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七)

那個女人對我倆微笑後,便泰然自若地脫鞋,提著一袋超級市場的貨品走到廚房。

 

Mark,你朋友今晚會喺度食飯嗎?」女人端莊大方的語氣,反令Mark無言以對。於是,她繼續說:「你記得今個星期要交水費啦!唔係,我哋連水都無得用。」』「你件西袋拎咗去洗,聽日著住而家呢件先啦!」、「阿媽話星期日上嚟……

 

我不知所措地望著臉如死灰的Mark,已不期望他的解釋,只希望他告訴我該怎樣做。

 

Fiona,你走先啦!」

「嗯。」

「再聯絡。」

 

我默默地拿起手袋,在不問情由的狀況下步出Mark的家。在他關上門良久後,我仍未回神,呆滯地站在他家門外,直至我聽到內裡傳出完全不一樣的吼叫聲。

 

「個女人邊個嚟㗎?講呀!答我呀!」

「唔關你事!」

「你唔講清楚,我而家就衝出去斬死佢!」

「你癲夠未呀!」

 

一片嘈雜及摔破東西的聲音才令我想到危險的處境,連忙跑進升降機離開。

 

在茫然地回家途中,我不停叫自己冷靜下來。剛才的女人到底是誰呢?

 

雖然只看了幾眼,但由於太震撼的關係,腦海的回到畫面竟異常地清晰。從臉上的膚質看來,她的年紀大概跟Mark差不多。可是,撇除了不修邊幅的髮型、大眼袋及無神深眼窩的影響,她其餘的五官也說得上精緻。另外,她的高度及身材實在很眼熟……跟我太相似了。

 

這樣一個能自出自入的女人,試問還可以是誰呢?我在不知不覺間當了小三嗎?

 

忽然,坐在巴士鄰座的女生遞上一張紙巾給我,我才知道原來自己早就淚流滿臉。

 

「咦?做咩會返嚟嘅?」一打開家門,我就見嘉儀在我家廳中大口大口地吃著零食。

「嗯。小姐呢?」我問。

「我就係以為你今晚唔返,怕餓親小姐嘛。嗱!我今次醒啦!帶埋貓零食上嚟,佢而家仲喺廚房食緊。佢有佢食,我有我食。哈哈!」

「原來係咁。」

「你無咩嘢嗎?無嚟神氣咁嘅?」

「我頭先……可能見到Mark嘅老婆。」

「吓!唔係啩!」嘉儀用力一扯,將手上那麼預備打開薯片包裝扯爛。換作平常日子,我早已對她破口大罵了。

「我執啦。」

我輕輕地說完後,隨即彎身拾起一塊塊薯片。然而,當我發現手上沒有垃圾袋時,不自覺地一塊接一塊把薯片放進口中。

 

「你做咩呀?你傻咗咩?」嘉儀拍跌我手上的薯片,可是我卻連忙再次拾起。

「你由我啦!我唔係想食薯片㗎,我肚餓,我好肚餓,我只係好肚餓咋……」我不停地邊說邊吃,還推開嘗試阻止我的嘉儀。

「停呀!喂呀!」嘉儀無可奈何之下,竟然跟我搶食起來。「好!要食就一齊食,邊個批准你食晒我啲零食呀!」

 

見到嘉儀拼命地把地上的薯片強塞進口中,我停下所有動作望著她,她也望著我。突然,我禁不住抱著嘉儀哭起來。終於,我痛苦地吐出一句:

 

「我好辛苦,真係好火羅呀!」

 

原來當一個人進入自己內心世界後,是無法再推他出去的,反而會慢慢蠶食妳的心房。若兩個人繼續一起,你會成為他的分身,著了魔般想著他的感受,卻忘掉了自己。可是,一旦他離開的話,就會發現原來自己的心已經被掏空了。

 

我抱著嘉儀哭了很久;久得足以我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夾雜著抽泣告訴了她,也久得足以令我哭乾了眼淚。

 

「係嘅話,咁佢都好賤喎。」嘉儀抱不平地說。

「係我自己蠢,所以上釣啫。」我只好自怨自艾。

「不過,你點肯定果個係佢老婆呢?」

「有埋屋企鎖匙,唔通係倒垃圾咩?交多十倍管理費都唔夠畀啦!」我有點惱嘉儀明知故問。

「你啱。不過,如果有老婆嘅偷食,又點會帶妳上自己屋企呀?」

「話唔定果間係佢嘅砲房呢?同埋,我走咗之後,好明顯個女人係有一個『身份』去質問Mark啦!」

「咁又係。」

「點都好啦!我點都接受唔到同一個男人一齊嘅時候,佢仲同其他女人糾纏不清。」

 

嘉儀見我再沉默起來,又使出她的祿山之爪為我「打氣」。

「大丈夫何患無妻,大波妹何愁無仔。」

「又嚟!縮手啦,死咸濕妹!」

 

******

半夜,哭倦再小睡了片刻後醒來,我不爭氣地查看電話,期待會收到一段解釋的說話,誰知卻完全沒有新訊息。

 

是要我死心了嗎?還是該以當事人身份問清楚呢?

 

我沒有像學生時代般,吵醒嘉儀嚷著要給我意見,之後再講五小時的馬拉松式電話。因為自從工作以後,睡眠就等同樓價一樣以幾何級數升值。於是,我走出大廳,正好跟小姐的眼神對上了。

 

「點呀?你又瞓唔著咩?」我輕撫小姐的背,她沒有反抗。從前的小姐,總是在我收手時,急不及待地舔貓毛。如今,她會津津樂道地瞇起雙眼。

「喵~

「你係好舒服,定知我唔舒服呀?」

 

小姐用頭磨蹭我幾下,仍瞇著眼地喵叫。

 

「你唔好咁嗲我啦!我又會想喊㗎啦!」、「你話我好唔好打去搵佢呢?」、「其實佢當我係咩呢?」、「係唔係無正式表白過就係無責任,玩玩下?」、「到底佢諗咩呢?」

 

我明知小姐不會理啋我,卻又情不自禁地把所有問題都爆發出來。直到小姐似乎也不耐煩地輕咬了我一口,我才停下來。突然,小姐的教訓令我清醒過來。

 

對了!自己問題自己找答案?

 

我拿起電話,毫不猶豫地撥打給Mark。第一次,沒有接聽。我再打,還是一樣。但既然開始了就沒有放棄的理由,第三次響了良久後,Mark接聽了。

 

「喂。」Mark的聲音嚴肅得讓我感到不只真實的距離。

「我要知道啲嘢。」我也不甘示弱。

「而家唔方便。」

「我有權問清楚。」

「我知。不過,我而家喺差館。」

(待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六)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五)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四)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三)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二)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一)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