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本內容可能含有非she.com需負責任之成人內容,如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另根據香港政府淫褻及不雅條例,本網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頁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頁之內容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及放映。
本人已年滿十八歲
本人未滿十八歲

《正午月色》(四十一) 費洛的春節回憶8

 

「射出來吧,我有吃藥的。」
聽到阿紫這樣說,費洛就盡情把阿紫那個地方注得滿滿。
阿紫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又再閉上眼睛。
費洛暫時不再刺激她,將阿紫小心地擁住,細撫她的肩、背和臀部,她頹靡在他胸前,調和著紊亂的呼吸。
「啊……」她說:「我好喜歡被疼愛的感覺啊……」
費洛又憐又愛地和她耳鬢廝磨,突然想起一件事。
「你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阿紫臉蛋兒又飛紅起來,瞪了我一眼。
「怎麼來的?」她啐了口:「坐飛機來的!從台北。」
費洛:「我覺得,你像是來找像陳福仁這樣的男人。」
阿紫將鼻尖頂著他的鼻尖:「你們的關係很奇怪吧!」
「不,」費洛吻著她的額頭:「因為我知道他本來就收到消息你會來,他早知你的存在,也喜歡你。」
阿紫垂下眼皮,若有所思的樣子:「是的,我們不算真的認識,我和他有一些共同朋友,在社交網絡上有看到對方,後來彼此也互相關注,但不曾交流。」
費洛明白阿紫是以尋找陳福仁作為理由,而陳福仁是個天生散發一份安穩感覺的人,阿紫應該是在台北發生某些令她不安的事情吧。
阿紫站起身來,淡淡地說:「我給你看個東西。」
她伸手在衣服摸了摸,找出一張台灣身份証,她拿在手裡,讓我看它的正面。証件上的照片,大概是阿紫剛畢業的時後拍的,還帶著一份的稚氣,我看見出生日期,算起來是二十九歲多。
費洛把身份証轉了個面,看見她的其它資料,她的戶籍欄寫得密密麻麻,表示她時常搬家,也看見她父母欄上的氏名,還有配偶欄,那裡也填著一個男人的名字。
費洛愣在那裡,這令他十分意外。
阿紫將身份証收起來,臉蛋貼回費洛的胸膛,一時間彼此都沒有說話。
「你在想什麼?你不用擔心。」她嘆了一口氣。
「我……我不知道。」費洛有點答不上來。
「我和他在分居,他是很壞的人。」阿紫說。
費洛坐正了身子:「他怎麼了?」
「他幾乎天天打我。」阿紫又再深深嘆口氣。(待續)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