人會咁有自信喎。」

 

「正確啲嚟講,係你想搵一個可以有能力嘅人去抗衡返Sophia對你嘅魔咒。真正有特殊能力嘅人,係Sophia,唔係你。你腦內嘅黑洞係畀Sophia擾亂所造成,凡有同你身體接觸過嘅女人,都會引發佢哋內心嘅性慾望,從而令你哋好自然咁上床。我唔知你每日嘅生活點過,用幾大意志先可以抵抗Sophia。」這就解釋為何Mark的生活會仿似軍旅般定時,卻又每逢認識新朋友,都只僅限認識便算,不會深交。「所以你認識每一個女人都會先同佢握手,如果個女仔無能力的話,自然就會中伏,而你需要有抵抗力先可以立即疏遠佢。」

 

我說出自己的推理後,Mark深深地吐出一口氣,就像如釋重負一樣。

 

「好精彩嘅推理,咁目的呢?任何人做嘢都會有動機。」

「係佢想同你離婚,再分你嘅身家。」

「你以為我……」

「無錯!你唔係有好多流動現金,不過你擁有多個物業。果間咁整齊嘅屋,根本只係你眾多物業嘅一部份。」

「你查過我嚟?」

「只要有一個地址,如果搵人查,唔駛兩個鐘就可以知道。你喺03年嘅時候,曾經以低價入市多個物業,之後再樓換樓投資。」

 

「所以我根本無呃過你,你腦內見到有人跳樓,只係你自己想逃避呢世界嘅投射。多年以來,你對太多人失望過,早就有輕度抑鬱。」這次,輪到Mark作出解釋:「而當Sophia捉住你嘅時候,佢已經喺你腦內見到呢個幻想,所以順水推舟就話我曾經逼死過前度。」

 

「無錯!佢係希望發生呢件事,令佢可以有藉口話你出軌而離婚。」我說。

 

「至於嘉儀,我真係好抱歉。因為我太著緊你,所以當我知道你接觸過Sophia之後,就過去搵佢理論。點知,我一時激動中咗佢嘅能力。而家佢有晒證據,早幾日我哋已經簽咗紙離婚。」Mark再解釋。

 

提到嘉儀,令我一陣尷尬,畢竟是因為我錯信Sophia才令事情發展至此。

 

「不過,你既然一早知道佢目的,點解死都唔離婚。你明知鬥佢唔過,仲可能會傷害到其他人。」我問Mark。

「自私,仲有過份自信。我諗呢啲係好多男人都會犯嘅錯。」

「但係而家……」

「其實我發現相對地輕鬆咗好多。突然間明白到就算擁有更多,如果每日都擔驚受怕,都唔知為乜。」

 

Mark放下咖啡杯,輕輕對我一笑,笑得相當輕鬆。

 

「我真係好慶幸可以遇見你,因為只有你先會可以真正明白我嘅難受。不過,你會介意我同你嘅好朋友曾經……」

「會。不過,我都有責任。」

「重新開始,好嗎?」

 

Mark再次伸出手,我欣然他握手。但這一次,我終於聽到他的內心……

 

「你好!我愛你。」

 

~全故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四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三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一)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九)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八)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七)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六)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五)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四)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三)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一)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