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九)

在街上跟情人的太太碰個正著,再蠢的女人也不會相信是偶遇吧!

 

「咩事呀?」既然對方已道明目的,我也不妨直接問。

「想你離開Mark。」太太語調平和,反令我感到暴風雨前夕的危險感。

「對唔住,我真係唔知你哋結咗婚。」我想起Mark對她的形容,還是慎重一點較好。

「我唔需要你向我道歉,我只係想你立即離開呢個男人。」太太向我踏前一步,語氣也變得堅決。

「放心!無論點,我都唔會做第三者。」我希望向她再三保證,能安撫她的情緒。

「我理得你做唔做第三者,我只係唔想再有受害者。」

「受害者?你指我?」

「低能!唔通我同空氣講嘢呀?」

 

太太冷笑。同時,她來找我的原因完全是意料之外。

 

「我唔明你咩意思。」我試探地問。

「我唔知Mark用咩方法去識你。不過,我肯定你會覺得佢好似好了解你咁,而且完全係你唔洗開口就明白果種,係嗎?」

「嗯。」

「你知道點解嗎?因為佢唔係普通人……唔係!佢根本就唔係人,而係魔鬼。」

「我諗我明你講咩,但係咁有咩問題?」

基於同類的本質,我不加思索就為Mark辯護起來。太太聽後,卻突然變了臉,還用力地握著我雙手。

 

「你唔明,你咩都唔知。」她更激動得近乎叫喊。

「你冷靜啲先,我……」我一句未畢已被她搶話。

「清醒下啦!你畀佢呃咗啦!」

「好痛!放手呀!」

「佢呃你㗎咋,之後佢就會一步步咁……」

 

就在此時,一隻手用力地從後把我拉走。是Mark,他拉著我頭也不回就跑。我也被迫跟著他跑起來。

 

曾經,我幻想過無數次有一個男人在街上拉著我奔跑,街燈及路人就像倒鏡般的浪漫畫面。雖然原因還沒認真思考過,但卻從未想過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

 

好不容易走了兩條街後,我已經喘不過氣。

 

「停呀!停,我無氣啦!」

「你無事吖嗎?」

「無……無呀……」

「咁我就放心喇。你走咗之後,我諗佢可能會跟蹤我而嚟。果然不出我所料,好彩佢未對你做咩,否則我會好難過。」

「佢唔似會傷害我喎。」

「明明佢頭先已經捉實你,否則我就唔駛上前救你。」

「我諗佢只係想……」

「我諗你唔明佢係一個幾危險嘅人。首先,佢以前大吵大鬧,已經有忍唔住郁手嘅前科。其次,佢有醫生證明佢有精神病紀錄,就算佢打你都好大機會無事,而你係唔可以還手。否則,就輪到你傷人。」

 

男人就是喜歡把簡單受落的說話,變得理性地難聽。

 

如果Mark單純地著緊我的安危,或許我會被感動。可是,他的分析感動不足,理性有餘之外,還隱含對病人的歧視,讓我聽得非常不舒服。而且,我怎也不會動手吧!

 

「我可能真係唔明佢有幾危險。不過,如果你覺得佢有危險性的話,麻煩你睇實佢。呢一刻,佢都仲係你老婆嚟。」

「你想我點?」

「哈!」我實在怒得反笑出來。「你嘅家事,問我想點?」

「你知我講咩。」

「我唔知,我亦無興趣知。一句到尾,我係唔會做第三者。」

「我從來無諗過令你處於咁尷尬嘅位置。」Mark搭著我的膊頭說。

「咁你處理好自己嘅關係先再搵我咧,唔該!」我卻拍開他的手。

 

我轉身就走,Mark卻沒有追上來,這確實令我失望了好幾秒。可是,我真的從沒面對多角關係。畢竟我擁有那種討厭的能力,在發現對方變心時就會主動提出分手,雖然有時因而反被抱怨無理取鬧。

 

我邊想邊走,在差不多回到家樓下時,突然背後竄起一陣涼意。

 

有人在跟蹤我。是Mark的太太嗎?

 

我沒有馬上轉身確認,而是邊走邊望前方反光的東西,再加快腳步。當我經過居住的大廈時,卻刻意過而不入。讓對方知道自己詳細地址實在太危險吧!

 

我走進一間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打電話給嘉儀,稍稍解釋後便叫她來會合我。等了不到十五分鐘,她已經氣沖沖地來到。

 

「人呢?」嘉儀甫一開口便問,好像隨時預備打架的樣子。

「無見到。不過,我feel 到有人跟住我。」我答。

「唔駛驚,有我喺度。」

「咁而家點呀?」

「食個杯麵先。」

「吓?」

「頭先聽你形容,個女人都唔係著好多衫。而家又入黑,無晒太陽。附近無餐廳,唯有喺外面街口等你出嚟,咁就唔會頂到好耐咧。我哋有咁慢食咁慢,同佢鬥長命。雖然敵暗我明,但係饑寒交迫係人類最大嘅敵人,就算係無敵雄師都死喇。」

「咁要唔要等到聽朝食埋早餐呀?」

 

雖然嘉儀的方法看似很單純,但當她步出便利店查看後,卻半個可疑人也沒有。可是,當我跟隨嘉儀不久後,那寒意竟再度襲來。

 

「嘉儀,真係無人跟過嚟?」

「無喎。你唔好咁擔心啦!」

「唔係呢!我覺得真係有人跟住我呀!」

「但係真係無……」

 

此時,電話突然響起,是Mark打來。

 

「Fiona,先唔好諗頭先嘅事。不過,佢有無跟住你呀?」

「我唔知呀!我而家同嘉儀一齊,佢話無。但係我總係覺得有人跟住我……」

「佢之前已經跟過我好多次。你而家千萬唔好返屋企,否則有排麻煩。」

「我打算去嘉儀度避一避先。」

「你去嘉儀度,佢都會因為跟嘉儀而跟到你,仲煩埋嘉儀屋企添。」

「咁我而家可以點呀?」

「我唔係乘人之危,不過我尋晚畀佢騷擾咗之後,我都book咗酒店。你今晚可以過嚟休息下。當然,如果你唔方便的話,避一避之後可以經喺後門走。」

 

我考慮了一陣後,覺得也算是情非得已的方法。而且,我還有一道殺手鐧。

 

「好。不過,我同埋嘉儀一齊過嚟。」

 

嘉儀望著我,露出誇張的卡通臉。

 

(待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八)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七)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六)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五)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四)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三)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一)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