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五)

我百分百肯定眼前的Mark擁有跟我相同的能力。不!應該是比我更強的能力才對。一個人內心的想像絕對是以「自己」作為本位的,但剛才Mark讓我看的,卻是以我這個「觀眾」為視訊,還要刻意加上鋪排,一步步地引領我見到最尷尬的狀況。

 

換言之,Mark不只能知道其他人的想法,還可以製造「意識」。

 

「你到底係咩人?」我坐直身子問。
「同你一樣,『普通人』。」Mark刻意加強重點。
「你有咩目的?」
「你覺得一個中年會計經理,可以有咩目的?」Mark繼續他的慢條斯理地說:「而且,是你朋友主動介紹我哋認識。」
「嘉儀介紹我哋識之前,我哋真係無見過?」
「你要對自己有返啲信心。講唔定,我係因為貪圖你嘅美色,所以先答應同佢出去見你呢?」

 

一提到「美色」,我就想起剛才見到的畫面。

 

「唔洗黑晒口面嘅,同你開個玩笑咋。如果一個成年男人個腦,喺夜闌人靜不停背《唐詩三百首》,你咪仲驚。」
「哼!」我竟然隨著Mark的說話,幻想他穿著唐的樣子。「不過,我覺得唔好笑囉。」
「係咩?咁我唯有認真啲向你道個歉。」

 

Mark倒了一杯紅酒給我,再拿起自己的杯。我裝出一張無可奈何的臉,跟他碰杯。事實上,我內心是相當激動。因為二十五年來,我還是初次遇上一個有「能力」了解自己的人。

 

之後,我們竟然開懷地邊吃邊說。

 

「所以,你第一次見我果時,就刻意同我握手?」我問。
「係。了解一個人最好就係咁。」Mark答。
「但係點解我咩都睇唔到?」
「因為我預先封咗自己嘅意識。」
「我哋未握手果時,你都唔知我會睇穿人,點解你要咁做呀?」
「習慣。我總係覺得呢個世界上,會有同類嘅人。不過,我唔會知佢係好人定壞人,所以都係防備下好啲。」
「即係其實你都會諗嘢嘅……」
「你唔會真係覺得我係由沙漠返嚟掛?」
「咁你到底平時諗咩㗎?」
「有好嘢,又有衰嘢啦?」
「我知啦!啱啱見識完。咁你唔怕其他人點諗嘢咩?」
「其他人點諗,我唔會理。不過,太多人虛偽,無咩朋友就真。」
「所以你就咁得閒,約親你都出去?」
「十幾歲果時,因為唔小心知道同學內心點睇我,所以封鎖自己到好多人以為我自閉;二十幾歲,因為想順應身邊所有人嘅發展,好刻意咁用能力去交朋友;過咗三十,我發覺人同人之間其實無咩所謂。既來之,則安之。唔追求,亦唔抗拒。」

 

Mark再次在那張成熟的臉上,輕展出富有睿智的苦笑。

 

「哈哈!我似乎仲係停留喺你十幾歲嘅年代喎!」我故意說笑,希望繼續輕鬆氣氛。
「點睇你都無咁細呀~」Mark說話時,刻意地瞄了我胸前一眼。
「你又嚟!」我裝作氣憤,厲了他一眼。

 

突然,我有一刻感動。原來徘徊在渴望認識及猜測一個人的好奇感覺,是很奇妙,很有趣的。

 

「咁而家點算呀?嘉儀嬲咗我喎。」在差不多結束晚飯時,我才重談本來的問題。
「唔會有事,佢性格好直接。」Mark答。
「你已經了解咗佢?」我再問。
「佢呢種性格,用眼就已經睇到啦!」

 

回到家門前,我竟然聽到小姐在不停地叫。對於平常默不作聲的小姐,這是非比尋常的一件事。雖然我有想過是否有賊入屋,但為了主子的安危,我想也不想就立即開門。

 

「嘉儀?」我喜出望外地見到嘉儀,她正在跟小姐對峙。
「Fiona,救我呀!」嘉儀一臉傻氣地說:「我只係想去廚房搵嘢飲啫,小姐就係咁出爪,我就快渴死啦!」

 

對了!由於一個單身女子獨居關係,當初我配備了多一條鎖匙給嘉儀。除了她之外,還有誰值得我信任呢?

 

「快啲啦……做咩呀?」

 

我衝上前抱著嘉儀。好不容易建立的友情,豈能如此就放棄呢?難能可貴的信任,怎可不加思索就質疑呢?

 

「對唔住呀!」我雙手捧著她的胖臉說。
「傻嘅咩!你又唔係專登叫小姐守住個廚房。」嘉儀口裡如此說。但她的內心,我卻聽得一清二楚……

「只要你幸福就可以了。」

 

我感動得忍不住吻了她的嘴。

 

「頂!我嘅初吻呀!」嘉儀一邊吼叫,一邊閃避。
「唔好避呀!你唔畀我,仲想畀邊個呀!」我鬧著玩地裝著要強吻,冷不防被她用力搓了胸一下。
「好大波呀!」
「痛呀!衰人!」
「你非禮我在先,我唔反擊咪好蝕。」

 

之後,我們躺在沙發上互相倚靠著,就像從未有過嫌隙一樣。眼前的嘉儀還是跟我一起成長,一起闖禍,分享所有的那個嘉儀,我們之間沒有秘密,也不應有秘密。

(待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四)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三)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一)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