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一)

如果這是上天跟我開的一個玩笑的話,也真的玩得夠大了。

 

外表上,我跟尋常26歲女人沒兩樣,在本地大學畢業後,隨波逐流地找到一份文職工作。人生嘛?沒有什麼理想,但願每個月自給自足之外,不會餓壞小姐便可以了。小姐是誰?她是我家孩子,很會討我吃的,也很懂事。最少,她在三個月大時便已經懂得不能隨處大小便。她是我家的一隻花貓。

 

對了!說了這麼久,我還未真正地自我介紹。我叫Fiona,上天跟我開了一個玩笑,就是只要我跟任何人有身體接觸,就能聽到他內心的想法。

 

不要以為有特異能力就天下無敵,現實跟英雄系的電影完全不同。我一直也在壓制自己,不要誤聽他人的內心。因為人的內心實在太複雜,也太多幻想。在看透身邊大部份人的慾望後,實在足以令我對世界感到既失望,又無聊,直到遇上「他」後……

 

「唔好意思,我遲到。」
「阿Fiona姐,你有邊次係唔遲嘅?」
「你都知我繁忙時間,好怕坐港鐵嘅!」
「咁你戴住手套先捉緊扶手,咪唔怕畀人掂到你囉。」
「又係喎。」

這晚,我又約了嘉儀一起晚飯。她是我小學及中學同學,最好的朋友,也是少數知道我有「能力」的人。我會跟她混熟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她的思想很單純,而且樂天知命。簡單而言,就是什麼也直線而來,就像發出來的子彈般。在她面前,大概任何人也有跟我一樣的能力。

 

「公司前排嚟咗個新Accounting Manager……」嘉儀一邊夾著肥牛,一邊裝漫不經心地說:「收入應該唔錯,而且個樣仲有少少mix嘅feel。」
「你又想點呀?警告你,唔好又做雞仔媒人呀!我打算同小姐終老,長相廝守。」
「你唔試下又點知呢個男人又係咁呢?」
「仲失望唔夠咩,咪又係男人。」
「今次呢件應該成熟好多,絕對唔會好似你form 4果次咁。」

 

嘉儀提到中四的事件,簡直是我人生的一場災難。在那段情竇初開的日子,我跟不少女同學一樣暗戀一位運動及成績也很好的中六學長。在經過幾次刻意地「意外」輕碰他後,我大概已掌握了他的喜好,很順利地跟他走近,也開始約會了。那一刻,我曾一度感謝上天給我的能力。

 

可是,就在令我滿懷恢憧憬的平安夜,我倆第一次牽手時,我卻聽到:「好大波呀!好大波呀!頂,扯晒,好彩條褲夠厚。真係好大波呀!今晚上硬!」

 

那一刻,我呆了幾秒後,便摑了他一記耳光。那一晚,我哭著跑回家,被擔心的母親不停安慰。但更不堪的是假期後,學校竟然傳出我主動追求他不逐,當街發難的傳聞。

 

由於我實在無法解釋,就只好任由那傳言擴散,直至中學畢業為止。

 

雖然在大學期間,我也交過兩個男朋友,希望突破那一次初戀的陰霾。可是,即使我落力地假裝聽不到他們卑微污濁的內心:「送咗咁多嘢畀佢,揸下都得掛。」、「咀完未呀?我唔硬,你都痕啦!」、「約佢去旅行,買定condom,未出發,先興奮。」……我總是失望地分手。

 

你們憑什麼要我忍受自己只是一件性用品!

 

對於男人,我已經完全沒有期望了。而且,我更肯定那「能力」只會為我帶來悲傷。

 

「咁好,不如你自己要啦!」我對嘉儀說。
「你估我唔想!不過,我都有自知之名,邊會有人睇得上我先得㗎。」嘉儀很直率,而且沒有半點酸地續說:「我自己無拖拍,都想個姐妹好㗎嘛。」
「如果你唔介意做我二房,我可以同小姐商量下嘅。」
「唔好咧。上親你屋企,佢次次都仇視我。你又唔肯話我知佢諗咩。」
「都話咗我只係聽到人嘅內心咯。」

 

對不起,嘉儀。我實在不忍心告訴你因為小姐見到你的體型後,很擔心你會連牠的貓糧也搶來吃。當然,我已經跟小姐保證了很多次,但牠總是不相信。尤其是你真的曾錯手拿了小姐的零食,而且還在牠面前吃得津津有味。

 

「你唔出聲,唔會係已經安排好啦?」
「我幾時都話Fiona除咗善解人意之外,仲係我最聰明嘅朋友!」
「推咗佢啦!」
「唔得啦!佢都已經喺門口咧。」

 

我順著嘉儀的視線,很快就見到一個穿筆挺西裝的男人。這一身裝束,實在跟身處的廉價任食火鍋店格格不入。不!或許不是順著嘉儀的視線,或許脫下那套西裝,我也會自然望過去。

 

「Mark,呢邊呀!」嘉儀幾乎以點菜般的聲線叫出來,幸好Mark第一時間就點頭回應。
「同你哋介紹,呢個係我同事Mark,呢一位係我嘅靚女朋友Fiona。」

 

雖然我那一刻有點受不了嘉儀,但還是禮貌地跟Mark微笑以免尷尬。而且,我實在無法離開他的臉。Mark的眼窩有點深,在平行雙眼皮下,一對眼睛卻顯得帶著女性化的水靈,在眼球之後似乎深藏著深不見底的思緒。

 

Mark伸手出來,公式地欲跟我握手。要是在平常的時候,我總會想其他方式來代替這普通的禮儀。可是,那時我被Mark的的雙眼迷住了,不自覺地伸出右手。

 

在接觸他冰冷的手掌皮膚時,我才意識到自己的粗心。一瞬間,我腳下變成虛無,感覺像直墜無底深淵中,整個人的力氣,甚至連意識也被抽光一樣。

 

他的內心竟然是一個無底的黑洞,我驚愕得連呼叫的機會也沒有。

 

因為下一秒,我已經暈倒了。(待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