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月色》(卅六) 費洛的春節回憶3

費洛離開那小房間,到美術系拿了一些佈置用的工具後,就回到今晚舉行派對的禮堂。

 

陳福仁正在忙他的氣球,費洛告訴他不小心約了那個女生,原來她竟是代課老師不是學生,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陳福仁:「她知道我們的名字?應該說,是知道跟女同學情史多多,大名鼎鼎的費洛吧!」

費洛不答反問:「其實,由我們哲學系的人幫忙做派對佈置的事情,本身已經存在問題。你要待到何時才告訴我?」

陳福仁不好意思地笑起來:「就是收到可靠消息,曾經是校花的阿紫回來做兼職。」

 

費洛想到,若非自己病倒沒有回家,這個計劃是沒有自己的份兒,不過,陳福仁又沒有介意自己的存在,甚至就利用了而成事。

 

腦袋內的聲音告訴費洛,今晚就悄悄地離開,讓這個感情不錯的室友,好好跟年紀還沒大很多的老師聚會。

 

可是,他的心裡卻一直存有阿紫的影像。

黃昏,費洛和陳福仁跟阿紫碰面,大家都很準時出現。他們一起搭陳福仁的車,來到幾個街口外的一家清湯牛腩煲攤子去。

 

陳福仁在櫃台點了幾樣菜,又帶了一瓶紅酒回來。

 

「喝這個,好嗎?」他問。

 

費洛看看阿紫,她沒有反對地微笑,更豪爽地打開瓶子開始斟酒。

 

他們用的是免洗塑膠杯,阿紫替我們倒得滿滿的,然後舉起來:「乾杯。」

 

陳福仁以為阿紫開玩笑,結果她真的一飲而盡。

 

費洛估計到阿紫酒量非淺,他也是一口就喝完,陳福仁表示他仍然要駕車,只能輕輕的淺嚐。

 

酒一喝,話題不免就打開來,他們愉快的東扯西聊,沒有禁忌的開始聊到校內的種種艶性秘聞,大家開心大笑。

 

從紅酒到啤酒,又再喝起廉價的伏特加。

 

費洛發現阿紫非常大方,加上陳福仁本來就會聊天,令三人笑聲不絕。

 

他們天南地北的閒談,講話也不顧體面身份,阿紫和陳福仁都喝了許多杯,兩人多少肢體的接觸了,場面很熱。

 

費洛酒量本來就好,加上一直節制自己,他仍然十分清醒,他拿起陳福仁的車匙,由他開車回去學校。

 

派對還只是剛剛開始,費洛想扶著陳福仁進入禮堂,可是他已經沉沉睡著了,於是,費洛和阿紫只好合力把陳福仁抬到宿舍內。

 

費洛看到阿紫用那勾人魂魄的雙眼盯著自己,他笑了笑:「我們去禮堂再喝了一杯吧。」

 

阿紫:「我才不要喝什麼雜果賓治,跟我來。」(待續)

 

《正午月色》1-35集

 

IG:writerbychristopher

FB: www.facebook.com/ngkakeungchris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