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一)

由於全日發生的事實在太豐富,害我伴隨二十多年的能力也在不知不覺間失靈。後來我跟嘉儀實在倦得無法再支持下去,最明顯的佐證莫過於嘉儀竟然說:「我飽啦!」

 

於是,我們決定再一起回到我家,睡一覺後才再作打算。

 

「你係幾時發現㗎?」嘉儀邊吃早餐,邊問。

「你鬧我無可能唔知佢老婆想點之後,我諗咗一陣先發現我竟然真係唔知,但佢果刻明明捉住我對手㗎嘛。」我回應。

「係囉。我又點知你會突然無咗超能力啫,仲以為你發爛渣咋。」

「唔係囉。同埋,Mark之後拖住我跑,我竟然無再有種墜入黑洞嘅感覺。」

「我記得你提過佢可以令你產生幻覺。咁之後你一直‥‥‥」

「嗯。我懷疑佢令我一直覺得有人跟住我,令我好驚,跟住上佢房。」

「不過,佢點都估唔到我會跟埋去,係唔係呢?」

「應該係。同埋,佢無論出手救我又好,提議去佢房又好,都反應太快啦!」

「咁我又有嘢唔明喇。」嘉儀清理了整整一份早餐後,再望一望只有貓糧的枱面後,失望地續說:「我唔知佢同佢老婆之間,有咩要瞞你。不過,如果唔係佢老婆突然殺出嚟,你已經同咗佢上床啦!點解要攪咁多嘢呃你上房先?」

「咁我發現咗佢有老婆之後,仲點會同佢上床啫。」

「既然係咁,索性令你產生好想搞嘢嘅幻覺咪得囉。點解要你驚佢老婆,再救你上房,會唔會太複雜呢?」

 

嘉儀說的道理,我太明白了。自第一次被追求,我就知道男人對性,向來也是取易不取難的,最理想是「快、狠、准」;快除衫、狠抽插、准中出,他們寧可連戴安全套的時間也省下。所以我得了一個結論:

 

「佢似乎除咗上床之外,仲有其他令佢更在意嘅目的。」

「會係咩呀?」嘉儀問。

「未知。不過,經過今次之後,我覺得同佢保持距離會好啲。」

 

嘉儀想了一想後,問:「你真係得?」

 

******

要遠離一個不相干的人,太容易;

要離開一個有交情的人,或許不難;

要無視一個你愛過的人,談何容易?

 

即使明知再糾纏下去只會傷得更深,但人非草木,卻總有不爭氣的心軟時候。那就會找尋一大堆的藉口,例如「好多嘢其實都未知」、「我只係想攪清楚件事」、「我應該handle到」……

 

連續好幾日,我沒接聽Mark的電話後,他轉而voice message給我。因為「已讀」功能,讓他知道我不只有聽他的說話,更是秒聽。之後,他高明地改傳文字訊息,讓我放下不少戒心。

 

「我只想同你解釋清楚。」

 

Mark的這條短訊,讓我正中下懷。誰沒有好奇之心呢?何況,真相還可以能僥倖地只是誤會。任何一個愛過的女人,在害傷他的男人面前也曾如此天真地幻想過。

 

「你講吧!」終於,我的防線還是被突破了。

「多謝。你咩時候可以出嚟?」Mark問。

「有咩電話講。」

「我打比你。」

 

接通了電話後,Mark說了很多次「喂」,我也沒有回應。不是我鐵石心腸,而是怕我一旦開口,便會失去優勢。

 

「我知你聽緊,我亦估到你點解唔再理我。Sorry,係我刻意令你聽唔到佢個心諗咩。」Mark坦白地說出了事實,完全跟我估計一樣,卻沒有令我舒一口氣。之後,我聽著室外的混雜背景聲音,沉默了好一陣子。

「點解要咁做?」

「我唔想我同你之間有咩誤會。」

Mark一句刻意惹火的解釋,令我自破長城。

「你咁樣,反而令我更誤會。如果你唔係有咩唔可以比我知,一定要瞞住我的話,又點解要用啲咁嘅方法?」

「佢心理本身係有問題,而且有好多妄想,我怕你會見到啲唔係事實,但又令大家好難過嘅畫面。」

「例如呢?」

「我唔知。如果我知,佢就唔係心理有問題啦!不過,佢之前會妄想我殺死佢。試過有一次佢報警,話我推佢落街,結果我根本就唔喺屋內,仲同警察一齊上樓。」

「如果真係咁荒謬,你覺得我會信咩?你而家咁樣,反而令我更加唔信你。」

「我知我方法係錯咗,但我都只係緊張你啫。」

「如果你係對我哋嘅關係認真的話,就更加唔應該有隱瞞。」

「我只係唔想因為過去而令大家受傷害。」

「唔害都害咗……」

 

此時,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從聽筒傳來。不!是比聽筒更真實的聲音,是透過窗外的街上傳來。

 

「喂!喂!Mark?」

 

電話另一邊沒有任何聲音,我急忙地望出街外,見到馬路上坐著一個看似被撞到的男人。在男人前面,停著一輛私家車。我慌張地跑下樓,果然是Mark。他已被其他途人扶到行人路上。

 

「你無事吖嘛?」我上前問。

「無事,扭親腳啫。」他苦笑著說。

「你做咩過嚟呀?」

「我諗住如果你唔肯再見我,唔聽我解釋,我就喺你樓下等你。你點都會出門口掛。」

「咁你而家無嘢呀?」

「無事。」

 

Mark嘗試行兩步,卻一柺一柺的,還差點跌倒。我扶著他問:「要唔要陪你去睇醫生?」

「唔駛,休息一陣會無事啦!」他二話不說就企圖坐在地上。

「你企好先啦!」

「我行唔郁喎。」

「上我度啦!」

 

Mark走進屋內後,他卻沒有解釋什麼,因為我已在他從強吻開始引領下,變成擁吻,再卸下一切防備,包括衣服、身體,還有內心。終於,他除了進入了我的思想世界,也進入了我的身體。

 

(待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十)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九)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八)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七)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六)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五)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四)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三)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一)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