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相信世界上有聖誕老人?

曾經,我聽前輩說這份工作很有意義,儘管沒有高薪厚祿,也受到各方的尊敬。而且,一年才出動一次而已,其餘三百六十四日也像度假般,還有兩隻乖巧的鹿作伴。

 

不知從那年起,我的工作變得清閒起來。因為我們出現的唯一條件是許願者真心希望我們出現,聽起來很哲學呢!待他們發夢時,我們便會靜靜地為他達成願望。

 

可是,近年人們已經不再有「夢」。當然,除了因為工時太長,連睡覺的時間也不夠外,就連小孩子也變得現實世故。我記得上一次仍有小孩真心許願是要求一部Game Boy,還要是黑白屏幕的。說起來,已經有好多年了。

 

大部份人已不再相信世界上有聖誕老人,世界也愈來愈悲觀。

當然由於出動次數少了,我更希望每次能使命必達。可是,很多時候也要排除萬難,就像現今已沒有煙囪了,我只好爬窗。另外,滿街都是招牌燈光,也太容易被人發現而產生誤會。聽說負責北方的同業說今年可輕鬆了,除了因為所有發光招牌也神奇失蹤外,還有天然霧霾作掩護。果然酒是神州醇,霧是中原濃。

 

對了,我負責的區域叫香港。

 

雖然那兩隻鹿會飛的,但明明此區已有272萬個住宅單位,卻只有248萬個家庭,但總嚷著土地不夠,把大廈無上限地高空發展般,就算駛著鹿車飛過,還是險象環生。所以,聰明的我還是喜歡開鎖,既安全,又快捷。那兩隻夥伴變成為我「睇水」。

 

今晚,有一位老人家的願望特別強烈。

 

本來,我應該很輕鬆完成這項任務的,因為今次的對象住在鐵皮屋內。可是,我站在她的門口良久,卻被一個滿面鬍鬚的大肥佬阻擋著。他一直對我厲目而視,還手握一劍,甚不友善。

 

「大哥,行個方便,好嗎?」

 

我當然不懂說流利中文,幸好之前有一個許願要即時翻譯機的女孩,因男友佳節前變心而取消願望。我便拿來一用,環保嘛!而且,不要以為聖誕老人不懂與時並進,否則又怎能知道人們的願望呢?

 

「汝為何人?膽敢在本爺前撒野?」
「我點會咁無公德,隨地痾呀!咁你又邊位呀?」
「鍾馗,陜西終南山。」

 

門神之中,我最怕遇上的就是鍾馗,一來有理說不清,二來他總是一臉殺氣的。不過,為表禮節,我也有樣學樣,跟他一樣伸單手出去,掌心向上。

 

「Santa Claus, Nederland!」

 

誰知一報上名,他就立即動手。幸好我也看過《葉問》,馬上跟他黐手起來。對!中伏了,我記得電影中,只要以那手勢互報姓名及出身,西方人會握手或擁抱,中國人就會互打。這好像叫「切磋」。

 

還好這個門神尚算均真,沒有用劍來攻。但我這種中看不中用的年輕人,又怎會是他的對手呢?在危急時,我只好大叫「等等」。

 

「我只係送貨,比好嘢入面個阿婆。你唔好咁絕情,得唔得先?」
「貨有貨運。汝半夜三更,偷雞摸狗,豈有好嘢耶?莫道白撞乎?」
「唔係呀!英雄,我真係Job Reference 強到連世人都會歌頌我。」
「竟有此事?汝能歌否?快頌,莫信口雌黃。」

 

好!既然有聽眾,我就只好落力唱,無謂多生事端。於是,我只好硬著頭皮,卻又裝輕鬆愉快去緩和氣氛。那一刻,我並沒有想過一句句的翻譯會如此出事。

 

「你好睇路呀 // You better watch out
最好咪鬼喊 // You better not cry
更加唔好黑臉 // Better not pout
我而家話過你知點解 // I'm telling you why
聖人老爺而家出緊…… // 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我歌還未唱夠一段,他就舉手叫停。

 

「聖人老爺為何人?」
「本尊是也!// Yes, I am.」
「膽敢在本爺前稱聖,還道『出緊』,可怒也!」

 

語畢,他就一劍劈下,幸好我尚算身手敏捷。不過,左閃右避也不是辦法,早晚會掛彩。正當我想過撤退時,我再次感受到內裡的老人家強烈願望。

 

這叫我不能放棄,畢竟低端人口內心的願望不會是如Game Boy 般的享樂物質,要不是生存上的幫忙,就是精神上令他繼續走下去的寄託。一個繁榮得連夢也沒時間發的社會,不是更需要照顧曾默默建成繁榮的過路人嗎?我不能改變社會價值,但我能做的就只是令實現他們卑微的願望。

 

我下定決心要闖進去!

 

就在我拙劣地閃避多時後,鍾馗突然全身抖震地停下,口中卻唸唸有詞。雖然聽不清楚,但信我,神是不會講粗口的。順帶一提,神也不用大便的,特別是女神。不過,又確確實實有一陣異味傳來。

 

好兄弟!原來我們專注打鬥得太久,兩隻鹿兄竟然忍不住來個黃鹿射尿!可能憋了整晚,海量的尿正好有些濺中紙門神,令他法力暫失。

 

「得罪晒!」

 

我跨門進去,一眼就見到老婆婆在睡了。奇怪了!老人家不只睡得很不安詳,還眉頭深鎖。婆婆,你的願望到底是什麼呢?

 

我環顧周圍,除了一些生活必需的雜物外,可算是家徒四壁,但卻就在桌上見到一疊紙張。我隨手拿起。閱畢後,立即明白了。

 

每一紙張上,都是一樣的手寫內容:

 

「本人日前遺失了銀包,內裡除了身份證外,也有跟亡夫唯一保存下來的合照。望各位拾獲的話,能交予本人。雖生活潦倒,但定必盡力報酬。感謝!」

 

我從禮物袋內取出一個殘舊的銀包,輕輕放在枕邊,再在婆婆耳邊說了一句:「放心,搵返啦!」

 

老人家要的不是世人窮一生追求的財富,也不是一張分文不值的相片,而是一輩子的回憶。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圖片來源:favim.com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