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三)

 

Mark的太太提議到附近的餐廳暢談,我沒有拒絕的餘地,畢竟我明白自己理虧在先,不會無恥地理直氣壯去當小三。同時,在餐廳這種公眾地方,她也不可能太亂來。

 

「你頭先話係Mark唔肯同你離婚,即係佢其實呃緊我?」我問。

「小妹妹,佢呃你嘅嘢唔止咁少。」Mark的太太似乎比上一次平靜得多,續說:「有啲嘢,我唔知點解釋畀你知。所以上次係有心嚇走你就算,真係唔好意思。」

 

跟Mark太太再碰面的場面,幻想過很多次,也自問有足夠的心理預備,但想不到她竟然會跟我說不好意思。這反令我一時措手不及。

 

「對唔住,我有啲亂。雖然由我講出口係有啲怪,但應該係我向你道歉先啱。」我只好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

「如果你係全心介入一對夫婦嘅感情的話,你的確係好錯。不過,我知道佢對啲女仔做過乜嘢,所以我反而同情你哋。另外,千萬唔好用佢嘅姓嚟叫我,你可以叫我Sophia。」

 

我竟然有一刻心被挖空的傷感,從Sophia的用語中,我開始意識到Mark是一個感情騙子,而我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唯一的女人。

 

「Sophia,我想先問清楚一件事。你同Mark之間,真係無晒感情?」我問。

「絕對無。如果有的話,都只係恨。」Sophia的眼神流露出一絲兇狠。

「咁既然無晒感情,為咩要阻止Mark同其他女人一齊呢?坦白講,就算佢地心又好,其他女仔犯賤又好,你大可以當佢只係一個陌生人,鄙視佢嘅行為就算。」

「因為佢最後點都會令啲女仔同我接觸。」

「對唔住!我真係get 唔到你嘅意思。」我一臉疑惑地問。

「佢以見到女人痛苦為樂!當一個女仔嘅心畀佢控制到無辦法離開嘅時間,佢就會利用我未同佢離婚呢點,去同個女仔分手。」

「為咩?」

「收割!佢要收割人類嘅痛苦感情,因為佢本身就係無感情嘅魔鬼。」

 

我看得出Sophia盡量嘗試控制她激動的情緒。她大概覺得對一個普通女人說這種話,只會被當作誇張的怨言,甚至真的有些微妄想症。但對我而言,Sophia的說話完全震撼我的內心。

 

「你其實……係想講Mark可以知道其他人諗咩?」我戰戰兢兢地問。

「唔通你都知道佢有呢種異能?」Sophia驚訝地反問。

「嗯。我唔只知咁簡單,仲……」我想了一想後,還是忍住了衝動。「佢仲示範過比我睇。」

「難怪我未解釋,你就明。不過,真係估唔到佢呢次會示範比你睇,之前幾個女仔講極都唔信,仲以為我發癲。」

「有幾多個呀?」

「四個。」Sophia定眼望了我幾秒,苦笑地問:「點呀?小妹妹,仲以為係緣份安排,唯一愛人呀?面對現實啦!佢唔只想呃你上床咁簡單。」

「咁係咩呀?」我被Sophia看穿了,唯有順著她的節奏繼續聽下去。

「佢變態㗎,佢見人為佢難過就會興奮,愈難過,愈興奮果種。你同佢上過床㗎啦?」

 

被Sophia如此一問,尷尬得讓我除了微微點頭外,實在不懂如何回應。她知道我跟Mark上過床後,竟然問:「你覺得佢勁唔勁呀?」

「吓?」我幾乎以為自己聽錯,勉為其難地答:「我無刻意將佢同人比過。」

 

「你講大話。」Sophia肯定地說:「呢個人渣嘅唯一優點就係床上能力極強。我啱啱同佢結婚果時,我哋試過十二個鐘頭不停咁做。佢可以令我每次都有高潮,做到我磨損出血都唔知。我果時仲以為佢好愛我先可以咁,但原來佢只係性慾同性能力同樣誇張,根本正常女人就滿足唔到佢。於是,佢愈玩愈變態。最後,我頂唔順,默許佢出去外求。」

 

「既然你都畀佢出去,咁佢做咩仲要呃咁其他女仔?」我問。

「你仲未明呀?佢已經玩無可玩,當女人嘅身體點都滿足唔到佢嘅時候,佢轉移目標去玩弄女人嘅心。」

「我仲係未明佢點操作成件事。」

 

