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月色》(廿三)血脈翻騰的快感

Maria含着陽具,舌頭在嘴裏纏着它細細蠕動,每吋溜過的地方她都感受到對方因充血擴張而積極地回應着。

 

費洛打從一開始就感覺這女子並不單純,雖然對她不算有特殊好感,但天下畢竟沒有能抵擋女人主動挑逗的男人。

 

單是低頭欣賞女人替自己吞吐啜食已是享受,何況同時感受着體內血脈翻騰的快感?

 

Maria繼續將陽具反覆吸啜,龜頭的綿軟與嘴唇相濡教她欲罷不能。眼見費洛正皺眉享受,她更樂此不疲,像操弄一件永不厭膩的玩具般,興得喉頭「嗯嗯」的哼。

 

她吐出陽具,用手套着這根慾望對象:漲大的龜頭,血管奮起的陰莖,她來回撫索,像為自己的挑情功夫而自豪。

 

可是正打算將陽具再吞進嘴裏之際,硬挺的陽具卻慢慢軟攤下來,洩了向上轟立的氣勢。

「⋯⋯Maria⋯⋯我⋯⋯」看著自己居然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軟下來,費洛無奈至極,卻又似是早有預料。

「是我把你弄得不舒服嗎?」

「近來酒喝得—兇,加上長期失眠,太疲勞了。」

 

Maria看得出費洛雖然仍想堅持下去,但身體已經不聽指令。

 

「這是常見的事。」

 

Maria雖難掩失望,但她仍欲得到這頹喪男子而後快,說到底是激起了愛憐的母性。

 

「這些癥狀其實很普遍,許多壓力大的上班族和公司高層都會這樣,你不用擔心。」

 

Maria回復醫者本色,馬上開出藥方:「拿這張藥單到配藥處取藥,沒人會知道你是甚麼病的,這裏剛好是一個療程。不過⋯⋯」藥單遞到費洛面前又收回去。「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不是傷天害理就行了。」費洛整理好褲子,心裡明白對方的用意。

 

Maria狡猾地笑,她喜歡看着費洛滄桑的臉龐:「吃完這個療程你要回來覆診,給我檢查康復進度。」

費洛取過藥單,直看進Maria挑釁的眼神裏去:起初以為是貓的女人,原來是擅長狩獵的豹。

他轉身離去,沒發現長褸掉下了Jaya的卡片。(待續)

 

《正午月色》1-22集

 

IG:writerbychristopher

FB: www.facebook.com/ngkakeungch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