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六)

上天好像刻意補償我過往的不快,跟嘉儀和好之後,我跟Mark的發展算是一日千里。生命中,有一段堅固的友誼外,還有一個真正「知心」的異性,的確是從未有過的經驗。

 

「嘉儀份新工點呀?」Mark問。

「都不知幾好。佢話咁啱公司有兩個小鮮肉,日日都有啲小情節可以滿足佢嘅BL幻想,淨睇都開心喎。」我說。

「難怪佢咁耐無同我哋一齊出嚟食飯啦!」

 

事實上,這是半真半假的說話。嘉儀曾明言自己不想當我們之間的電燈膽,雖然我已否認急於跟Mark發展,但每星期見面兩至三次的事實,倒令我的辯詞顯得軟弱無力。

我跟Mark坐在能飽覽維港夜景的餐廳,忽然他提走出到露台位置,享受一陣晚風。再一次,從他默默地凝望著對岸的雙眼中,我見到了深藏著內心秘密的黑洞。

 

「你到底諗緊咩呀?」我問。

「你唔係掂下人就知咩?」Mark再次伸出手。

「你夠話習慣咗封埋自己咯。」我反問。

「係。不過,我可以知對方諗咩,所以先伸手出嚟。」

 

Mark說完後,手放下來,卻靜悄悄地牽著我的手。

 

「我幾時有話過想咁呀?」我咀硬,但手卻沒鬆開。

「無㗎。不過,啱啱拖住你隻手果時,我就知自己無估錯。」Mark得意地說。

「我未必控制自己諗咩喎。你知啦,有人識得走入我個心度攪埋晒啲幻覺㗎嘛!」

「係㗎。所以,你跟住落嚟嘅任何動作都只係身不由己,咁你就唔好反抗啦!」

advertisement

Mark把臉湊向我,先試探地輕吻了我一下唇。他見我沒有反抗,便擁著我腰把我拉貼他的身體,再來一個深情的長吻。這也是我有生以來,首次能盡情地透過柔軟的嘴唇,單純地享受接吻的魔力。

 

在彼此嘴唇分開一刻,我竟然有點不捨。

 

「你頭先有無睇到我個心諗咩呀?」我問Mark

「你想我睇,定唔睇?」Mark反問。

「唔知呢!」

「可以的話,我想再試多次。」

「你想點咪點囉,我唔係『身不由己』咩?」

我以此為藉口,主動地跟Mark繼續吻下去。

******

 

「點呀?同Mark正式一齊咗成個星期,開心死啦!」嘉儀從我家浴室走出來後,一邊塗乳液,一邊說。

「係開心嘅,多謝你囉。」我答。

「咁除咗錫之外,有無進一步發展啫?」

「邊會咁快呀!」

「扮咩吖!明明你就Dry咗咁耐,好想嘅,係唔係?係唔係?」

「縮手啦!又嚟!你仲咸濕過啲男人呀!」

 

嘉儀突然搓揉著我的胸,害我不停左閃右避。

 

其實,自發育之後就早已習慣了。在學校時,女生總愛肆無忌憚地胸襲大胸的同學,更衣室固然是重災區,有時就連行過走廊也不能幸免。驚嚇與不安事小,無意間被男生見到的尷尬事大。大學畢業後,女生都開始學懂禮貌,不會再突襲,所以經常被問:「我可唔可以摸下呀?真係未摸過咁大呀!」

 

幸好,她們腦海中多是想著「好軟綿綿呀!」、「好舒服呀!」、「原來咁彈」之類,最感到不舒服的也只是「引死啲仔啦!」,倒沒有太被冒犯的感覺。

advertisement

「嘩!」嘉儀一聲慘叫後,接著是一聲貓叫,原來她被小姐抓了一下。「佢又抓我啦!」

「鬼叫你恰我呀!」我轉頭跟小姐說:「小姐,做得好,獎你食零食。」

「佢到底知唔知自己係隻貓嚟㗎?點解好似隻狗咁識護主嘅?」嘉儀撫摸著傷痕,疑惑地問。

「因為我同佢夠朋友囉。」

 

事實上,小姐只是不滿我倆太吵耳,所以才教訓嘉儀一下。

 

「咁你就大鑊咧!同Mark搞嘢叫床果時,佢咪衝埋上床?」

「點會啫!都唔係嚟我度。」

「唔係呢度?」嘉儀古惑地望向我:「咁去咗邊?快啲講!快啲講!」

 

我實在敵不過嘉儀的追問,只好道出跟Mark約好了在翌晚的約會。

 

「嘩!上得佢屋企,你估真係會食心型牛扒咁簡單咩!」嘉儀說。

「咁人哋係咁講嘛,咪上去佢度囉。又係你話嘅,一個咁好條件嘅男人唔會無女人嘅,我當視察軍情咋。」

「察察下就擦槍走火㗎啦!」

「無咁易㗎。你當我仲細咩!」

「睇下點。」

 

第二晚,我放工後跟Mark會合。往他家途中,我比平常安靜,而且更刻意拿著手袋及電話,好讓他不會跟我牽手。如今的心情竟然比初夜還要緊張,因為對方是無論我如何掩飾「期待」,還是「故作害羞」,也會被看透的男人。

 

雖然跟自己說過不一定會發生任何事,但卻不是全無準備,而且還期待著某人見到刻意配搭的內衣時,那一臉欣賞的表情。對了,要是被預早發現的話,就失去驚喜了。最少,也要待氣氛合適時,方可讓他知道。

 

「牛扒還可以嗎?」Mark問。

「唔錯。有餐廳水準。」我一邊說,一邊對這個首次踏進,卻又眼熟的環境左顧右盼。

「點呀?無呃你㗎,你上次喺我腦見到嘅,真係我屋企嚟。」

「我無話你呃我喎。不過,好似差緊啲嘢。」

 

Mark 起初並不明白,直至我視線投向那部黑膠唱機一刻,他才恍然大悟。

 

「要播歌嗎?」

「呢度你的企,隨你喜歡啦!」

 

音樂響起,我記得那是在Mark腦中曾出現過的歌。之後,他就跟那段從未發生過的「回憶」一樣,邀我起身跟他共舞。在如此氣氛下,我閉起雙眼,全程投入,任由Mark帶領我的身體,而我的腦海卻放任起來。

 

手按在Mark的肩,腳在動,腦海刻意地想著穿在身上的內衣。由於內衣款式在E Cup 以上實在太少選擇,更別說什麼款式可言。所以,說是內衣,其實是一件性感的黑色比堅尼泳衣。有別於平常只有繞過後頸的單肩帶設計,這個款式在兩胸中間開始,每邊再各有一條幼帶拉上去,令胸形更圓渾突出。而且,一起沐浴時,皂液也會沿著那條幼帶劃過最誘人的曲線。

 

當初,我只是見到能穿得如此好看,就不加思索地買了,之後卻一次也沒有穿過去游泳。要是被嘉儀發現的話,她大概會大駡我是「心機婊」。

 

Mark,夠誘惑了嗎?

 

當我聽到門的把手轉動的聲音時,我以為是一起進入浴室的時侯。誰知Mark卻突然停止所有動作,還慢慢地離開我身邊。

 

我疑惑地張開眼,卻見到Mark站直身子,望著打開的大門。

 

那裡站著一個女人,詭異地向著我們微笑。(待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五)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四)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三)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一)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