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男人養的女人(八)

「點解會搵我?」
「如果有一個理性嘅理由的話,我諗唔到點解仲會有女人出軌。」

 

在第一次床上激烈過後,Jim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說他愚蠢,只因這可能會趕走一個免費送上門的女人。

 

其實,我心裡是知道答案的。

 

 

如果問十個出軌的女人,她們的對象是否吸引得讓你身敗名裂?大概有八成人會作出否定的答覆。她們表面上的藉口是無聊,實際上是沒有自信,卻又要裝自信起來。這種女人隨著年紀或拍拖的日子漸長,就會懷疑自己的魅力是否減退。

 

要是跟本來的伴侶出現感情上的退卻,又剛好遇上一個明顯地會欣賞自己的人的話,即使她明知有可能是錯誤的開端,內心也禁不住會泛起漣漪,從明知是虛偽的甜言蜜語尋找愛聽的安慰。當然,欺詐的男人會使出互舔傷口的招數,訴說自己原來的感情多麼不濟。這不是賣弄可憐來刺激母性,反而是讓女人在感情事業的「同行」前,產生薄弱的優越感。

 

「你係唔係開始鍾意我?」
「嗯。」
「唔好呃我,我寧願你對我坦白。」

 

可是,當她們漸漸認清自己不過只是洩慾的工具時,只有少部份能痛定思痛,絕大部份也無法承受自己犯賤地任人把玩,反而會哄騙自己的感情,埋怨明明說好了是一場遊戲,對方卻裝得認真過火,令自己不幸地愛上對方,難捨難離。

 

這個時候,出軌不再是一時情慾,而是已泥足深陷的精神錯亂。

******

 

「你知唔自己做緊乜呀?」白Sir盡力強抑怒火地問。

 

事隔數星期後,白Sir又在審訊室跟阿杰重逢。

 

「自首。我要坦白自己殺咗阿Jim。」阿杰毫不猶豫地說。
「你係唔係失憶呀?早前你先話自己無殺人。」白Sir說。
「阿Sir,我突然良心發現。我晚晚都瞓唔著,咁得唔得呀?」
「得。不過,我保證你萬一坐監的話,晚晚都唔會好瞓得去邊。」
「無所謂。我唔介意。」

 

阿杰莞然一笑,其豁然開朗的態度令白Sir更認定當中必有內情。

 

「我知道你想坦護某個人。憑你過往一直對某人著緊嘅態度,我已經肯定你係為咗包庇邊個而嚟。」白Sir吐一口氣,續說:「不過,你唔好諗住妨礙司法公正係一件咁容易嘅事。只要你講錯某啲細節,唔單止包庇唔到果個人,你仲可能因為咁而入獄。」
阿杰頓了一頓,無意回應,卻似是早有預備地說:
「白Sir,咁我可以詳細同你講案發經過未。」
「可以。許Sir一陣會幫你落口供。」

 

白Sir對阿杰落口供的過了完全沒有興趣,待許Sir問完後,他只象徵式翻了翻。

 

「頭先有無前後矛盾呀?」白Sir問。
「 完全無懈可擊。唔止犯案細節同時間清楚得鉅細靡遺,就連搭的士嘅裝束都同之前司機比嘅料完全吻合。成功事就好似……」未待許Sir說完,白Sir已經插話。
「背書一樣,係嗎?」
「無錯。反而太唔自然啦!」
「應該有高人指路;一個唔止熟調查程序,仲可以勸服到佢頂包嘅高人。」白Sir無奈地續說:「雖然明知係假嘅,不過動機呢?」
「同之前謝君堯,即係Colin提到嘅一樣。因為懷疑死者係佢同女友之間情變嘅不兇,所以動咗殺機。」
「合理到無可能拒絕佢嘅自首。不過,我想同佢單獨off record 咁傾傾。」
「不過……」
「唔啱規矩嘛。我知,不過我更想知真相。」

 

當白Sir再到審問室時,他不發一言,只是坐在阿杰對面,目不轉睛地望著他。起初,阿杰的眼神仍散發著堅定,但時間愈久,他的眼神愈迴避。這個時候,白Sir終於開腔了。

 

「我再問一次,你知唔自己做緊乜?」
「自首,坦白自己殺咗人。」
「Fine!我知你已經背得好熟。不過,我而家係無紀錄咁問你,承認殺一個唔係自己殺嘅人,你無覺得對唔住自己咩?你可能因為咁而坐二、三十年。」
「唔覺,我寧可親手殺死佢。」
「嗯。」白Sir再問:「為咩咁衝動呀?你同死者之間嘅誤會,早就應該解決咗啦!」
「我同佢無誤會!人係我殺嘅。」阿杰略帶激動地說。
「聽你頭先嘅語氣,你寧願『親手』殺死佢,即係人根本唔係你殺嘅。係嗎?」

 

阿杰突然靜下來,還有點不知所措。

 

「同幾星期前比較,你對死者嘅怨恨似乎又加深咗。一個死人無可能再得罪人,即係話你喺呢段期間發現咗某啲事,令你忍無可忍,例如證實咗你女朋友同佢真係有一手。」白Sir向阿杰施壓。
「唔係!係佢乘人之危,勾引詩穎。」阿杰說。
「明白,唔該晒。我哋會沿住呢條線去查。」
「你唔係話off record 咩?」
「無錯。不過,我無話過連記都唔記住。」
「你呃我。」
「唔好咁講,多謝你合作就真。」

 

白Sir心裡慶幸一個人的性格是難以於短期改變的,阿杰仍是衝動得守不住秘密的男人。他步出審訊室後,原想跟許Sir詳細交代他的推理。可是,許Sir的臉色卻僅僅比白紙好一點。

 

「咩事?」白Sir問。
「頭先大Sir嚟過,話既然兇手自首,就一定要落charge。」許Sir說。
「即係由呢一刻開始,直到阿杰上庭之前,除非搵到其他線索,否則我哋只能夠接受阿杰嘅自首。」
「明白。」
「咁仲唔行?等咩呀!」(待續)

 

等男人養的女人(七)

等男人養的女人(六)

等男人養的女人(五)

等男人養的女人(三)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