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月色》(卅五)費洛的春節回憶2

第二天,就來了一場冷雨。

 

校內餐廳還有幾天就收爐,費洛和陳福仁又遇見那個女孩。

 

她很高興的跑過來他們面前:「原來你們是哲學系的。」

「你呢?」陳福仁問。

「我是美術系。」她輕輕撥動的烏黑長髮,費洛覺得那模樣很漂亮。

 

說罷,她又跑走了。

 

下午,費洛來到美術系的大樓,在一處偏僻的小房間外,看到她獨自在裡面看書。

 

她抬頭望見費洛,給他一個客氣的微笑。

 

「在這裡看書也不錯。」費洛環顧著小房間,這裡不盡是美術的相關書籍,反而更多是小說。

「不過,就是沒有純粹的哲學書啦。這裡都是小說比較多。」

「好的小說,自有當中的哲理存在。你在看的是?」談到閱讀,費洛的話多起來。

「太宰治的《女生徒》(女學生),喜歡哲學的人,多多少少也喜歡這個作家吧。」

 

費洛輕輕搖頭:「你不像是個多愁善感的女學生。」

 

「即使是少女,也不一定從早到晚也多愁善感,充滿豐富的心境變化。」她說話的表情帶著幾分傲氣,這樣的態度刺激了費洛。

費洛:「你不是我們這裡的學生吧。這校園沒有你這樣子的女人。」

 

聽費洛這麼說,她突然拘謹起來:

 

「其實我是這裡的代課老師。」

「原來不是女生徒,是Sensei(先生)!」費洛說出這樣的快語,自己也嚇了一跳,不過目光一直落在眼前的她,沒有半點移開。

「幹嘛?」她盯著費洛:「你這輩子沒曾見過一個美術老師嗎?」

「沒有啦,」費洛低著頭:「只是我之前不知道。」

 

兩人一時間沉默起來,費洛怕氣氛太悶,就隨口亂說:「本來,陳福仁說想請你做晚上派對的舞伴。」

 

「真的?」她高興起來:「之前可以吃去個什麼嗎?」

「天氣冷,吃牛腩煲吧。」費洛隨機應變。

「好,我們黃昏在這裡集合?費洛同學?」她很爽快。

「好的。」費洛說:「老師你都知道我是誰了。那麼,我該怎樣稱呼你?」

「你們可以叫我阿紫。」她說到自己的名字,附帶一個甜美的笑容。(待續)

 

《正午月色》1-34集

 

IG:writerbychristopher

FB: www.facebook.com/ngkakeungchris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