「你睇下你自己咪得囉。」Sophia 不懷好意地微笑。「佢首先用佢惡魔般嘅能力知道晒你所有嘢之後,就不停咁扮偶遇或者志同道合,令你有錯覺以為係上天註定嘅緣份。埋到身之後,就用性令你沉溺落去。女人有時比男人更唔肯面對自己,你會懷疑自己前所未有嘅高潮係因為你愛上一個人,而唔想承認呢種只係單純嘅性興奮。當你習慣咗享受咁高質嘅性愛過程之後,你就會怕佢離開你。而且,你會呃自己呢種係因為怕失去愛嘅恐懼。」

「咁之後呢?就係引啲女仔去發現你嘅存在?」

「無錯。然後,提出分手。」

 

我明白。我完全明白Sophia所指的步驟,因為我已經開始沉溺跟Mark每次做愛嘅時間,我甚至為咗更加感受到佢激動而主動食藥。

 

「所以,果次你喺佢引我發現你之前,就主動現身?」我再問Sophia。

「係。我當時見佢又帶一個新面口上屋企,以為你哋仲未上床。」

 

Sophia的回應令我更難堪。如果,當日我堅持弄清楚整件事,或許不會墜進Mark的圈套。可是,我太天真了;天真得比嘉儀更甚。

 

「既然係咁,點解你唔同佢離婚?」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對了,我還差點忘了。

「我唔知你信唔信,但每一次,當佢一接觸我嘅時候……我指佢真係掂到我嘅一刻,我嘅情緒就會完全失控,好似跌落一個令我好驚慌嘅深淵一樣。警察又好,醫生又好,就連我家人都以為我有精神問題,我根本講咩都無人理,班所謂專業人士仲叫佢好好照顧我。」Sophia說完後,不忘補上一句:「你明唔明呀?」

 

我怎會不明白!我怎可能不明白!這個世界上,就只有我最明白!

 

「咁我而家可以點呀?」終於,我忍不住問。

「離開佢,徹底咁離開佢。否則,佢會摧毀你嘅一切。」

「但既然我已經知道佢嘅真面目,又同你傾過,我諗我識點面對佢。」

「無必要。亦唔好低估呢個人,佢係連半分底線都無。」

「例如呢?」

「你知道上一個女仔咩下場嗎?」

 

******

 

我跌跌撞撞地走回家。因為剛才Sophia的說話已化成畫面,一次又一次地在我腦海出現。不!是那畫面早就出現過,只是比一直以來的更完整。

 

我回家後,小姐仍是高傲地望了我一眼後就離開。平常的時侯,我必定會走過去逗她玩的。可是,今天我實在虛弱得連呼吸也覺得困難。如今,我唯一想到的就只有嘉儀。

 

「喂!嘉儀,我好想同你講樣嘢。」我打電話給嘉儀,響了很久才接聽。

「而家?咩事呀?」嘉儀錯愕地問。

「我頭先見過Mark嘅老婆,佢同我講晒Mark嘅所有嘢。原來佢變態㗎,只係一直想人難受,仲要係難受到死果隻。」

「我唔明喎。」

「我咪講過之前睇到Mark個腦入邊同一個女人喺佢屋企做愛,開頭仲以為佢只係用我個樣嚟玩我。點知原來係真㗎!果個根本唔係我嚟,係佢上一個女人。佢仲專登引佢老婆返屋企,當面令佢老婆發顛,再要求同個女人分手。總之,好複雜,最後……」

「Fiona,既然咁複雜,就不如出嚟講啦!好嗎?」

「唔係呀!你聽我講埋先啦!個女仔無辦法離開Mark,但佢堅持同個女仔分手,最後睇住佢由窗口跳樓呀!佢變態㗎!」我邊說,眼淚卻不由自地流出來。「嘉儀,你要幫我,我一定要離開佢。嘉儀……喂?」

 

電話另一端沒有任何回應。我細仔再聽,卻隱約聽到急促的喘氣及呻吟聲。

 

「喂!Fiona,我諗嘉儀唔得閒聽你電話住。」

 

我嚇得失重,任由電話跌落地上。剛才的那把聲是Mark,他正在跟我最好的朋友做愛。

 

(待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一)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九)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八)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七)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六)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五)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四)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三)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一)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